跟从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乐馆的中门打开了。

    以往的时候这位于正中的两扇沉重漆门落栓紧闭除非是在除夕交子祝告之时才会敞开之后就会合上执事和婢子从两旁的门退回馆内守夜。其他开启的时机就非要等到有位高权重的贵人驾临时正门才会依律开启。

    姥大礼跪拜在门坎内执事和婢子们都退回到了正厅最里面齐刷刷的站成一排俯默立。

    鹏纵身下马我还未及动身他已经折返了身子将我从马背上抱了下来。心中的惘然悲苦已经平息我垂了头犟着身子不去贴近他的胸膛鹏也没有再亲近我的意图避开了正门抱了我从侧边的门中走入。

    他吻了我在璃光的面前。

    对着大街跪拜恭候的姥匍匐着转过身举手齐眉:“多谢公子送我家姑娘回来。”

    我明白她为何会明知鹏就是当今太子弘却依旧唤他公子---鹏不曾走入正门已经明确的表示出不愿现露真身的意思。

    “人送回来了您好生待她吧。”鹏将我放在姥身边长呼了一口气看都不再看我一眼转身就走。姥却突然起身从我身旁跨出了几步追过去:“公子留步。”

    鹏闻言站定依旧是头也不回:“何事?”

    “您……回来就好”姥向内摆手。那些等候吩咐地执事婢子立刻知趣的退回内院等他们都走净了姥才将双手笼在袖中沉声道:“我家姑娘冬日里病倒了就是过于挂念公子的缘故。”

    “不在下很好。小说网”我说随后现自己因为恍惚而多言还要说些什么。姥却挥手坠了金色丝绦的广袖如同遮蔽天幕的青云隔阻于我的面前。从她回顾的深紫色眼眸中我体会到了那甚至能阻止四季变迁的坚定。

    退后半步跪倒。

    初春地暗凉被不容悖逆的温暖逼入到地面之下只有肌肤贴近其上才能感觉这冰冷依然刺骨。

    “知道了。”鹏说清淡的声音从口边脱离的时候就消失在风中。我仰起脸。想要从其中再搜寻出多一分的意义可是他却不再吐露一分只是静静的背向我站立在大开的沉重门扉间。

    “堕天的事情估计城里都传开了吧。”姥沉了一刻上前一步低声道:“卑职无能这乐馆已经护不住这么大的秘密了您……有什么打算么?”

    鹏仰面不语在他一步之外。就是蕴藏了浓厚绿意地春色。和高高在上。碧蓝的令人目眩的青空。我望着他的身影口中存留药香弥漫地苦涩渗透了我的气息怔了一刻我呼出了一口气。

    “已经无处可去了在下……从一开始就切断了所有退路。”

    “我的时间不多。”

    “在下也是所以不会让您分心。”

    “选择继续步上这条路你又为了什么?”

    “为什么……也许是报恩抑或是赎罪、自讨苦吃或者还是无法不去憎恨……呐连在下自己都说不清呢。”

    “你又能做什么呢?”

    “啊啊在下……”我微笑站起身张开双臂于是温暖的风吹过了我伸展的手指它是如此温柔将从我翻转地掌心盛开出地银色细雪吹成一条飘摇地薄纱绕过了站在我和他之间的姥最终飘摇着坠落在他的脚边。-小-说-网

    有唱喝地声音在风中传来如同被哀伤困扰的女子在无奈中泄露在唇边的叹息。心头涌出的墨色波澜蔓延成动荡的星尘潮汐宣泄而出。碎裂的利刃在正午的阳光照射下显出原型仿佛是星尘凝结出的冰霜转瞬又被风驱赶着飞舞到门外消散在熏风之中。

    微弱的劈裂声在光洁的石面上响起坚硬的灰色石面上崩起一片不易察觉的烟雾一层蛇磷般的冰纹浮现其上。

    矗立在我面前的姥身体难以克制的颤抖----即使再精于克制内心的软弱恐惧都会让人的身体做出自然而然的反应。与姥的震惊相比鹏却毫无动摇他站立的姿态让我无法探查出一丝的惊惧。

    这就是未来执掌天下之人与生俱来的镇定么?弘殿下……

    “让人战栗的妖术和声音……是堕天的技艺吗?”

    我躬身回复:“是的。”

    “果然是令四野的魑魅魍魉都会声颂唱的香阴神。”

    “在下并非乾达婆而是夜叉啊”侧了脸我挥手风的缓流徐徐的退出了门外:“在下一直都会有自己不属于人也有别于鬼众的自觉。请您将在下当做掌中的利刃、手持的坚盾身上的甲胄看待不必在意不必挂心。只要您一直向前在下就会跟随在您身后直到您的身后不再有危险或者在下这面盾牌被彻底击碎为止……”

    鹏一言不的退回来却也不看姥从怀中摸出一方帕子俯身扳起我的脸为我擦去已经干涸的泪痕。我去接他的帕子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指握紧。

    “殿……公子您……”

    “荀子”呢喃低语将他的香气吹拂在我脸上低头避开他过于锐利的目光他却抬起我的下颌逼我与他平视:“荀我已经拆去你的桎梏放你一条生路你又有什么理由非要回来让我看着你在我面前灰飞烟灭!”

    “那您又凭什么要在下在知晓您身旁危机四伏却还逼在下装作视若无睹不闻不见!明明……您就是想要在下留在您身边不是吗!”

    鹏语塞他看着我的脸就像是面对初见的陌生人或者是凝视仲夏豪雨之前的第一道电闪。张开双手我捧住了他俊美的脸颊他眼眸中深藏的寂寥忧伤翻卷成云终于凝结成雨洒落在我的唇边留下烧灼般的滚烫。我踮起脚尖在犹豫了几次之后小心的伸开双臂将他抱入怀中。

    姥悄无声息的退后跪倒行礼后走入内院我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影壁之后才转过头轻声说:“您一直都想留在下在身边为何不说呢只要您肯说我自然会停在您身旁。不愿让您知晓我那一面的冷峻可是您非要逼我残忍如斯才可以不再掩饰的与我相对吗?”

    “对不起……荀我一直都想对谁求救……一直……”他低语厮磨着我的脸颊。

    “呐我也有自己不能放弃的目的事已至此请您安排吧可以吗?请不要担忧了假如是因为那一次伤于您面前让您看到了我的无能那也是因为我也有掩藏不想要您看到我身为夜叉的一面。”“不要说自己是厉鬼你不是”鹏苦笑双手在我腰上拢紧:“这句话我也对你的老师说过那时候我还是个孩子。对了她对我说过另外一句让我在意的话----假如有一天一个女子在我的面前隐藏她与生俱来的本性那就是爱上了不惜以改变自己来迎合喜欢上的男人……”

    喜欢吗?我问自己。我想起很多过去那些画面深刻的烙印在我的心头----初逢之时他出尘的美丽与不羁让我瞩目如此高傲的男子却对我温情似水之后生了很多很多……用紫酒画出的淡梅、在夜城星空之下的陪伴、在乐律停歇之时第一个掌声、夏日青空之下欲言又止的诉求……

    我该爱他的可是我的心中却被与另一个人的曾经塞的满满的那些记忆和鲜血与痛苦交缠在一起让我无法下手将它们从心中连根拔起。

    所以当他微笑着问:“荀子是喜欢的我吗?”时候我也笑着回答:“是的在下喜欢殿下。”

    不忍破碎在那个人的面前所以我才会逃离来到您的身旁。这一点足够证明了我喜欢您可是真正爱的却是另一个人。

    璃光。(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net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