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新诺亚方舟 > 第三十一章 恐怖威胁

第三十一章 恐怖威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别墅一楼的大厅放了一个漂亮的大鱼缸里面仅养着一条五六厘米长的漂亮的鱼儿客厅的沙上坐着三位年轻人中间一位男的呈现左搂右抱之势。

    他左边的一位单眼皮的女孩手中拿着一串粉红色的珍珠项链一颗颗地数着:“小宁姐我把这个送给姐姐你没有意见吧?”

    男子右边的皮肤如牛奶般的女孩回答她:“有意见除非你给我设计两款不同样式的包!”

    这时男子的电话铃响了他做了个手势让两人保持安静。电话接通后这位男子苦笑了下随后面色凝重起来之后又点点头。

    挂了电话后这位男子对旁边两位说了几句然后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杭州“进化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旧办公大楼周围已经牵上了警戒线警察在四周巡逻因为在一个小时前有一个恐怖组织公开宣称:如果不将新手术的对象扩大到他们那么进化树公司将时刻被他们惦记着。

    自从“曙光计划”实行以来能够获得手术权利的人都是各国政府选拔出来的这些人要么在科技文化领域有突出的贡献要么是政治商业部门的精英要么是普通老百姓中的感动人物;无一例外地都排除了黑社会、犯罪分子以及恐怖分子这类的人群。

    “新能源”的研成功手术的对象将进一步扩大很显然这类人群又将游离在主流之外“生命权”是每个人都能享受得到的但是作为政府以“手术权”来要求他们特别是恐怖分子弃暗投明是无可厚非的;然而恐怖分子不是傻子如果暴露在“阳光”之下必然会受到严厉的审判如果被判有罪他们有些人尤其是一些头目仍然将失去“手术”的权利。

    兔子急了也要咬人何况是这些身体上绑着炸弹的恐怖分子?

    贺老在得知消息后马上再次电话联系陈诺这一次他打通了劈头就给了陈诺一顿骂;陈诺在获晓这则消息马上就离开了别墅到省军区大院乘坐将要派来的直升机前往杭州。

    直升机上陈诺并没有看到贺老就如贺老所说他现在除了是联络人外其他的事情都不管了;除了飞行员外这架直升机上也就陈诺一人在飞机上他想着这几天出外“旅游”之时全世界所生的大事:先是迪拜和纽约生了恐怖袭击中国也处于高度警戒;其次是在恐怖袭击生后联合国的各国代表团在新能源问题上的分歧更大了。

    美国代表认为新能源的采集器必须由参与研的三国联合生产其他各国可以向三国采购;新能源的价格和美元绑定。美方的提议遭到了绝大部分国家的反对小国家对美方的第一条意见不满意大国对两条意见都持否定态度。

    大部分国家的代表提议以一次性专利转让费的形式获得新能源的技术细节由他们本国来生产“新能源”这种一劳永逸的做法当然让三国代表马上拒绝了。

    谈判仍然在僵局中其间美国代表威胁说如果各国代表不同意他们的提议那么美国政府将马上投入新能源的生产以实行自己的能源安全。不顾其他国家的死活的自私自利行为连一些美国的传统盟友也极其反感!

    中国代表团也很无奈将人民币和新能源绑定的提议也遭到了各国代表的否决!

    陈诺在直升机里想着人类在利益面前从来不是一个高尚的种族就像几年前阿林所说的那样西方人崇尚的是二元而中国人推崇的是中庸之道在新能源问题上最终走上何方陈诺也不知道但是新能源的出现却是必然的。

    这是一架好几年之前就出现的直升机在当时算是中国最先进的武装直升机几个小时后降落在杭州的一个军用机场陈诺独自离开这里就不知不觉地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中。

    进化树公司在杭州的两处办公地点和五处工厂都已经处于戒备之下停车场的汽车一辆辆的被拖走大楼和工厂周围2oo米内不许有机动车路过进入警戒线的人必须经过搜查以防止有各类炸弹混入其中。

    当进化树的员工们处于恐慌之中他们的董事长回来了。其实“巴别塔”的建筑构造和材料使得这栋摩天大楼能够经受得住除了几枚大型导弹和核弹外的任何种袭击就算一架装满油的巨型客机撞上大楼它也不会坍塌。

