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开天 > 第149章 十八仙人(上、下)

第149章 十八仙人(上、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149章 十八仙人

    路星遥正在猜疑就看见姬战天满脸金光地跑来言语中充满了激动和喜悦:

    “路星遥宗主是您的故人来访而且是用正式拜山的仪式来的……真是荣幸啊咱有无斋何尝有这么多的仙人一齐来访!”

    路星遥一见来访的一群人顿时怔住了。

    那是以天决上人为的昆仑八子、白眉上人、雪鸥上人、枯荣真人、无忧真人、清风真人、怒剑真人、司马长空真人、(易)重天真人、(易)幽天真人、龙虎真人(张继麟)等一共十八人。

    大部分都是故人相见有的尴尬有的激动也有的欣慰。无论如何经过天劫后飞升池重铸仙体的众仙境界也远非昔日同为元星道界修士众人看到高深莫测的路星遥除了震惊之外也颇感高兴。

    天决上人和天泽上人微微对视一眼欣慰地看着路星遥笑道:

    “路星遥宗主元星道门故人特来拜望!姬斋主有劳贵斋了我等叨扰了!”

    “岂敢岂敢姬某三生有幸啊托开天神君的福托各位仙长的福有无斋真是蓬荜生辉了……请各位仙长入座!”

    “各位前辈晚辈大幻星宗路星遥有礼了!”路星遥一见这些元星的高手心中也暗自高兴毕竟都是来自同一种文化传承下的修士因此根本就是以元星的辈分给各位仙长行礼。

    众人急忙还礼特别是一向交好的怒剑真人、司马长空、遁甲宗的易重天、幽天龙虎真人张继麟等有的还承蒙路星遥救助过自然不敢以长辈自称另外那几个以前和师门接触甚少的现在在仙域这个大环境中不得不以昆仑八子为轴心大家紧紧捆成一团。

    蜀山的白眉上人自是精明之人待落座之后先话:

    “路宗主白眉不敢以长辈自称现在元星飞升仙域的仙人在仙域都是新人以往修真界的东西大都遗忘了我等皆以昆仑天决上人为大自称元星十八子哈哈望宗主看在大家同出元星道门的份上对以往元星道门对贵宗的不公正待遇一笔勾销……此次我等前来一不代表仙域二不代表元星道界仅仅代表我们这个小团体对路星遥宗主上次在摩羯星修魔者试图染指元星道界时施以绝大援手表示感激!”

    路星遥一听明白是司马长空将上次的事情告诉了众人心中也稍微平静只要不代表仙域就好否则他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相处:

    “哈哈各位前辈这样说那就折杀晚辈了事关元星道界换了各位中的任何一个也绝不会听任魔道在元星猖狂晚辈不过是适逢其会略加援手罢了其实当日长空真人和司马临江已有对策……至于白眉前辈所说的往日的不愉快在下早就忘了这件事何况当年元星修道条件那般艰难打压敝宗又是仙域的安排这些与各位何干?请各位无须将这些放在心上……”

    “哈哈我就说嘛路星遥小兄弟岂是那小鸡肚肠的人!”

    说话的是昆仑剑宗的天地真人最擅长空间、地行之术其“缩地成寸”的功法当是修界一绝性格不遵常法放荡形骸他的打扮让路星遥大跌眼镜依然像个游方的老道一切都那么普通甚至连道袍都显得邋遢哪里像个悟道的仙人还是像个江湖骗子更多一些。

    他说完还嘲弄地朝枯荣真人挤挤眼。

    “呵呵那是那是!”众人都附和道天决上人难得地没有骂天地真人胡言乱语。

    “是啊既然白眉仙长将话都说道这个份上晚辈自然不会言之无物。我大幻星宗承蒙三界过份的厚爱要说在下心中没有什么怨怼那是自欺欺人在下身经几次死劫均拜仙域所赐这点天决上人应该知道一些……”

    见天决上人对大家点头路星遥继续说道:

    “目前的情况是那两个仙人杂碎竟然逼得在下的朋友自爆掳走在下弟子和女友是可忍孰不可忍?在下不否认此次高调悬赏的确有向三界示威彰示不屈之意更多的则是救人心切希望早日获知消息。敝宗向来遁世不欲恃强凌弱然仙域几次三番欲陷我于万劫不复之地终究本宗会找回公道因此在下恳请各位前辈一旦我大幻星宗与仙域生大对立之际万望各位能置身事外在下实在不希望看到各位在晚辈手中受到任何伤害……”

