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锻仙 > 第1753章 后记

第1753章 后记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c_t;战后楼兰,满目疮痍,然其透‘露’出来的气息却给人以生机勃勃的感觉,远观近望,到处可见忙碌的身影,侧耳聆听,呼唤常见,声音里透出的喜悦那般浓郁,任谁都无法掩盖。(广告)-79xs-

    玄武湖畔,少‘女’追逐欢声笑语不断,偶尔伴随几声犬吠,身处其中,恐会觉得这是富贵人家踏青郊游,哪会想到此处刚刚经历此界最疯狂的战火。

    “真像是一场梦。”

    笑闹一会儿,十三郎独自离开人群,缓步走向岸边独自远眺的那个老人,有些打趣地声音道。

    “怎么,还想不开?”

    “嗯?谁?呃当然不是。”

    被人走到身边犹自不察,对血魂这样的人而言可谓荒唐,凛然中转过头发现是十三郎,才又放松下来,抱以苦笑。

    “阶下囚,哪有资格想不开。”

    “别这么说。我倒觉得,这样的结果对你而言是最好的,星空遨游,仙道有期,这难道不是你最想要的,一下子都满足了。”

    “呵呵,也是啊”

    因为几大真仙携宠而来,楼兰之战突兀终结,笑傲此界无数年的血魂成了俘虏,几大‘女’仙看中他的道谕令神通接近法则,宣告带其在身边,离开这个世界。

    无力拒绝,加上这本就是其长久期望的事情,别的不说,修行上破境希望大增是肯定的,当然他的身份角‘色’发生剧变,说俘虏有点俗气,称为家仆更合适。

    从堪比一界天道之大能变成老仆,血魂很不适应这种巨大转变,好在三‘女’对楼兰“引轮回”之事有些兴趣,会在楼兰停留几天,血魂因此得到几天时间,正在努力适应新角‘色’。

    与血魂同样命运的还有天道,此时的他就在玄武湖中央,服用过‘女’子赐下的仙丹后慢慢修养;按照当中彩虹‘女’所讲,天道毕竟是天道,有着人族永远无法媲美的天赋,既然他梦想自由,便也跟着一块儿走,了偿心愿。

    这当然是客气话,当真比较的话,天道在那一家子里的地位还不如血魂。

    不管怎么说,楼兰之战就这样结束了,真的像一场梦。

    “以前总觉得,天下虽大,老夫是独一无二的那个,甚有藐视仙班之心,暗想着只要能找到机会突破仙境,照样可以成为唯一,没曾想仙人居然强到这种地步。”

    不知不觉道出心事,血魂忽然发现,整个世界,自己居然只有和这个年轻人能谈上几句话,称得上举世无亲。

    “也不是了。我问过她们,普通仙境比你强不了多少。”

    “所以才令老夫让我觉得奇怪。”

    说着说着,血魂有些神秘问道:“你体内藏有仙人气息,这件事我是知道的,如今听说看样子那人是她们的夫君?”

    “是的,怎么?”

    “为什么那么弱呢?”

    “弱?”十三郎越发不解。

    “是啊,与她们几个完全不同级。”看神情,血魂明显有些不甘心,低低声音说道:“仙人难道不讲个男‘女’般配?一个那么弱的仙人娶这么多强大仙‘女’为妻,不般配啊!对了,你说他是跑出去找媳‘妇’,会不会是因为不堪忍受”

    十三郎听不下去了,笑骂道:“去你个老货!‘乱’嚼舌头,不怕被镇压万世不得翻身!”

    血魂神‘色’讪讪道:“我就是不明白”

    “得了得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懒得和这个好奇老鬼解释,十三郎说道:“我来是想问问,不死和你到底啥关系?”

    “呃这个”

    似有难言之隐,血魂支支吾吾说道:“问这个做什么呢?”

    “想问,不行?”

    “天道也是知道的,你可以问他。”

    “我还就问你了,不行?”十三郎心想你个老鬼怎么回事,难不成当年与古帝争风吃醋,暗恋什么的,见鬼了么不是。

    “不是不行不死她其实是”

    憋了好一会儿,血魂咬牙说道:“是我未过‘门’儿的儿媳。”

    “啥?!”

    做梦也想不到会是这个答案,十三郎满脸黑线。

    “你有儿子?”

    “废话!”

    “亲的?”

    “”血魂怒目而视。暗想你小子变着法的骂我戴绿帽,岂有此理。

    十三郎有些不好意思,摆摆手说道:“算了算了那个,他们呢?”

