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大明枭 > 483 君临天下

483 君临天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为了生存,每个人都得为生活奔波劳碌,在乱世中生存更是不易,需要付出更多努力,不过,有些人就是在乱世也生活得很滋润。

    陆皓山就是其中一个。

    如果把争天下作为一项工程,把总督视作一份职业,那么陆皓山绝对是一个非常成功的boss,因为每天都有几十万的员工替他赚取利润,每天都有大片的土地和大笔的钱银收入库中,而各种捷报也有如的雪片般飞来。

    陆皓山有种感觉:好像自己每天一睁眼,帐户里又多了一大笔进项。

    这样的日子简直就是幸福。

    张献忠倒了、李自成死了,满清八旗也成了过街老鼠,连同那些汉jian内贼也一一正法,其它那些小打小闹的不成气候,阻止川兵铁蹄前进的,也只有以朱由崧为首的南明政权。

    南明还是一如既往的软弱,弘光帝朱由崧只是一个胸无大志的纨绔子弟,几股势力联合组成的朝廷谁也不服谁,形如一盘散沙,名义上有共主,可是私底下各自为政,圣旨都不管用,就更别说各项政令了。

    占领大片肥沃的土地,坐拥中原∞□最富庶的地区,还有有百万披甲之士,听起来很强大,可是陆皓山却早把南明列入自己的势力范围。

    经过征讨和收编,陆皓山麾下的兵力接过六十万之众,这还是把一大批老弱病残、兵油兵痞都剔出去的结果,不然要百万大军也轻而易举,这六十万都是精兵,在兵力上完全不惧南明。

    此外,南明也没什么能人,马士英和阮大铖狼狈为奸,陷害忠良,正直之士都排挤在朝堂之外。左良玉被张锐和李定国生擒,已论罪斩首,其余叫得出名头武将也就高杰、刘泽清、黄得功、刘良佐、郑芝龙那几号大将,可是在陈洪范的穿针引线下,高杰、黄得功和郑芝龙已把投诚书暗中派人送到陆皓山手里。

    除此之外,南明官员、乡绅暗中投诚的信件,在陆皓山的案上堆了近二尺高,这天下大势就是种田打柴的老百姓也看得出来,他们怎么看不出来?

    就是没有这几个人的投诚,陆皓山拿下南明也只是时间问题。在番地镇守的赵功常早就按捺不住,在他的一再保证和要求下陆皓山同意他南征,赵功常已经准备好人马,只要陆皓山一声令下马上开赴云南、在重庆驻守的大山也做好出征贵州的准备。

    此外,唐强、李定国、张锐等人也做好了渡江的准备事项。

    一切俱备,只欠东风,这东风就是陆皓山麾下的军师李念。

    不知为何,李念在信中让陆皓山稍等,待二人见过面才作决定。换作其它人,陆皓山肯定不屑一顾,不过这话出自李念之口,陆皓山说什么也要等。

    李念不是无的放矢的人。没有重要的事,他不会提出这个要求的。

    事实上,李念也没有让陆皓山等太久,陆皓山收到李念的信不到三天。李念就来了,速度之快,让陆皓山大吃一惊。从成都到西安,少说也有千里之遥,李念虽说是军师,不过腾云驾雾这本事他可不会,肯定是和自己商议时,他已经在路上了。

    “学生参见东翁。”李念一看到陆皓山,马上行礼道。

    陆皓山马上扶起他说:“李先生,免礼,我们相识多年,这些俗礼就免了。”

    “是”李念看着陆皓山,突然有些感触地说:“东翁操劳过度,瘦了。”

    “呵呵,本官最近心宽体胖,反而是先生在后方日理万机,先生瘦了。”

    李念的眼睛还是那样明亮,可是不到五十的他头发白了,背驼了,整个人显得有些瘦削,和二年前相比,好像一下子苍老了很多,他一个人镇守大后方,出谋划策、分析情报、招募训练军队、管理地方政事、筹集粮草、征收税赋等,全是他一肩挑,真是辛苦他了。

    战场上没有他战斗的身影,但沉甸甸的战功少不了他一半。

    “不敢,这些是学生应该做的,食君之禄,担君之忧。”

    说话太严肃了,陆皓山转而笑着说:“李先生,说见面,突然就出现,不会学年轻人玩惊喜那一套吧。”

    李念笑着说:“不敢,学生怎么敢和东家开这种玩笑,这个其实是二位夫人的意思。”

    两位夫人?陆皓山楞了一下,还没有回过神,门前突然出现两个倩影,不对,是四个人身影才对,赵敏和杜月萱俏生生地站在门前,每个人的手里都牵着一个孩子,赵敏牵着的是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而林月萱牵着是一个扎着小辫子的小女孩。

    不用说,小男孩就是自己的儿子狗剩,而小女孩就是自己的女儿陆蕊蕊。

    出川征战快二年了,突然相见,陆皓山发现二女的眼中泛着点点泪光,只是强忍住才没流下来。

    “狗剩,去,那是你爹,快去,叫爹。”赵敏弯下腰,指着陆皓山对儿子说。

    “蕊蕊乖,爹爹在哪站着,去抱抱。”杜月萱有些泪眼朦胧地说。

    看到自己的儿女,陆皓山哪里忍得住,连忙走过去,一手一个抱起一对儿女,此刻,陆皓山感到自己的心都要化了。

    “娘,我要娘。”

    “哇”

    狗剩生出时还小,记不住陆皓山的模样,而蕊蕊更是第一次见陆皓山,陆皓山突然冲过来抱起他们,把他们吓得了一跳,当场就哭了起来,赵敏和林月萱连忙走近抱着,轻轻拍打着他们的小屁股,这样一来,一家五口就抱在一起,两个孩子哭,两个女的也跟着抹眼泪,弄得陆皓山连忙一一安慰。

