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毒妇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事情变得有越来越有趣了。

    王耀心想。

    无底深渊边缘,昼与夜的关系一下模糊起来。无论白天黑夜,头顶铁网外永远是化不开的昏黄。所为黑夜也只是昏昏黄——也就是更昏暗的昏黄。

    广场上那几只生物蜷缩在各自的垃圾堆中,昏暗中只能看到一片片黑影。恶臭方一散发就被周围无处不在的血腥和铁锈味卷走。

    血腥味不好闻。但总比垃圾的味道要好。

    “嗝——”

    倚靠在门边,望向外面的牧苏转回头。

    睡梦中的黑面具打了个嗝,从他那吱呀乱叫的小床上翻了个身,伸手挠了挠脸,不过全挠在了面具上。

    王耀想起铡刀走后他问黑面具的话。

    “它们是怎么死的。”

    黑面具忌讳莫深,有莫大恐惧。连连摇头不说,甚至不允许王耀再问这种问题。

    收回目光,王耀仰头,目光似乎穿透铁网,来到了外面。

    毫无疑问这里是一处囚笼。

    哪怕对王耀和其他参赛者来说,这或许是异星战场最安全的地方,依然无法改变这一事实。

    王耀没那么矫情,不会因为失去自由,背负猪猡这一名号就誓死反抗,无法忍受屈辱。

    他只想变强,不择手段变强,然后活下去。

    甩了甩头,将脑袋里的思绪甩开,他又恢复了冰冷神色。

    “我说你听。”王耀仿佛自言自语般低声念到。

    “这里生物很多。特长,实力都是未知。唯一确定的是我的实力最弱。你和黑质是我的底牌。所以从现在开始,不到危险时刻,我不会使用黑色角质,而你我也会隐藏起来。如果被它们知道你,找到弱点就麻烦了。”

    小五的弱点是王耀。一旦它和王耀被强行离开,几分钟后小五就会枯萎死去。

    话落几秒后,牧苏手臂动了起来,在地面划动,看起来就像他自己在随便划着什么。

    “嗯。”

    得到小五回答,王耀起身将一旁门板放回到门上。走到特地被黑面具打扫,铺了层床单的角落处,倚靠墙壁坐下歇息。

    说是床单,其实就是一层破布。就这它还宝贝的不得了,看在王耀的份上才给他用。

    几小时后,外界亮了一些。黑面具爬了起来,如幽魂般在屋子转了一圈,将门推开。

    它忘记门已经被卸下去了,一推之下门倾斜着,横拍砸到地面。

    响声也将它惊醒,发愁似得挠挠黑面具,把门抓起来放到一边,往外看了眼,然后转头看向角落已经睁开眼的牧苏。

    “混蛋,帮忙的时候到了。”

    每天只供量一顿饭。地点就在广场另一边,二十几米的距离。

    之前紧闭的卷帘门现在已经拉起,一道妖娆火红的身影站在木板台子后面,身材纤细凹凸有致,紧身衣般火红外衣勾勒出诱人身形,无比接近于人类体形。

    唯一问题就是那颗昆虫头颅。苍蝇一般的硕大复眼泛着绿莹莹的光芒。

    黑面具和王耀走近后,它抬起脑袋,四瓣口器蠕动间,同步翻译被质子传达出来。

    “琼斯儿,看到完整的你真是太棒了。我以为你在说再也不来后饿得要死会吃掉自己的腿……哦这是谁,新的倒霉蛋吗。”尖酸刻薄的声音中,它的无数双复眼折射出王耀的身影:“欢迎,要来尝一尝猪食吗。”

    “我说了不会吃这种东西,永远!”黑面具愤怒回应。

    王耀面色平淡,低头看了一眼。

    身前木板台子摆放两只肮脏的碗,污渍与残渣如肿瘤一般丑陋寄附在碗上。

    它身后放着一个巨桶,里面满是粉红色粘稠液体。看起来很干净,干净到与周围格格不入。

    黑面具管这里叫放食处,每天早上毒妇会给猪猡提供食物。

    毒妇是这只昆虫头的称号,就像铡刀,黑面具一样。在只有屠夫、猪猡和苦工三种身份的工厂,毒妇的身份不言而喻。只是它没穿那身锈迹斑斑的铁架。

    这片小广场是属于猪猡的。在前几届“混蛋”死后,这里就只剩下了黑面具——垃圾堆里的那几只不算。

    现在又多了王耀。至于其他参赛者猪猡,那家伙还没傻到把蛋放在一个袋子里。

    “帮我呈一碗。”

    王耀把脏碗推到毒妇身前。

    毒妇拿起大勺,给他呈了一碗。

    啪唧——

    王耀拿起碗,在黑面具紧张注视下吃了一小口。

    他眉毛皱了一下。

    草莓冰欺凌的外观下,味道是另一个极端。酸咸与滑嫩的口淡就像一坨粉色的粘稠鼻涕。

    右手手指无意识的动了一下。小五想要替他吞噬,反正它生冷不忌。

    “不是时候。”

    王耀开口说了一句,黑面具一头雾水,“什么”了一声。

    然后王耀就不再停顿,用手作勺,大口吞咽起来。

    黑面具目瞪口呆,颤抖的声音仿佛随时要吐出来:“你……喜欢吃这东西?”

    王耀停下动作,脸庞上看不出所想:“不喜欢。但我需要它。”

    不存在细嚼慢咽,吞进肚子里然后消化就可以了。

    “可……好吧,也是。你们是战士,我不是……”黑面具意识到了什么,神情低落,呢喃道。

    “瞧瞧啊,多么完美的躯体,充斥能量的肌肉,没有一丝一毫的多余……最强大的战士也没有这么完美。可你为什么这么丑。”毒妇抖动着额头分叉出的两根触须,对王耀评头论足。

    这不能让王耀进食的动作停顿丝毫。

    毒妇身体前倾,光滑后背几乎可以一滑到底,最后落入那高翘的臀缝之中,而那颗昆虫头颅几乎贴到王耀小腹。

    复眼中只有那如雕刻般棱角分明的腹肌,贴得这么近,就不会看到王耀那张“丑陋不堪”的脸庞。

    王耀状若未闻的吃完这一碗食物,黑眸低垂,看着毒妇近在咫尺的头颅:“我可以装一些吗。”

    “只能自己吃,亲爱的。”

    可能王耀真的很丑,它头抬也不抬,唯有手臂长的触须抖了抖。

    王耀点头,反身穿过广场进入小屋。再回来时,怀里抱着十几个空罐子。昨晚他花了些功夫,把黑面具踩扁的那些罐子捏回原样。

    毒妇没有为难王耀,顺利的将十几个空罐子装满,然后任由他和嫌弃的黑面具把罐子拿回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