    “谁?”

    “老婆孩子呀?”

    “唉”血魂一声长叹,回答道:“当初,老夫醉心于道,忽略了他们母子”

    “没功夫听你缅怀过去。[]赶紧说,他们是不是都死了?”

    “是”

    十三郎长吁一口气,暗想那敢情好。

    想说话的时候常常忍不住,血魂心有未尽之意,也不管十三郎爱不爱听,继续说道:“说起来,我那孩儿的死还与你有关。”

    “啥?”十三郎楞住,随即冷笑:“别想栽赃,别想打敢情牌,我的名字不够大,而且不吃这个”

    他心里觉得血魂在变着法的要挟自己,从而让自己从旁为其说几句好话,今后的日子能好过点。

    “是真的。”

    血魂狠狠瞪了一眼远方,说道:“你的师父,金乌是元凶,若不然,老夫怎会将它大卸八块,镇压数万年。”

    啊!

    十三郎真正呆住,本已转身想走又停了步,歪着脑袋认真想了想,才问道:“不是因为三生六道?”

    “杀子之仇为主,那些只是顺带。”

    “”

    这种事情,血魂应该不会‘弄’错,十三郎又想了想,说道:“可我听说,师尊是因为有人偷了它的蛋”

    “这个我那孩儿是有些孟‘浪’,但不至于被烈阳烘干‘精’元而死,况且老夫在其体内藏有神念,金乌明知其身份”

    “切!你儿子怎么了,你儿子就可以偷人家孩子?很了不起吗?”

    这下可就是立场问题,十三郎毫不犹豫,冷笑予以驳斥。

    “换成我,会让他死的更惨。”

    “”

    血魂的儿子偷了金乌的蛋,金乌夫‘妇’杀其复仇,于是惹来天大祸事,被大些八块,镇压数万年之久;这样算起来,不死当初与金乌有杀夫之仇,难怪她会在沧‘浪’投以神魂。现如今,不死又和十三郎扯上关系,这算怎么回事。

    这样想着的时候,那边血魂小心翼翼说道:“因为被金乌虐杀而死,我那孩儿没能转世,但我听说,凡此界生灵,无论怎样都会留下痕迹,仍有法子唤醒其意。比如你那个用剑的老师,就是这样复活,所以老夫想问问,你在轮回中,有没有办法”

    “想救你儿子?”

    “嗯”

    “再说吧。我会留意。话说回来,你让不死虏我家人的账还没算。”

    这样应着,十三郎赶紧掉头离开,暗自想最好别我找到你儿子的痕迹,否则,必定将其抹去更加彻底,干净,一丝一毫都不会留下。

    “都是过去的事了,何苦还要计较还有一件事情想请教。”眼看十三郎要走,血魂在身后叫道。

    “说。”

    “古帝,为什么想成为轮回器灵?”

    “他呀梦想着落地能够生根。”

    “落地生根什么意思?”血魂一头雾水。

    “他是太监,需舍弃全部修为才能恢复正常,除此便只有主动与轮回融合,与沉沦中慢慢磨去功法痕迹,长出人根。”

    听了这番话,血魂的表情要多奇怪便有奇怪,楞了好半响,爆笑当场。

    “哈轮回真有这重功效?”

    “将来看呗。”十三郎随口应着,身形渐渐消失。

    九宫之首为高塔,在古帝一战中被摧毁,真仙如城后很快被修复,那名彩虹一样的‘女’子站在最高处远眺,视线仿佛能够穿越世界,衣袂飘飘有如‘欲’仙。

    这话有点不对,她本来就是真的神仙。

    不知看向哪里,不知看了多久,直到十三郎蹬塔而上来到其身后。

    “见过彩虹仙子。”

    从‘女’儿口中获知,这位看着像彩虹一样的‘女’子真的叫彩虹,人如其名,名如其意,真真让人无话可说。

    听到十三郎的声音,彩虹仙子并未回头,淡淡的声音问:“都安排好了?”

