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第三次机遇 > 第四十一章 革命前途

第四十一章 革命前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杀一事虽然太过骇人但静下来思考其中不无蹊跷使团的行踪所知者少之又少而且为了掩人耳目队伍中还特意准备了额外五顶轿子进行掩护刺客如何能轻而易举地直冲钦差大臣而来?

    载泽和岑春煊一番盘算钦差使团的路线与日程除了自己知道外直督衙门也是知情的端方间接也就成了被怀疑的对象。端方虽然有苦说不出但眼下不是耍脾气、闹情绪的时候他态度很诚恳小心翼翼地陪着说话:“此事疑点甚多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凶手虽死幕后仍在务必要纠拿出来倒是要劳烦赵大人费心了……”

    载泽和岑春煊是明白事体之人也不会相信暗杀是端方授意的。因此清查直隶盐政虽然损害了直督的权益即便有所不满也万万不至于展到买凶杀人的地步更何况出事地点就在直隶境内本来就有责任更不必行如此愚蠢的动作。

    到底是谁呢?赵秉钧带领缉拿人手开始了多方侦探为了不打草惊蛇《帝国日报》除公开谴责暗杀举动外就轻描淡写地报道了凶手毙命当场的消息为了“证实”起见还破天荒地第一次配了新闻照片。张镇芳等人原本心里的担心一直提高到最高级别但眼下这等情形特别是连着好些天没有动静绷紧的弦也就开始松了下来。

    直隶地地头。喧闹一番以后重新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钦差大臣被刺无非又在民众间所谈论的奇闻怪事中增加了一条自庚子事变以后类似的事情越来越多恩铭、五大臣、载沣现在无非又增添了载泽和岑春煊而已。

    盐商群体中虽然也有不少人怀疑此事的来龙去脉。但自暗杀一事钦差使团的相关举动陷入了停顿改革盐政地言语也不再有人提起岑春煊和载泽在天津闭门谢客调养生息警卫力量倒是加强了好几番。盐商们明显摸不着头脑但既然盐政改革不必再提也没人愿意出面充当这个不愉快的挑头者。

    不过。这仅仅只是表象而已暗地里在赵秉钧亲自坐镇之下内政部最强的力量汇聚天津开始了对相关情况的察访而在这些力量中又以一人最为出名这人却是——汪精卫。

    汪精卫和陈璧君大婚后又在京城天牢里呆了许久除了每日的看书写字外。汪精卫本人对维新元年以来的政治实践和政策走向进行了细致的思考。他敏锐地感觉到整个帝国的政治正向他所不熟悉地领域挺进特别是三个贪污集团的查处让他体会到了维新以来前所未有的力度使得他在思想深处有了极大的触动。

    和林广宇、善耆等人想得一样汪精卫并未对林广宇当时所说的“十年之后如无起色自动交权”一言当真。这种和平交权的可能甚至比暴力革命取得成功的可能性还要低。在他看来这只是一种姿态一种宣示信心与洞察力的姿态。

    如果说维新元年高层政治动荡对汪精卫的思想有潜移默化影响的话那么武昌举事失败地结果则彻底震撼了汪精卫。武昌城中数倍于禁卫军的新军暴起难原本该是猝不及防的一边倒局面结果禁卫军不但顶了下来而且还将渗透有革命党的新军清剿得干干净净。

    在外界看来革命党或许是铁板一块的造反阵营。但在知悉内情的人眼中革命党派别之分野实际上远远要比朝廷来得更加复杂、更加诡异。两湖地区原本是黄兴、宋教仁等长江派苦心经营多年地场所不但拥有较好的革命氛围而且还拥有不错的群众基础除开广东以外。就是两湖地区的革命形势最为看好黄、宋等人之所以能在同盟会中成为主流派就是源于这种基础与实力。

