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征服天堂 > 195章 天堂之上(全书完)

195章 天堂之上(全书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总统先生似乎并没有因为钟阳的到来而有任何的惊讶反而像是知道钟阳总会来找自己似的坐在办公桌后面宽大的椅子上淡淡的看了钟阳一眼便垂下眼帘一边看着手头的一些资料一边说道:“坐吧你们先出去我和钟阳单独谈谈。”

    没有任何的犹豫似乎这些保镖并不担心钟阳会对总统有多大的威胁虽然他们明知道这个钟阳是一个多么危险的人物但是他们还是很利索的退了出去甚至连瞪眼提醒这个钟阳都没有做。

    钟阳有些不太自然的笑了笑坐在右侧的单人沙上。

    “你抽烟是吧?桌子上有自己拿着抽。”总统并没有抬头淡淡的说道。

    “谢谢谢谢。”钟阳极其虚伪的连声道谢顺手便将旁边桌子上的烟拿起来抽出一支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有烟瘾的人呢好多紧张的时候抽上两口烟便能缓解内心的紧张情绪。

    再怎么说面前那位可是这个国家的总统那种无形中自然而然释放出来的压力让钟阳觉得比自己的意念力还要强大许多倍他可不想用自己的意念力探入到总统先生的脑子里去假如现在动用意念力恐怕立刻便会有一大群人冲进来拿着枪瞄准自己。

    屋子里陷入了极度的安宁的当中钟阳吞吐出的烟雾很快便被特殊的排风系统抽出去换上清洁的空气钟阳颇有些无奈的坐在那里抽完了一支烟来的时候可没想过自己会有些紧张照理说以现在的自身能力那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了可事实并不像自己所想的那样钟阳终于明白了一点——姜还是老的辣。

    就在钟阳正打算抽第二支烟的时候总统终于放下了手里的资料抬起头来看向正拿着烟盒准备抽出一支来的钟阳微笑着说道:“是不是觉得没人能管得了你了就放下那么多的事儿跑到我这里来谈条件?”

    “嗯?没没……”钟阳手里拿着烟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没什么?现在外面的局势还是很乱每天都有士兵牺牲的消息以你的能力假如现在去对付变种人病变丧尸起码能做到少死些我们的战士吧?”总统对钟阳的态度有些不满意脸色沉了下来。

    钟阳被总统这一句话给堵住了嘴半晌说不话来其实这个道理不用总统说钟阳也很清楚只是钟阳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这么等下去耗下去一旦灾难真正的结束了到那个时候再来找总统谈话结果可能就大有不同了。

    看着钟阳有些尴尬有些无奈皱着眉头沉思的样子总统冷哼了一声淡淡说道:“有些事情并不像你们所想的那样不要把每个人都想象的很无耻很卑鄙的样子。”

    “可还是死了许多人。”钟阳看了一眼总统。

    “是啊是死了很多人那是很无奈的你明白。”总统很平静的说道似乎死了很多人并不是件让人心惊的大事他明白钟阳所说的死了很多人指的是那些为祖国为人类立下汗马功劳却不得不死掉的人。

    钟阳撇了撇嘴他忽然感觉自己没什么话说了。

    许久总统先生从桌子上的文件夹里取出另外一份文件慢慢掀着看了起来状似无意的说道:“我一天到晚时间都很紧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若非有个问题想知道我其实是懒得来这里的。”钟阳终于说出了一句大不敬的话敞开了心撒野既来了自然要把来的目的完成了。

    “那你直说吧。”总统放下手里的资料抬头看着钟阳。

    钟阳抽出一支烟点上深吸了一口不急不缓的说道:“过一段时间是不是也得很无奈的把我干掉?”

    总统先生怔了一下微笑着说道:“哦看来你是准备说服我的嗯说来听听。”

    “不仅仅是我其实我主要是想知道不说那些靠注射基因变异药物成为能者的战士们单说特情局那些正常进化而来的能战士这么多的驴卸掉磨之后会不会杀掉?”钟阳很粗俗却很容易让人听懂的说道只是这样的话会让许多人无法接受。

    “呵呵……”总统忍不住笑了伸手用指头在桌子上敲打出有节奏的敲击声边说道:“你何必问我?反正这些最坏的结果你都想到了干脆直接用你的理由来说服我吧。”

    钟阳再次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有些气恼的狠抽了一口烟说道:“我个人喜欢站在别人的立场上考虑问题所以会想到许多坏的结果……”

    “说正题别绕弯儿。”总统打断钟阳的话提醒道。

    “我是一把双刃剑。”钟阳咬牙很干脆很利落的说道。

    总统脸色没有变化似乎在等着钟阳继续说下去半晌才说道:“就这些?”