    十三郎回答道:“要做的事情还很多,一时片刻难言妥当,是以谈不上什么安排。”

    “本尊在轮回中如何?”彩虹仙子又问道。

    “还好有古帝为助力,修复起来轻松不少。”

    楼兰一战,十三郎本尊自始至终并未出现,出动的都是道影。其原因,首先轮回并未修复完毕,其次这是他最后一张牌,不到关键时刻绝不轻动,而且假如真的事不可为,十三郎或许真的会忍下去,以大忍之力留待将来。

    “不用担心古帝。他想做器灵就让他做,这个世界被天道折腾的够惨,古帝修为不错,也算为这个世界出力,”

    “是”十三郎能说什么,只顾点头:“有仙子亲自施展禁法,应该无事。”

    彩虹仙子听得笑了,微嘲但无恶意的语气说道:“看起来,你还是不怎么放心啊。”

    “咳咳”索‘性’道出心中顾虑,十三郎说道:“主要是觉得,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对抗时间。”

    这番话引来仙子共鸣,微蹙峨眉言道:“你说的对,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对抗时间就连夫君也不能。”

    听到这番话,十三郎楞了一下,犹豫问道:“仙子的意思是”

    彩虹仙子并不打算隐瞒,淡淡说道:“夫君遇到麻烦,命瞄瞄返家传讯,我们这次出来,是为了支援夫君而去。”

    啊!

    十三郎大吃一惊,暗想这这这老乡那样的人遇到麻烦,会是怎样的麻烦?

    想想又觉得自己无聊,宇宙之大,既然有强大仙人如老乡,当然会有与之匹敌、甚至比他更强大的存在,以他那种狂蛮霸道的风格,遇到麻烦有什么奇怪。

    “你没留意到瞄瞄受了伤?”

    “哦那个要紧吗?”问出马上觉得后悔,十三郎暗骂自己笨嘴拙舌,瞄瞄受伤他真没看出来,不过人家分明都全家出动,哪能不要紧。

    果然,彩虹仙子微微皱眉,随即表情又变得和缓下来,傲然说道:“夫君坏了至高规则,要紧当然要紧,但要说真有多严重纵有真圣亲自出手,想杀我的夫君,也不是那么容易。”

    至高规则,真圣,后者暂为听过,十三郎深知前者多么可怕,比如他自己,轮回当中沉沦上千万次,方才‘摸’索到一点点边际,距离破坏的程度想到这里,十三郎心里一跳。

    “为何会坏了至高规则?”

    “还不是因为你。”

    预料之中的答复,彩虹仙子心‘胸’虽大,仍禁不住有些埋怨的意思,轻轻言道:“当初夫君送星魂,本就有些不合规矩,又在你体内留下气意,虽压制了修为,仍免不了被真圣所察。若只是这些倒也罢了,他不该送来一个魔头,在你身边死在轮回之中,三番五次下来,至高规则终于找到其真身,躲是躲不过了。”

    “阿古王!”

    十三郎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讷讷无言。

    如今他才知道,送星魂这件事不被至高规则允许,至于其后怎样发生,显然已经超越他所能了解的层次。

    “那个”

    想来想去不知该说什么好,反倒彩虹仙子安慰他,淡淡说道:“别想多了,夫君历来这样的‘性’子,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假如事情从来,我想他非但不会退缩,反而会做的更过火。”

    这话十三郎相信,他亲眼见过“老乡”的样子,知道他是那种:如有人警告说这条路不能走,其多半会一脚把发出警告的人踹开,阔步前行。

    “真圣也好,至高规则也罢,力量其实也就那样,最麻烦的无非是时间”

    彩虹仙子像在自语,眉间偶有忧‘色’闪过,随即又被骄傲所替。很明显,她对自己夫君的信心比十三郎更足,联想到此前那名翠衣少‘女’的表现,越发凸显其强大。

    “时间”十三郎没顾上分辨,忙开口说道:“我有一道法术与时间有关”

    “定字决,我的夫君也会。”彩虹仙子接过去。

    “”

    十三郎有些无语,暗想果然层次有别,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

    察觉到十三郎的沮丧,彩虹仙子安慰道:“别丧气,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修炼到这样程度,纵使夫君,当年也不敢说比你更强。”

    十三郎越发无语。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十三郎很清楚自己得到多少奇遇,得到过多么强大的外力支撑,别的不谈,就说轮回之中修炼,天下哪个人能够复制?这样修炼才有今日成就,与老乡横向对比仍只能并驾齐驱,可知其当初多么变态。

    “唉!”

    偷偷叹了口气,十三郎小心翼翼问道:“至高规则生效的方式是怎样的,阿古王死在这里,也能惹到它?”

    “原本是不会的,可惜,阿古王的身份有些特别。”

    “哦?”

    “他是域外天魔,至高规则流放之所在,夫君将其送到人间,死于至高规则最易着眼的轮回界内,焉能不被发现。”

    “域外天魔那不是心魔界?”