    真是形势比人强啊想不到飞升仙域后以前的一个元星晚辈竟然担心伤害自己而出忠告!元星十八子都不禁苦笑摇头天决上人哈哈一笑:

    “星遥宗主贫道也不矫情凭宗主的境界修为普通仙人、天仙、上仙都不是一合之敌然仙域奇人人异士众多还请宗主多加小心……毕竟贫道等人比宗主痴活多过几百年小心无大错。身在仙域却远非当年修士界自在说得难听一点各大星域星系的仙人往往都是一个团体相互倾轧哪有得道高人的风范。咱元星仙人数量非常之少冲虚仙长本来堪为我派翘楚可惜又……当年元星众前辈飞升人数本来就屈指可数诸多大名鼎鼎的仙人几经仙劫之后竟然大都不知下落因此我等才结成团体一致对外。本来有仙职的仙人是不得擅离仙域的但是也有规定飞升不足千年的仙人可以外出历炼修行因此我等才结队同行共闯星际……但凡今后我等获知那纯阳子独阳子的消息定然先通告路星遥……”

    路星遥深深一揖:

    “上人心怀仁慈本宗心中有数本宗可以明告大家冲虚仙长没有危险他在一个非常安全的地方本宗也绝对不会坐看咱元星受到其他种族仙人的欺负一旦有需要请上人通告一声晚辈代表大幻星宗承诺一定不吝相助……”

    众人一听心中暗惊原来冲虚仙长早就和路星遥他们在一起不过仙长那庇护元星道界同仁的良苦用心众人都心中敬仰。路星遥这样说难道是一种结盟的暗示么?不管如何这对大家都没有坏处啊。

    见众人欣慰颔路星遥继续苦笑道:

    “各位前辈你们在困惑为啥元星那些大名鼎鼎的飞升的前辈为什么都看不见甚至是你们师门的长辈也都不知下落或许在下可以解答一二。”

    “哦?!”众仙心中大惊。

    路星遥见他们如此关心这个话题无奈地笑道:

    “前些日子在下遇到一个古仙人你们知道他是谁抱朴子葛洪!经过了解才知道他其实不是咱元星人在来元星之前他本来就是仙域的仙人不过是到元星展仙域的修道者而已……”

    众仙大惊陷入惶恐的沉思之中。

    这个消息对于元星的修士来说实在有点令人悲哀。

    那么其他的那些大名鼎鼎的元星高人、各门各宗昔日的骄傲呢?

    原来自己的师门长辈都有可能是仙域事先安排的当他们完成在元星的传道任务之后所谓的飞升不过是再次回到他们熟悉的地方罢了也许会到一个新的的地方重复传业布道的任务这是合理的也是无可指责的甚至可以说是可敬的三界或许都是这样本来作为某个星球的土著既然获得了突破自己的修行法诀就应该抱着一颗对仙域感恩的心然而众人却莫明其妙地心中失落惶恐又不能分辨出这是为什么……

    脾气火爆的天雷真人心中郁闷爆出一句粗口:

    “狗日的原来我们不过是那些上界仙人的棋子啊……”

    众人面面相觑天雷真人这话有点问题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路星遥见众仙心中失落慨然说道:

    “各位前辈在下曾经听人说大道如天但有问道之心何必在意身外俗世况每个人心中自有独立的天道岂能在意是否是上天的安排!天地洪炉个人再强大也不过是天地间渺小的一个个体而已由是观之无论我们的传道者是谁但是道始终还是道仙魔佛道均为道之表象到最后殊途同归共证天道。正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如此而已!”

    众仙蘧然而惊纷纷感到惭颜。

    天决上人笑道:

    “宗主所言极是贫道受教了!既然此行目的已达我等即将告辞望路星遥小友多多保重!”

    重天真人、幽天真人拉着路星遥的手满脸诚挚之色:

    “路星遥无论如何没有小哥我们兄弟俩早就烟消云散了但凡有事还望通知咱哥俩一声。”

    龙虎真人自然也不例外朗声说道:

    “路星遥昔年承蒙相救老夫本来就欠你一命还是那句话要是今后有吩咐即便不作这仙人老夫也要刀山火海相赴!”