    “嗯就这么一个理由。”钟阳正视着总统脸上挂着一抹很自然的笑容带着点儿冰凉的意思。

    啪啪!总统拍了两下手掌说道:“你进来就该说这句话的耽误了我这么长时间好了走吧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糟糕。”

    “我是一把双刃剑……”钟阳似乎对总统先生的表现很不满意觉得是不是这么一句话太含蓄总统先生会弄不明白于是焦急的解释道:“没有一个国家会在将来不留一手的我们的国家还是需要有特情局这样的机构……”

    “我说了走吧不要轻视我的智慧我明白你的意思。”总统再次挥手低下头看着自己手头的资料。

    钟阳怔了半晌见总统先生并没有和自己继续下去的意思便有些不满的向外走去刚走到门口后面传来总统淡淡的声音:“钟阳你总不会长生不老吧?”

    “您这话……?”钟阳转过身来有些疑惑的看着那位低头掀看着资料的总统。

    “记得自己干烦了干累了就多弄出几个有真本事的人来国家还是需要特情局的。”总统先生头也没抬哼了一声:“你不死的话无论换做是谁坐在这里都会很不安的。”

    钟阳打了个寒颤急匆匆向外走去。

    ……

    ……

    能者之间的战斗让澳大利亚饱受摧残这个美丽的国家在一场场震撼人心的战斗中哭泣流血颤抖着……

    当澳大利亚的上空再没有那惊天动地的战斗生时联合国特战部队便黯然撤离出了澳大利亚。

    原本一万九千人的部队只剩下了不足七千人。

    飞机战舰便是这些战胜了天堂恐怖组织的战士们回家的工具。

    不过他们并不知道等待他们要让他们回的地方……是老家。

    ……

    ……

    各个国家动的特殊战争已经接近了尾声那一幕幕残忍的画面我们且不去再详细的描述了毕竟那不是美好的天堂场景而是地狱般的修罗场死亡地带。

    在这些战争即将结束人类即将迎来胜利和平的曙光从澳大利亚返回的各国英雄的健儿们也在船上、飞机上期待着回到祖国时受到那空前的欢迎享受无限荣誉的场面。

    只是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当他们接近祖国的土地内心澎湃激动的时候却突然现死亡正在向他们慢慢靠近。

    导弹光学武器各种最顶尖的武器装备在这个时候却突然向英雄们暴起难。

    海面上火焰飞射爆炸声声声震天那一艘艘满载着荣誉和英雄的舰船在密集和突然的炮火打击中不堪打击爆炸成钢铁碎片载着英雄健儿们的光荣和不解永远的埋葬在了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中。

    天空中一架架载着这个世界上强悍无匹的真正强战士的飞机在飞临祖国临空的时候也突然遭遇到了激光炮导弹的攻击飞机凌空爆炸那些在飞机上仓促想要跳伞的战士们却突然的现飞机上所有逃生装备都没有他们似乎在生命即将熄灭的那一刻明白了什么……

    ……本作品小说网独家文字版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摘编更多最新最快章节请访问bsp;  就在中国沿海生这一将永远被历史蒙蔽的大事件时中国邯城市某处研究所里教授正瞪大了眼睛看着玻璃墙那一面的手术台上躺着的那个微微颤抖着的人。

    旁边的显示仪上一行行数据正在飞的更新着。

    叮!

    一声清脆的提示音响起古教授有些不自信的转过头来看向显示仪在那一瞬间古教授怔住了看着屏幕上的一行行排列数据古教授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屋子里静静的从旁边的传音器中可以清楚的听到其他几个房间中那些助理以及医护人员急促的呼吸声。

    古教授就那么怔怔的看着显示器上的数据直到传音器中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时古教授才清醒过来真的成功了!药物研制出来了。

    从兴奋和激动中清醒过来的古教授立刻连线柳名泉激动的说道:“名泉药物研制成功了研制成功了!”