    修士一生修炼,一生都与心魔相伴、相斗,传言中,最厉害的心魔自成一界,天生能够通往各个界面从彩虹的话中可以听出来,它们自己通行是一码事,被人送出来是另外一码事,尤其不能被其进入轮回,等若冒犯至高规则reads;。

    “没错,就是心魔界。”

    “老乡怎会去了那里?”

    “什么叫怎么会?你不是亲眼看到过?”彩虹仙子有些奇怪,微怒说道:“他去找媳‘妇’,却把我们丢在家里不管。”

    “找”找媳‘妇’,这事情十三郎知道,但他做梦也想不到,老乡的媳‘妇’居然是居然是一个魔头,域外天魔!

    别人唯恐避之不及的东西,他竟然杀上‘门’去寻亲,这是什么样的人呵!

    心里非常非常想知道细节,然而知道彩虹仙子心情不妙,十三郎明智地选择回避这个话题,住口不言。

    “你还不知道那里就是什么地方?”

    “”

    十三郎无言可对,暗想那时的我只是一缕孤魂,又怎么会认识什么域外天魔界。

    这样想着,十三郎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头,忙说道:“域外天魔界,我怎么会在那里?”

    “你呀你是不是要去真魔界?”

    “嗯?”十三郎有些愣神,暗想这算什么,不回答就不回答,我又没本事强迫。

    彩虹仙子自有用意,接下去说道:“等你到了真魔界,运气好的话,或许能自己找出原因。”

    十三郎稍稍恍然,心内同时生出几许不安。

    犹豫几次,他说道:“老乡那边,有没有什么事情我能帮忙?”

    本意只是客套,没想到彩虹仙子回应道:“有的。此次前来,我的本意就是带你一道。在与青姑娘的跨界意识沟通的时候,我得知你已入住轮回,既如此,必定与至高规则有所牵连,此行当有用武之地。”

    听到这番话,十三郎内心有些复杂,不知该说什么好reads;。

    去帮老乡摆脱困境,按理说责无旁贷,然而

    看出其心事,彩虹仙子语气微转,说道:“如今有现成天道可用,加上这里是楼兰,风儿和芊芊已经在研判轮回规则,用不到你。”

    这可不是什么好听的话,十三郎老脸微红,难以开口。

    彩虹仙子有话说,瞥一眼十三郎,淡淡说道:“关于青姑娘,你打算怎么办?”

    嗯?

    十三郎又是一愣。

    彩虹仙子说道:“你们的事情,我已全部知晓。”

    啊!

    十三郎大吃一惊,暗想不死当真了得,这么几天功夫,居然找到这么硬的后台。

    果不其然,彩虹仙子神‘色’坚定,接下去说道:“青姑娘人好,命不好;记住她终究是个‘女’人,你既然别辜负了她。”

    能说什么呢,十三郎唯有暗自佩服,心想还是老乡厉害,自己果然无能。

    这样想着的时候,彩虹仙子渐渐没了说话的兴致,淡淡说道:“夫君那边有事,我们姐妹不日将行,如今你也算罢了罢了,还有没有别的事情?”

    什么罢了罢了,十三郎很想知道,但不好追问,只得深施一礼问道:“确有一事想请教仙子。”

    彩虹仙子稍感诧异,说道:“这么客气看来是要紧事。”

    “那个”

    感觉难以开口,十三郎犹豫再三,最终咬牙,如上刑场般开口。

    “请仙子法眼,帮我看一下我到底是人,还是”

    “还是什么”

    彩虹仙子着了眨眼眼睛,一时间,整片天空为之变‘色’reads;。

    “害怕自己是天道化身?”

    “嗯。”十三郎

    “关于这个问题,夫君好像有所预料,让瞄瞄传了信儿给你当然,如果你没闻起来,也就没有这回事。”

    “呃”十三郎‘精’神一振。“他怎么说?”

    “夫君说:灵逍遥,魔自在,是人是天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想做人、还是想成为天。另外他还说,回家的路就在脚下,它一直都在,等你有了本事,自己回去看。”

    “回家”

    默默念着这句话,十三郎仿佛变得痴了,很久都不能说话。

    “路在脚下,它一直都在”

    很明显,把这章作为终章更加合适些,然而我不这么认为,在我看来,锻仙的故事在上一章就结束了,这章是后记,同时也是另一个故事的开端。

    该填的坑应该都填了,实在没填的,79小說傲天的那档子事儿,古帝与不死之约,属于细枝末节,已无必要。

    别的,真没什么了。

    呃,关于新书这两天好好想想。

    再次感谢大家,祝所有人快乐,平安。

    老枪!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