    路星遥心中感动深深向他们一揖看到怒剑真人那欣慰的神色却不敢将卓玛的事情相告最后路星遥看到了那永远蓝纱蒙面的天水真人心中感慨想到昔年在黄龙月夜曾听她的箫声以及当日她曾问及冥皇昊星于是试着给她出一道神识:

    “天水前辈感谢您多年对敝宗的照应……晚辈见过昊星师叔祖了他很好……”

    天水真人的浑身一震却没有说什么只是那幽邃的眼眸定定地看着路星遥微微摇头却又点点头。

    路星遥心中立即明悟她已经见过冥皇昊星只是此事非常机密不能让三界察觉幽冥界有复出的迹象!

    天泽真人走过来古拙的脸上依然是那孤寂的神色他微微一笑什么也没有说在路星遥的肩膀上轻轻拍了几下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

    随着众仙的离去路星遥心中陡然产生一种怅惘的情绪。

    昔日的恩恩怨怨在时光的大潮中毕竟还是太过熹微在修行的路上顶多就是一朵微不足道的苦海浪花而已。路星遥也不再去想这些要他此刻定下心来去修炼也没有那个心情因此他漫无目的地走出有无斋的孤峰。

    那焚天飞剑依然孤立苍穹默然出燎天烈焰虚空中强大的星辰之力在阵法的作用下不断汇聚起来在火灵珠的作用下转换为火焰的能量。飞剑没有人收取它因此现在能量外泄。

    看到这壮观的巨剑路星遥灵光一闪心中突然有个想法这或许是一种全新的攻击方法。利用星力凝结成小小的星力球将许多的星力球上都带上自己的神识然后用这些小球布阵在对敌的时候将阵法布局在敌人的身边呵呵估计对方很难搞定那星辰大阵吧。

    要实现这个目标还是有难度谁能在瞬间将那么多的星力凝结成球同时还要布阵最后还要落在敌人的身边对方又不是木头可以呆在那里不动任凭自己施为?也许可以炼制一种带着符咒的能量晶石预先将星力和阵法封存到时候就扔出去用神识动它就像扔出一颗手榴弹。

    该死的怎么会想到手榴弹?

    正想得出神身后突然传来啪啪的几下掌声:

    “呵呵果然是神君的大手笔啊焚天飞剑尚未接近而剑气逼人名不虚传!”声音缥缈而又利落。

    路星遥蓦然转身。

    一个身高过两米灰色皮肤、灰色头、灰色眼睛瞳孔、灰色长袍的年青人拥有那张熟悉的英俊的脸正笑微微地站立在路星遥身后不远处道道灰色的能量光环在他身边激荡扬起了他长长的灰。

    “司幽者!”路星遥矢口惊呼。

    司幽立即将手指竖在嘴边躬身给路星遥行了一个礼用神识传达出他的问候:

    “属下参见神君!”

    路星遥也立即改作用神识交流:

    “司幽不要这样客气啊我可不是什么神君啊对了当年在鹧鸪山顶你好像没有给我提及冥皇昊星啊还有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的?”

    司幽微微一笑回答道:

    “哈哈神君就是神君不是您能够否认的当年冥皇正在闭关修炼很久没有出关也没有悟通时间法阵但是我们四大主司又感受到了九幽玲珑塔和轮回镜的气息因此才迫切地结合四人力量破虚出来和您见面由于时间紧迫属下自然没有谈及陛下……现在吾皇悟通流殇阵法举手投足间改变身边的时光流也悟通了如何利用幽冥力传送冥人到宇宙中任何地方的方法自然属下就可以随时出来见您了。”

    “哦原来是这样。那么说你们都可以随时出现在任何地方了?”

    “是的我们利用幽冥界特有的各宗材料炼制了一些小型的阵法随时可以展开通过时空夹缝为中转达到快移动的目的不过还是比较麻烦中转的时间也不短。”

    “嗯那也很好啊!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有什么事情么?”