    “巴别塔”的顶楼此时已经有二十几名安全人员在紧张地工作着这里一两百个屏幕显示着大楼附近的地面以及空中包括大楼内部一些关键地点的实时录像。

    诺亚的办公室里几年未见的秘书长李青亲自进来给他泡了杯茶看到她的脸虽然还很年轻但是已经有了母性的光辉而几年前她还带有一丝女孩般的青涩。

    “怎么现在已经当母亲了?”诺亚看到她在小心地泡茶。

    “嗯一个男孩现在已经两岁了!”李青说起孩子的时候脸上露出只有做了母亲的女人才能露出的笑容。

    “好我这里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你随意就可!”

    几年前的李青只是对诺亚产生了崇拜的感情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也明白这种感情和真正的爱情是不一样的如今的她在单位尽职尽责在家相夫教子日子过得很好。当今天她再次看到诺亚时已经没有了当初那种心跳和眼神慌乱的感觉。

    李青离去后诺亚在办公室里闭上了眼睛。

    今天的恐怖分子没有宣称对前两次的爆炸负责是否是同一个组织各国官方也没有下结论但是恐怖分子的要求在各国马上引起了争论。

    这些争论无非又是三派针锋相对的两派中间夹着一个两面讨好的一派。

    这一天恐怖分子“食言”了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实际举动但是就是让人时刻生活在担心害怕的“恐怖”之中。

    第二天的早晨诺亚揉了揉太阳穴睁开了眼睛站了起来往顶楼走去。

    这里二十几个安全人员有一半在地上铺着地铺睡着一半仍然在紧张地看着那些屏幕诺亚进来后一位看起来是头头的人走到他面前笑着打招呼和握手。

    黑社会和恐怖分子不一样前者和政府以及各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巴别塔”的空中别墅就住了不少黑社会的大哥而大楼的地下室有不少产业是这些大哥的比如赌场、红灯区、游乐场以及地下拳击赛场这些大哥们的产业都是为了满足“社会的需要”而存在的只要不对国家安全产生影响大楼里的安全人员也不去管他们。

    而恐怖分子就不一样了他们宁可生活在深山老林为了他们所谓的“理想”而“奋斗”每天被各国的军事卫星所扫描着每天都必须换地方逃避随时可能飞下来的导弹他们的敌人是各国政府和人民。

    黑社会相对于他们只能算小巫见大巫小鬼见了恶魔!

    诺亚在这里走了一圈后离开了。

    大楼之下警戒线依旧警察以及便衣仍然在巡查。

    诺亚又在办公室里呆了两天依旧平静恐怖分子仍然没有露出一丝的破绽仍然在静静地潜伏着。

    明天就是十月一了陈思旋和周大伟的婚礼各方的嘉宾在这个下午都纷纷来到杭州给这位华人女富的婚礼捧场。

    贺老竟然也在嘉宾的名单之中!当贺老来到杭州时给他打电话说出来意时诺亚感到很惊奇。

    在“巴别塔”的董事长办公室了两人会面了。

    诺亚第一次看到贺老喝茶只听他说:“你消失的几年我来过这里好几次这栋大楼和公司的安保人员都是我曾经指派的不再像当初那样由快退役的特种兵轮换。”

    喝了口茶他继续道:“陈小女娃我也见过几次对她印象很好没有想到她明天就要结婚了更没想到她没有忘记我老头子!我现在是无官一身轻就来蹭蹭酒喝顺便和你聊聊怎么样这三天现什么没有?”

    “没有政府怎么回应这帮恐怖分子的?”

    “怎么回应?当然是让他们克制并让他们知道关于手术的问题不是中国政府一家的事情必须经过全球各国的商量!”

    诺亚用手指敲了敲桌面:“这次的恐怖分子和前两次有什么不一样?前两次的动机明显是针对新能源的攻击迪拜和美国会不会是中东的?”

    “现在还没有定论!明天是国庆节不知道是不是一片祥和啊!”贺老一边喝茶一边叹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