    看看厅内,空荡荡的,不知什么时候李念和下人都走了。

    聪明人就是这样识趣。

    看到很久不见的家人,陆皓山心情太好,一边看着两个熊孩子在花园里胡闹,把赵敏和杜月萱一边抱着一个。坐享齐人之福。

    说着说着,陆皓山突然好奇地问道:“你们两人怎么来也不通知一声,今天还真让我大吃一惊,不过,是惊喜。”

    杜月萱在陆皓山腰间拧了一把,有些气呼呼地说:“听说很多人给你送美女,我们姐妹再不来,说不定就没有地方站了。”

    “哪里”陆皓山一脸无辜地说:“每天公务都处理不完,哪里有这份心,你们也看到了。整间屋子就我一个,嗯,你看,就是狗都是公的。”

    “瞎说什么啊”林月萱在陆皓山飞快地亲了一下:“算你乖,赏你的。”

    赵敏笑着说:“相公,那是开玩笑的,过二天就是八十二,你的生辰,我和萱妹商量。就带孩子和你一起过,顺便军中秋佳节也一起过,你也知,儿子很久没看他爹了。天天吵着要见,所以就商量给你一个惊喜,这央求李军师配合你不会怪妾身吧?”

    “哪里”陆皓山有些动情地搂着二人说:“是为夫不对,天天外面不能陪家人。惭为人夫,惭为人父。”

    “不,我们都理解。”

    “对。好男儿志在四方,相公,我们姐妹以你为傲。”

    没什么好说的,陆皓山紧紧地抱住两女,三人都没有说话,此刻,无声胜有声,一切尽在不言中。

    为了给家人和李念接风洗尘,陆皓山让厨子弄了满满的一桌子菜,众人有说有说,不过吃到一半,赵敏和林月萱各自抱着孩子出去玩了,因为她们知道两个男人有话要说。

    李念“吱”喝完一杯酒,砸了砸舌头,连说好酒。

    陆皓山拿起的酒壶给他倒满,然后笑着说:“李先生,言归正传吧,不知此行的目的是?”

    大军已作好南征的准备,几十万人马,每天消耗的粮草都是天文数字,陆皓山不想等下去。

    李念没有回答陆皓山的话,而是四下打量了这房间,随口问道:“东翁,你觉得这种房子怎么样?”

    “不错,典型江南园林式造法,闹中带静,曲径通幽。”陆皓山笑着说。

    事实上,这房子还真不错,陆皓山住进来就没挪过窝。

    “大人”李念突然眯着眼说:“难道,你不觉得这里的房子其实并不配你。”

    陆皓山好奇地问道:“哦,哪里的房子配本官?”

    “北京的大明宫不错。”

    大明宫是前朝的皇宫,李念现在劝自己住大皇宫陆皓山只是楞了一下,马上就明白这是李念劝自己称帝。

    自割据四川以来,手下不知多少暗示或明示自己称帝,陆皓山一定不为所动,以时机未成熟拒绝,没想到这个时候李念再一次旧话重提。

    陆皓山犹豫了一下,有些犹豫地说:“其实,本官最大希望是做一个大富翁,过些无忧无虑的安生日子,然后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这样就足够了。”

    李念淡然一笑,不以为意地说:“东翁,没有自保的能力,大富翁有可能成为有心人眼中的肥羊,家中的妻女说不定因美貌招惹是非,就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有时也要权力保驾护航,大丈夫在世,自然是快意恩仇,若然东翁坐上了龙椅,那就可以君临天下,无所顾忌做自己喜欢作的事。”

    说罢,不待陆皓山开口,李念继续说:“前线浴血奋战的将士需要一份荣誉和富贵,东翁你不想跟随你左右、为你出生入死的兄弟老无所依、病无所养吧?再说明末大乱,天灾,天下百姓困苦久矣,他们需要一位明君指引道路,他们需要一个好的环境休养生息,若然东翁不坐那位置,到时相互不服,天下又起纷争,说不定重现五代十国时的动乱。”

    “就这样?”

    “就这样。”

    陆皓山并不是优柔寡断的人,也不是什么圣人,沉吟了半刻,然后扭头对李念说:“听说李先生对易经也有涉猎,那就请你替我选个黄道吉日吧。”

    “此事包在学生身上。”看到陆皓山同意,李念马上高兴地说。

    “李先生,有一事本官不明白。”

    “东翁请讲。”

    陆皓山一脸疑惑地说:“称帝和南征有冲突吗?为什么要弄明这个问题再出征?”

    “有,四川总督是前朝的封号,而南明又是明朝皇室的血脉,这样打过去有可能有人会把弑君的罪名安在东翁身上,东翁先不承认他们,再改弦易张,历数他们的过失和不作为,这样就名正言顺,师出有名了。”

    原来是这样,陆皓山这才恍然大悟。

    也就是这番谈话后,历史不知不觉又翻开了新的一页:

    1642年9月16日,四川总督陆文华在古城西安称帝,同日,挥兵南征;

    1642年11月27日,走投无路的弘光帝朱由崧率文武大臣在扬州投降,南明灭亡;

    1643年1月1日,陆文华在北京大明宫含元殿举行登基议式,改国号为乾,大肆封赏一众文武百官;

    同年10月18日,大乾军萧清大乾境内残余势力,从此揭开大乾盛世的第一页

    《全书完》

    ps:  终于完本了,

    该写的写了,

    发展到这里,

    再多写就是灌水了,

    完本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今天一口气六更,太累了,完本感言明天再写吧,

    感谢你的支持,另外新书已写好通过,

    本月上传,走回轻松愉快的路线,请书友继续支持炮兵。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