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虎眼警探之尸骨成谜 > 第一百九十章 终局

第一百九十章 终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破门而入的是孙。

    雷停虽然看不见光听那撞破房门后的那一声粗嘎的骂娘就知道是这个大肚子孙来了。

    被解开绳索、扯下蒙眼毛巾后的雷停揉了半天眼睛才看清眼前的景象。

    这里正是当日张博伦租住的房间一边墙上那墨汁淋漓的硕大黑字——“天寒地冻”还异常醒目地留在上面净如水洗的地面上仰面躺倒着一个衣着破旧、面黑体瘦的中年男子男子右手中握着一把边角白的旧五四式手枪左手微张指间抓着一团皱皱的纸张身子歪侧地仰躺在地上额上一个指头大小的血洞鲜血不断地从男子微秃的脑后不断地流出。

    窗外泄入的阳光映照下但见男子长得眉宽眼细脸上肤色接近古铜色鼻梁高耸大嘴叉上唇和下巴上都是暗苍色的胡须略薄的嘴唇轻抿着眉头紧锁双目紧闭额边尽是细密而深遂的皱纹前额略突略带花白的短紧贴头皮。

    乍一看仰躺在地、瞑目死去的男人仿佛有一种面带冷笑的表情。

    孙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又看了看默然无语的雷停说道:“他就是a君?”

    雷停点头:“曹伯清。”伸手接过孙递上的手套戴在手上走上前去蹲下身小心地从曹伯清左手中取出那个皱皱的纸团。

    “他为什么要自杀?为什么留你一命呢?!”孙百思不得其解地抓着后脑。

    雷停没有说话转身走出房间站在满是灰尘的楼道里打开了那个纸团。

    楼道里到处是灰尘清冷的秋风从缓台破碎的窗子里吹进来大量的灰尘被风激起在空中飘浮不散使昏暗的楼道里更加昏暗。

    许多居民挤拥在楼道里伸长脖子向屋里眺望着。着装的警员维持着现场秩序用黄色的隔离带隔开了好奇的人群。

    借着窗外泄入的阳光雷停看着那张皱纸上的文字。小小的一张满是皱摺的白纸上字迹非常潦草地写着言简意骸的几句话。雷停没有看内容就已经抑制不住眼中的泪水那是母亲苏梅芬的笔迹。

    当雷停拭去泪水看清字迹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纸上写着:曹伯清当初的那个男婴没有夭折就是现在的雷停。如有心疑胎记可证。

    雷停神色木然、完全机械地回身看着躺在房间地上的曹伯清尸体侧头看了看自已肩膀上那一块形似虎头的红色胎记身子手脚完全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手指再也捏不住那薄薄的一页白纸。

    那页满是皱摺的白纸轻轻飘落在灰尘飞扬的风中飘过楼梯栏杆象一片离开枝干的枯叶象一只在归巢时被猝然击落的白鸽在无尽的惋惜和留恋中向下坠落。

    当景东仁和杜长东随后赶到现场时雷停已再次踪影不见只有那一页皱巴巴的白纸静静地躺在满是灰尘的楼梯上。

    “这”看完上面的文字景东仁仿似五雷轰顶怔在当地目瞪口呆。

    看过纸上文字的杜长东也怔愣了片刻回过神后第一时间将那张纸迅塞进自已口袋里压低声音对景东仁说道:“字条的事情如果有一丝泄漏我就扒了你的皮!”

    景东仁忽然怔怔地流下泪来:“雷公现在”语声哽咽竟说不下去。

    杜长东长叹了一声眼眶微红低声说道:“他是个硬汉一个了不起的汉子!我我唉我想他能够挺过来在这件事上我们谁也帮不了他只只能靠他自已慢慢走出来。”

    “操!”景东仁哑着嗓子骂了一声痛苦地双手抱头蹲在楼梯口。

    杜长东长长吐出一口长气拍拍他的肩膀脚步沉重地走进现场正色对孙说道:“找到曹景铉和他母亲的墓地将曹伯清的骨灰和他们安葬在一起。”孙点头。

    杜长东走到窗边窗外天高云淡远山清悠风吹枝抖黄叶灿然一片边城秋日的美好景色。

    “我知道你会回来的。”杜长东望着远处近乎耳语般喃然说道。

    在此同时窗子对面百米外的市公局里自从雷停被送到省城医治就一直蹲坐在会议室角落里不眠不休的虎影忽然悄无声息地在人们的视野中消失。

    几天后卓森被国际刑警国家中心局押送至境外接受审讯迎接他的将是多达几十年的长期监禁。

    天路集团在国内的各分公司如阳光下的冰雪在各地政府的联合调查中迅地消失于无形。很多与天路集团有关的高官纷纷落马白江的陆副市长、市公安局党委书记陆光新都在此列。

    在一个临近边境的小镇乔装打扮过的陆副市长的公子陆林兴和做农妇打扮的颜静被边防警察抓住。因涉嫌与天路集团有染两人被遣送回白江接受审查。

    景东仁正式任职刑警队长孙被任命为刑警队副队长丁国春被调入刑警队任见习探长。杜长东致书省厅申请继续留任并获得了批准。

    一年后在白江苍松翠柏环绕、环境清幽的公众陵园里一身白衣的萧缕羽和黑衣黑裤的罗战在林间甬道上不期而遇。

    两人几乎同时问道:“你有他的消息吗?”

    两人对视苦笑先后摇头叹息。

    “连国安局都找不到他?”罗战诧异地说道。

    “国际刑警组织不也没有他的消息吗?!”萧缕羽轻声说道。

    罗战点头:“他要是想躲起来那就没有人能够找到他。”

    萧缕羽没有说话侧头看着起伏的远山怅然若失。

    “你也是来拜祭雷停母亲的?”罗战问道。

    萧缕羽点头:“墓碑很干净但没有人来过的痕迹。”

    罗战轻声叹息缓步向前走去:“他会回来的。”

    “我知道。”萧缕羽轻声说着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也抬步向前走去。

    这时在陵园西侧靠近山林的角落里题有“慈母苏梅芬”的大理石墓碑侧面衰草半掩的泥地上两个形似梅花般的犬科动物脚印清晰如拓。

    远处的林间风声如涛短促而清亮的鸟鸣间关而起四野回响。

    随风有叶落天凉又一秋。

    全文字版小说阅读更新更快尽在支持文学支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