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武学家玩网游 > 第四十章 未远的道路

第四十章 未远的道路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我本来以为你真人会比游戏里成熟一些谁知道还是这副贫民相啊阿武……”

    “我也以为你真人会和游戏里一样帅谁知道原来我还是低估了你的无耻青龙。你游戏里的形象根本就是整过容嘛!”

    这是在现实的世界中叶武和青龙次见面时对彼此相貌表的评价。

    地点是一个宽敞的白色房间周围弥漫着一股让人不舒服的味道房间内设置了多项医疗器材----直接点来说这里是病房。

    叶武身穿着一身病人服盘腿坐在病床上尽管和青龙拌着嘴但他脸上依然带着高兴的笑容。

    突然来到他病房的一群男男女女尽管相貌之间有着不小的差异服饰更是天差地别但叶武还是能认出他们的身份。

    这还是第一次叶武和他的朋友们在这个世界见面。

    “算是初次见面吗。”白虎还是一副痞子模样装模做样朝叶武伸出手结果被叶武使劲抓得骨头咯咯响连忙哀叫着讨饶。

    “这个送给你阿武哥哥。”玄武双手递给叶武一张探病卡之类的东西。

    “你们几个什么时候过来的?”叶武接过卡片道了声谢又好奇地问道。他没有问他们怎么知道自己入住的医院那种问题根本毫无意义来探望他的有朱雀、青龙、白虎和玄武的姐弟兄妹组合另外还有一进来就抱怨着肚子饿扁的月和长歌两人在抢夺着桌头上的水果篮搞得安静的病房一片喧哗。

    “刚下飞机本来是上午就能过来的但为了等这两个家伙会合只能选了晚一点的航班。”

    “你们家在哪里?”

    青龙报出了一个地名那是和叶武家有半个中国距离的另一个城市。这让叶武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因为自己受伤。害得大家劳师动众。

    昨晚地事件结束后一直坚持带伤战斗的叶武一下子就在众人面前失去了意识。吓得大家一番手慌脚乱。

    一夜焦急的等待。大家陆续在等待中接到叶武被抢救入住医院地消息直到知道他脱离危险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叶武最好的几个朋友约在一起过来探望他。

    “我也没怎么样干嘛要那么费神跑过来。”

    “我们本来是很担心你的不过进来时听到那些虎虎生威的打拳声就知道你没事了。靠这是什么。”青龙从叶武床下摸出了两个巨大的哑铃啼笑皆非地说道。

    “快放回去!要是让烬-

    “让我现什么了。”

    出现在门外地是坐着轮椅的长少女她手上捧着一个插着鲜花的花瓶。大概是刚刚出去给花瓶换水。

    叶武慌乱的表情瞬间冻结了。接着马上大力拍着青龙地肩膀干笑道:“哈哈青龙你真有创意哪有人探病送哑铃地哈哈!”

    烬狠狠瞪了叶武一下推动着轮椅缓慢地进入房间把花瓶放到桌头上冷冷地向叶武威胁道:“再让我现你乱来我就请护士小姐把你绑到床上。”

    一旁的朱雀带着微妙的笑容望着烬说道:“烬来的很早嘛。看来她很关心你啊阿武。”

    “是啊烬昨晚就过来了。”叶武没有听出朱雀话中的意味他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后第一个看到的人就是满脸慌乱的烬。

    叶武毫无顾忌地向众人述说着这段经过。看着众人脸上暧昧的笑容。烬满脸通红地举起手似乎是想像平常一样狠揍叶武一下。不过考虑到无论如何都不能向病人动手烬只好咬牙忍了下来。

    “吃过午饭了吗?我煮了一些汤过来要不要加热一下喝一碗?”朱雀提起了手中的保温壶。

    “太好了给我不加热也----”叶武惊喜地接过保温壶却被烬劈手夺了下来。

    “烬!”

    “你知不知道你肚子上穿了一个洞!医生说你这几天都不能随便吃东西。”

    “可是我昨晚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啊!”

    “活该!”

    一番争论后汤壶最后还是离叶武而去被一旁满嘴塞满了香蕉泥地月抢过:“你不能喝也不要浪费了我帮你喝。”

    “别想独吞!”长歌果断地放开苹果如饿虎扑食般抢了过来!

    “是我先要的!”

    “我也要一半!”

    月和长歌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接着玄武和白虎不知道怎么也凑合了进去。期间叶武趁着胡乱把几颗葡萄塞进嘴巴里被烬现后狠狠抓住他的喉咙让他吐出来。

    对这一幕混乱看不过眼的朱雀拍手道:“好了再吵下去护士小姐就要过来教训你们了赶快给我停下!”

    大姐姐地威严镇住了混乱地场面青龙走过来向叶武说道:“阿武你家的钥匙能借我一下吗?”

    “干什么?”叶武虽然不解但还是掏出钥匙递了过去。

    青龙接过钥匙道了声谢然后把要是丢给月说道:“呐记得我告诉你们地地址吗?”

    月和一众人等欢呼道:“万岁去阿武家玩!”

    “走吧走吧可能会找到绝世武功的秘笈之类的东西哦。”

    “还有神兵利器!”