    “什么?”柳名泉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震惊万分的傻站在了当场拿着电话的手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是真的刚刚研制成功病人的身体细胞基因全部恢复到正常状态了。”古教授知道这个激动人心的消息一定会让柳名泉一时半会儿会呆的。

    出乎古教授的意料柳名泉怔了许久之后突然长叹出一口气极度悲愤的说道:“晚了晚了啊!哪怕你早上一个小时……”

    古教授突然间傻了他马上明白了柳名泉那句晚了是什么意思难道是……

    这段时间以来古教授废寝忘食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研究所对外界所有的事情都不闻不问力求尽早研制出治疗基因变异的药物可是突然间现这段时间自己的所作所为竟然是徒劳一场……古教授身体猛然抽搐了一下双眼一闭歪倒在地。

    “古教授古教授……”

    两名助手刚好进屋看到了这一幕急忙跑上前来。

    ……

    ……

    几乎是在一个月之内全球除了一些小小的岛国或者是贫穷落后的国家之外其他国家的变种人被横扫一空。

    只是付出的代价却是巨大的无法弥补的。

    这个世界上过了三千多种动物从此绝种两千三百多种植物再也无法见到。

    人们走出防御高墙面对的是一片死寂的环境横尸遍野生气全无。

    白废……只待幸存者来兴!

    ……

    ……

    这场突的大灾难最终在六个月后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世界恢复了它和平的一面人类开始进入新的生活中用时间来慢慢磨去那内心里深深的伤口。

    灾祸根源是什么?人类是否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已经没有人再去追究了。

    虽然杜绝变种人彻底根除人类中的异类这股声音再次在世界上轰然炸响但是却如同秋冬季节的一记闷雷过后便被肃杀萧条的环境抹杀的一干二净。

    本书没有去详细的描写各个国家变种人甚至是病变丧尸如何的嗜血好杀如何的丧心病狂如何的残忍杀戮……灾难原本就是让人恐怖让人从内心所排斥的因此在这个故事中作为作者便硬生生添加了一些幽默的材料和对话以及心理描写为的便是想要和一些让人无法接受的情节预言缓冲一下而已。

    灾难空前的灾难和以往许多幻想中的未来末日灾难所不同的灾难造成了全世界十七亿人的死亡有过二十五个国家的人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那些个国家成了最大的坟场……

    ……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知道了有一个叫做钟阳的中国爷们儿也知道他是这个世界上除却那个突然无缘无故消失掉的劳尔斯蒂文之外最为强大的能者。

    只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国政府却一再的向世界表了声明钟阳自愿接受了变异基因再恢复的药物治疗目前正在恢复当中。

    当然这等于是废话没有哪个国家会相信中国政府愿意让这样一个人失去强的能力毕竟这个人相对于其他国家来讲那是不次于世界上任何高尖端武器的威胁力的。

    公元二三四七年腊月十八日。

    邯城市南部钟阳老家。

    钟阳一家人正在欢快的忙碌着招待亲戚朋友这一天是钟阳的儿子满月之喜。

    特情局原本剩下不多的人在局长柳名泉的特批下全部放假来这里贺喜也许是长久以来处于阴森杀戮中的人需要用喜庆的气氛来缓解下内心那无比的压抑感吧?众人甚至比钟阳一家人还要高兴将那些本就不用忙碌的活计做了一遍便不厌其烦的再干一遍只等着晌午开席之时痛痛快快大喝一场。

    古远政古教授来的晚了些手里拎着个黑色的皮箱子脸色虽然很是困倦但是却满面笑意钟阳急忙迎上古教授提了提箱子开口第一句话便是:“钟阳带我看看你儿子去我给他做一下身体检查。”

    “呃……”钟阳脑袋猛然涨了一下说道:“古教授您帮帮忙不管我儿子多变态您跟谁说都说他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很正常成么?”

    “这个我知道我就是想着怕别人再给你儿子做体检。”古教授郑重的点了点头。

    钟阳激动的带着古教授去了卧室里。

    等着一切做完之后两人一起走出卧室一边走古教授一边点着头说道:“这孩子真的很健康没什么问题。”

    “哦……”钟阳长嘘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钟阳的手机响了起来钟阳拿起来接通里面传来一个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的声音:

    “钟阳孩子满月了我过来看看总得出门欢迎一下吧?”