    但武昌举事的结果让汪精卫深为震撼拥有相对优势和先制人时机的革命党非但没有能够短暂地取得胜利或者宣布独立而且还把经营多年的本钱全部搭了进去。望着一批又一批被捕后被关押、被处决的革命党名单看着两湖地区革命势力被连根拔起地结果汪精卫深感痛心但又无能为力。

    他还不能开口求情——因为皇帝早就有言在先:他对优容是有底线的那就是不准诉诸暴力不准公开举事武昌举事恰恰造成了中外震惊的结果亦让皇帝有不得不痛下杀手地缘由。

    作为革命同志汪精卫对这些革命精英的遭遇极感痛心但作为革命党的青年领袖他对革命前途愈关切对革命前途和信心有了更深入的思考——在他看来革命不是好不好的问题而是能不能成功的问题倘若像武昌举事之类付出巨大代价…手机小说站http://而一无所得那不是革命的应有之意而是中国不必要的损失。而且经常性暴力革命的失利会带来阴影不仅是对革命党的士气不可估量的打击而且对民众的心理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

    在这个世界上渴望安定厌恶杀戮是大多数人的本性如果革命党一次又一次诉诸暴力而宣告失败只能进一步加剧民众对革命的反感以及他们对革命党的厌恶。如果违背这个趋势革命永远没有胜利的那一天。

    这次查处钦差大臣暗杀案汪精卫是他熟悉不过了行事手法、所用武器都是典型的革命党特征他坐不住了一反常态主动向善耆要求希望能够参与此事的查办。

    对汪精卫态度的转变陈璧君有着深刻理解。汪精卫在目睹两湖革命党的下场后对革命党人的遭遇深感痛心他流着泪对陈璧君说道:“小妹革命的形势远远还没有成熟我不能再眼睁睁看着同志们白白枉死了。”

    “只是你这话孙先生未必听得进去。”

    “不需要他听进去。”汪精卫的表情很古怪他对孙中山的革命热情一贯是异常敬佩的他只是说道“他的考虑和追求我明白但是我不能为了这种远大的追求而让热血青年前赴后继地去送死那不是革命领袖那刽子手是杀人犯。”

    —

    “咱们能怎么办呢?找皇帝求情?”

    “不!那没用!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汪精卫的态度斩钉截铁。

    “可是四哥你要想好了自从报纸上登过咱俩结婚的消息后孙先生和革命党已经认定我们是革命的叛徒了如果你有其他的举动更加坐实了。”

    “对于革命的执著我汪兆铭从来就不甘人后对于慷慨赴死的从容我汪兆铭从来就不曾害怕。可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我死很容易要成全自己、保住自己的名声亦很容易但这样对革命有什么好处?”

    对汪精卫的请求善耆和赵秉钧两人自然不敢怠慢当即就向林广宇做了禀告。

    面对汪精卫被捕后第一次要求合作的态度林广宇的意见异常明确:“照准注意保密!”

    合作显然需要双方各自付出代价汪精卫承诺协助赵秉钧等人查办暗杀大案帮助查获直隶革命党组织;赵秉钧承诺抓获革命党后一个不杀由汪精卫加以劝说愿意具结悔过者当场释放

    日细。因此改革弊端丛生的盐政已成为非常迫切肋问题。不

    少忧回忧民之士着力于盐政改革。随着变法运动立宪运动及一

    系列革命运动的进行在盐果、会党、士匪等欺压下的人民面对私

    盐贩卖活动的猖撅要求改革盐政的愿迢也越来越强烈。

    盐政改革是在辛亥革命中独立的各省进行的。各省在摆脱了

    清廷酌统治之后纷纷进行盐政改革废除旧盐商的引枚和票权。

    先实行改革的是四川邓车可实行废除引岸就场征税自由贸

    易。接着有两广次行废除引权福建收回引岸改为宫专卖等等。

    两淮、两浙是故商势力最顽固的场区这里改革呼声也最高。两淮

    改革派代表张穿着了《玫华全国盐法意见书》主张组织制盐公司

    就场征税自由贸

    易。接着有两广次行废除引权福建收回引岸改为宫专卖等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