    看他们这番架势叶武惊恐地喊道:“喂你们想干什么!?”

    青龙笑道:“我们急着过来没有预订酒店所以想去你家凑合一晚没问题吧。”

    “什么没问题!他们不把我家拆了才怪而且我家也没地方给你们一大帮人住啊!”

    “没所谓让长歌睡厕所就可以了。”

    “死丫头你才应该去睡阳台!”

    在月的带领下玄武、白虎和长歌轰然一声冲去了病房看那架势就像真的去寻宝一样。毫不理会身后的叶武出连声抗议。

    “你去看着他们吧。”青龙向朱雀这么吩咐道朱雀点了点头叮嘱叶武好好休息后。也离开了房间。

    这么一来房间中就剩下青龙、烬和叶武三人了叶武揉着脑袋头痛地说道:“好吧你牺牲了我的房子就是为了和我谈些秘密对吧?”

    青龙走到房间的沙坐下说道:“也不是秘密不过不适合小朋友听到而已。”

    “我先问清楚一件事情。”叶武用严肃的表情说道。

    “说吧。”

    “石家两兄弟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你知道吗?”

    “他们把你搞成这样你竟然还这么关心他们。”

    “快说。”

    “没事----那两个小子运气好的很闯出这样地弥天大祸竟然还一点事都没有。他们现在在雷克斯的庇护下而且华家大概也不会追究了。”

    “雷克斯先生庇护他们!?”叶武有点惊讶。石家兄弟在ThEdn界肆意妄为。身为世界创造者的雷克斯应该非常愤怒才对为什么还会出面担保他们呢?

    “我也很惊讶听说炎誓为此还和雷克斯大吵了一场只能说那个雷克斯实在是个很特别地人。而且这么做他也不是没有好处的那个石飞算的上是个天才他在这次事件中采用的各种技术对于官方公司来说是很有帮助或许以后他就会这样协助建设游戏世界吧也算是弥补他犯下的过错。”

    叶武沉默着似乎不知道该表什么意见好。不过石家兄弟有这样地结局他还是为此感到很高兴。

    “那么说事件结束了吗。”烬在一旁笨拙地削着苹果用事不关己一样的漠然语气问道。

    “结束了总算是成功瞒着大众玩家结束了这次事件。虽然传言造成的影响还没消退。但慢慢就会好起来的。”

    “官方公司该感到高兴了。哼整件事件都是我们在出力。根本不见他们有什么帮忙。”

    “没办法他们有自己地原则。呵呵不过我们不是出白工地听说官方公司会给我们这些知情者一笔掩口费哦条件是我们必须签下一份保密协议。”

    以Edn公司在世界的规模这笔掩口费恐怕不是个小数字不过烬只是不屑地道:“谁稀

    “关于武神方面的事情呢?”叶武问出了另一个他关心的问题。

    “和武神有关的一切程序资料都销毁了这是那只火麒麟告诉我的应该可信。”

    “是吗太好了。”叶武松了一口气武神这个存在让他感到非常不舒服他实在不希望这样的东西继续存在于世上。

    “还有一件事雷克斯托我向你致歉我觉得他是真心的他因为这次事件让你受伤感到愧疚为了弥补你受到的伤害他承诺会尽他所能完成你提出地任何要求你大可乘机敲他一笔。”

    叶武想了一下说道:“你帮我答复他我是以自己的意志作出抉择的即使因此受伤也是自己的责任而且……我也喜欢他创造的世界。”

    青龙注视了叶武一会儿微笑道:“好吧我会回复他地。那么你还有什么想知道地吗?”

    “没有了。”尽管事件恐怕还有很多后续但叶武对这些都不是很关心。

    青龙拍了一下大腿站起来笑道:“那我也不打搅病人了先走了明天再过来看你。”

    “喂你们不要在我家乱来啊。”

    “知道了知道了。”青龙随便地敷衔道临出门前又回头笑道:

    “快点好起来吧然后一起去冲级我现在才58级啊。”

    烬把削成古怪形状的苹果放到盘子里回头向叶武说道:“你应该还有一个人地事情没问吧?”

    叶武双手放到脑后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道:“也没什么好问的了而且我想他应该也会过来见过我。”

    叶武的预言在当晚就实现了。深夜时分当烬也在叶武的劝说下离去后。一个人影无声地出现在病房中。

    “半夜三更闯入病人的房间我该按呼叫铃吗。”

    出现在叶武面前的正是华天惜他一身风尘。看上去也是匆匆赶来的。事实上叶武今天一大早就感觉到他来到医院附近了不过他却直到这个时候才现身。

    “坐吧有带吃地来吗?”

    “……没有。”

    “靠你懂不懂地探病啊起码带个水果篮什么的来啊。”大失所望的叶武摇头哀叹道。烬在离开时已经搜走了病房里所有地食物。

    天惜依然是一如既往的冷漠表情但看到叶武绑着绷带的腰间和手臂时脸上的表情明显动摇了一下。

    “这是我的责任。”

    “别往自己脸上贴金凭你还不够格让我躺医院。”

    “但是……”

    “够了。你要是觉得是你地责任就帮我应付医院的账单吧。我的存款最近好像有点危险……不说这个先坐吧。”

    天惜带着几分迟疑坐了下来叶武向他问道:“你家里怎么样了?”