    钟阳手一颤差点儿没把手机扔到地上咬牙切齿的说道:“哎哟欢迎欢迎您稍等我马上出去。”

    钟阳说罢抬腿就往外面走古教授在后面好奇的问道:“谁来了?”

    “总统。”钟阳气急败坏的说出这么两个字。

    也不怪他着急这孩子满月总统来干嘛?钟阳可不会去想到总统会好心好意的来贺喜这八成也是一种暗示……小样以后老实点儿上有老下有小的都得忌讳着。

    大门外宽敞的大街上两辆黑色的加长轿车静静的停在那里十几个穿着黑色西装带着墨镜的彪悍男子站立在附近总统先生穿着黑色的大衣站在寒风中满面微笑的看着钟阳气急败坏的走出来。

    “哎呀呀欢迎欢迎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啊!”

    钟阳疾步走到总统跟前几名总统的保镖几乎同时向这边靠近到三米之内。

    总统摆了摆手示意保镖们不用太紧张竟然伸手拉住钟阳的手一起向家里走去边走便在钟阳耳边低声的说道:“钟阳这都有儿子的人了你什么时候死?”

    钟阳怔了一下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总统先生今天这日子您咒我死有**份不说总是不吉利吧?”

    “没什么吉利不吉利的。”总统很无所谓的笑道:“其实不仅仅是我下一任总统上台之后也会很关心这个问题的。”

    “嗯我明白。”钟阳很诚挚的点了点头“不过……总得等我活腻了再说吧?”

    “那是谁能把你怎么样?哼!”总统先生冷哼了一声松开钟阳的手仰起脸来满面春风的面的着这里所有开开心心的人迈步走入了堂屋之内。

    钟阳两步跟上招呼道:“哎爸妈客人都到齐了吧?开吃开喝。”

    “哎你这个臭小子孩子还没出来见见客人呢。”钟阳的母亲脸都笑成了一朵花招呼着儿媳妇把孩子抱出来。

    众人一片欢呼声。

    总统先生脸色平静下来淡淡的看着这一幕。

    站在总统旁边的钟阳听到了总统先生心里的那句话:人总是最自私的生物看看每个人那开心的笑容谁能相信这个世界刚刚稳定下来曾经遭遇了多么大的灾难呢?

    赵亚楠开心的抱着孩子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好像突然间进入到这么一个人多的地方婴儿感受到了噪杂有些不适应突然大哭了起来。

    钟阳皱了皱眉头这孩子怎么就这么怕生人呢?可别是感受到了一屋子中太多能者的能量波动吧?

    “乖乖不哭不哭你看你爸爸瞪你呢。”赵亚楠急忙摇晃着哄着孩子也不管孩子能不能听懂微笑着逗弄道:“快喊爸爸要不爸爸打你咯快点快点儿……”

    钟阳哭笑不得说道:“这小子现在喊出个爸爸来还不把他爸我吓死?”

    众人一阵哄笑就连总统也微微的笑了笑。

    “爸爸——!”

    一声低微的嗲声嗲气极其纯洁幼稚的声音突然在屋子里轻轻的响了一下。

    众人一惊屋子里安静了下来。

    只见赵亚楠惊得一动不动低头看向怀里抱着的儿子。

    那个小小的连眼睛还是半睁半闭的小家伙突然睁开了眼睛小嘴儿一咧清脆的喊道:“爸爸!”

    “呀!”赵亚楠惊呼出声还好没有惊得将孩子扔出去。

    可是钟阳却不好了脚下一软噗通一声躺倒在地气急败坏的喊道:“我儿子怎么比他爹还变态啊?”

    总统先生慢慢的蹲下来轻声说道:“钟阳……你还真不是个省油的灯。”

    屋子里没人说话既惊讶又好奇又不敢多说什么毕竟总统刚才那句话谁晓得什么意思呢?

    苏贽挤上前来淡淡的说道:“总会对世界上其他心怀不轨之人有极大的威慑力。”

    “哼父子俩都那么强的话这个世界成了他们钟家的天堂了。”总统先生皮笑肉不笑的开了个很不是玩笑的玩笑。

    钟阳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伸手从赵亚楠手里接过来孩子轻轻的在儿子眉头上吻了一下低声说道:“我不喜欢生活在天堂中我喜欢……站在天堂之上。”

    ……

    (全书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