    “是这样的属下听几个手下说在紫云星遇到了一个级高手所使用的能量攻击不是三界中的任何一种当是属下一听就怀疑是神君……此刻见面方知神君现在的修为境界到了一个司幽根本看不清的地步……虽然您有属下的司幽令牌但是属下依然感受不到您的位置……直到神君在这紫微星悬赏灵剑求索友人及爱徒的下落属下才知道您在这里因此过来拜会。”

    “哈哈我早就将你那个令牌丢尽幻星黑戒中给忘记了……对了你们出现在这片星域有什么事情么怎么会攻击有无斋的姬氏父子啊?”

    “当初那几个在紫云星试图劫杀有无斋姬氏父子的正是属下的手下。这有无斋可真的不是一个简单的商家数百年的时间齐聚了庞大的修士界所必须的物资呵呵属下就动心了本来以为可以暗中铲除他们将物品收归幽冥界的现在才知道他们竟然是神君宗门的同盟……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了。属下已经和吾皇联络过了吾皇令属下转告神君幽冥界的准备工作已经进行了一半许多以前的瓶颈问题已经得道解决同时吾皇还让属下转告一件喜事啊咱幽冥界那个可以和三界最高等级的星耀轮回叹息已经找到了呵呵今后咱陛下要外出就不会动不动就布下阵法消耗功力了他的行动也快捷多了。最后吾皇拜托神君一件事那就是炼制一种法宝主要用于彼此的通讯问题。”

    “哦?通讯问题?!”

    “是的神君知道仙魔佛三界中在同一片星域可以采用飞符的方式联络非常方便但是隔远了要是过几个星域飞符的灵力受到太多宇宙能量的干扰就没有可能了吾皇的意思是神君能否炼制一种类似元星凡俗通话的那种工具可以穿越无穷虚空直接和要联系的人通话这对今后的大事非常有帮助神君本来就是炼器大宗师了……”

    “咦这个主意好!我会好好考虑的。”路星遥一听非常动心对司幽者的这记温柔马屁也欣然接收。要是有这样的东西无论自己身处何地随时都可以和师父师兄和闻箫保持联络了。

    “对了吾皇吩咐属下但凡知道那两个仙人的下落一定会最先通知神君的!”

    “好带我向冥皇陛下问好!”

    “神君若无他事属下告辞了。”

    “你请便吧。”

    司幽者掏出一个灰色的八爪鱼一样的东西随地一扔腾起一道灰色的能量旋风将他卷入消失在原地了。

    ……

    时空夹缝中纯阳子和独阳子控制着他们的星耀无声地穿行在时空之中。

    独阳子的心中沉甸甸的他还在担心大幻星宗。他曾经听说过那个可怕的宗派在几十万年前曾以一宗之力对抗三界虽然最终的结局是覆亡但是毕竟给了他们这些仙人太多的震撼。

    看着那冷若冰霜的璇姬**还有那个桀骜不驯的小孩以及那些满脸惊惧的其他狐女狐人独阳子心中有说不出的郁闷。本来就不应该招惹这样的麻烦可是自己那个好色的兄长天性好淫自己本来就只是看上那些雷鸟了现在弄这么多人的负担还真的不好收场。

    于是纯阳子和独阳子在修补自己的仙体的时候时刻不忘给璇姬和暴君布下禁制让他们无法活动。

    纯阳子顾及到璇姬的自爆威胁不敢轻易造次却将满腔的邪火都泄在几个修为异常浅薄几乎刚成魔婴的清丽狐女身上甚至不分地方当着如此多人的面就疯狂地折腾那淫秽的场面、狐女的惨叫让众狐人眼睛冒火银牙咬碎却对之无可奈何。

    在满足了**之后纯阳子终于觉得此行不虚了。

    只是那个小孩时时刻刻冷酷、残忍却又充满戏谑的眼神让纯阳子几乎暴走:

    “小狗!你再用那可恶的招子看本仙老子立即帮你把它挖出来!”

    暴君不屑地一笑:

    “哈哈你这杂碎小爷不就看了你几眼么有必要怕成这样?要是你面对我师父那么还不得尿湿裤子?”

    “该死的老子要弄死你!”纯阳子终于忍耐不住起身要对暴君下狠手。

    独阳子拉住了他向暴君问道:

    “呵呵小孩咱兄弟俩听说过你师门的名字那是在远古时期很有名气的一个修道宗派不过它早已被三界联手铲除了本仙很奇怪它怎么会复出呢?你多半是在骗本仙吧哈哈这种小孩子的话本仙是不会当真的……”

    本书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