    这个问题让天惜沉默了一下不是因为有什么难言之隐而是由昨晚开始华家在这一天的巨大变化让他还有点没搞明白状况。

    整理了一下思路后天惜才回答道:“华道承诺了他会隐居把家族地一切都交给我姐姐。姐姐答应了他地请求。让他可以不毁掉自己的武功。”

    “不怕他会回来咬你们一口吗凭华道的武学修为这个世上他做不到的事情实在不多。”

    “应该不会有事姐姐似乎抓住了华道一些把柄他已经不可能重返家主的位置了。而且长老会也在姐姐的掌控下了。他们允许了姐姐破例以女性的身份接任第十九代家主。”

    “……你姐姐真可怕。”

    “……同感。”

    能让叶武和天惜两人都觉得可惧。无论是华道还是武神都无法做到不知道华天怜会不会因此感到自豪。

    叶武调整了一下睡姿。继续问道:“那么你来找我的理由呢?道歉探病还是说你有什么问题想不明白?”

    黑暗的房间中天惜举起了自己地手习武一生让那只手强壮、有力却伤痕累累。

    “叶武……姐姐做的一切是为了让我可以选择自己的道路我现在已经可以摆脱华道了不论是人生……还是心。但是我却无法摆脱自己过去犯下的罪。”

    “以后也会出现和这次一样的事件世上仇恨我、仇恨华家地人很多很多我即使想摆脱原先地道路他们也不会允许。他们会从后面扑过来把我拉回原路。”

    天惜的语调有点颤抖他或许是想向叶武求助或许只是想向他倾诉无论是那个原因都代表他无法解答内心地这个死结----他无法摆脱自己的过去。

    两人沉默着直到很久很久叶武才轻声道:

    “你的刀法有一个很大的缺陷知道吗?”

    “什么?”天惜不明白叶武为什么会提到这个毫无关联的问题。

    “我过去好像向你说过你的刀法过于凶狠失了刚柔并济而落于下乘。事实上我错了华龙刀法根本不需要什么刚柔并济它只需要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和决心。华龙流和我过去修习所有刀法都不同就好像射箭一样一刀出就没有回头只能前进。”

    天惜睁大眼睛望着叶武:“你是说……”

    “把你在刀法的领悟融入你的生命中就可以了天惜。不要总是回过去你要注视的是未来。即使过去会纠缠于你但只要你有着如同你刀法一样的决心就可以斩断一切束缚。”

    “……未来。”

    天惜喃喃地复述着这两个字过了半响才说道:“但是……”

    “没有但是说了这么多还不懂的话我就用直接点的手段教懂你吧。”

    叶武说着从床头拉过了自己的行李包从中取出了一把小刀那是真正的天痕。

    “带刀了吧?”叶武把视线投向了天惜背着的背包从外形能看到包内有一件修长的行李刀不离身这似乎是华家的家训。

    “你该不会是想----”

    “没错来切磋一下吧躺了一天我骨头都硬了。”

    “喂你有没有搞明白你可是重伤病患啊现在怎么可以动武啊!”

    “那又怎么样少嗦快跟来吧。”叶武利落的翻身下床动作一点都不像病人。

    劝阻不效的天惜只能跟在叶武的身后两个少年在深夜的医院里避开了巡视的值班护士爬了几层楼梯后来到了医院大楼的天台。

    “月色不错。”

    仰头望着浩瀚的明月叶武点头赞叹了几声一口气拔出了天痕的刀鞘眯着眼睛打量着刀刃中反映的月亮倒影。

    “你真的要这么做?”天惜解下背包从中取出了家传宝刀夜牙。他心里还有着犹疑姑且不说叶武重伤未愈在这个世界贸然用真刀较量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

    看出天惜的顾虑叶武咧嘴笑道:“放心我会小心下手不会伤到你的。”

    叶武的话不禁让天惜微感有气一个重伤病患竟然还敢这么嚣张。

    拔出了夜牙漆黑的刀身天惜冷笑道:“我是怕不小心砍挂你不过这里就是医院就算砍到也可以及时抢救应该不会让你丢掉小命的。”

    “那就不要有顾虑了尽你所能看看能不能砍到我一根头。”

    两人相距离十步叶武轻轻一挥天痕弥漫在高楼楼顶的雾气旋即被一股旋风吹散为两人提供了开阔的视野。

    “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华道认为达到最强的武者就是达到武之极致那你有没有兴趣知道我的武之极致又是什么。”

    “好好记住了我认为达到武之极致的武者就是能把武道贯彻自己的人生不离不弃走到生命终点的武者。”

    叶武微笑着望向天惜举起了如同一片明月的天痕。

    “天惜不论是你还是我要走的武道还有很长很久。”

    天惜轻轻地闭上眼睛等到重新张开眼睛时眼神中的迷茫已经消失无踪。

    “……我记住了。”

    带着坚定的决心和意志两个少年使尽全力然后突破极限如同光一样朝彼此冲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