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美女凶猛 > 第三十章 大结局

第三十章 大结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纪岩说如果你只是外表像她我不会一直这么关注你。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我现你不但外表像她你的性格人品也很象她!

    虽然明白了纪岩愿意给自己这笔钱的原因所在但陈青当天还是没拿那笔钱因为她知道虽然他并没有向她提出任何要求但她不能装作不明白他的意思。临走之前纪岩对她说我知道你不可能接受我其实你也不可能替代馨兰在我心中的位置你不要想太多我所做的只希望你过得开心能经常看到你和你做一个好朋友我已经心满意足了纪岩的这番话在陈青的脑海中回味了很久。但几天以后实在找不到钱的陈青只能又一次找到了纪岩。

    还是约在老地方再见面的时候两个人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还是那张支票在陈青收起来的时候意味着两个人之间已经存在着一种暧昧关系了陈青离走之前对纪岩说我可以和你交往做你的朋友但是我绝不会和你上床!我会在三年内还清你的这笔钱如果三年内我仍然还不了自然会给你一个说法。纪岩点头答应了。

    在陈青拿到了这笔钱之后马上着手给妹妹治疗同时也如约开始和纪岩交往她每周会有二天应纪岩的约出去吃饭或者和他一起出席社交活动。这一切都是在瞒着我的情况下进行的因为她认为没办法向我解释。她当时决定在适当的时候找个机会出来搏一下自己做点生意什么的。

    只要三年内能还了这笔钱就能彻底地和纪岩断绝关系。就在这时纪续刚出现了……

    “陈青你不用再说了后面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打断了陈青的叙述。此时的任一凡心如刀割双手在不同自主地颤抖着他只能死死地抓紧方向盘胸闷得透不过气。难受的快要死掉了。

    毫无疑问纪续刚一定是看到长得极像文馨兰的陈青和父亲纪岩在一起时气得疯。于是找赵家豪报复她。

    看到任一凡这付样子。陈青没有再说话此时她的目光中没有了凄苦哀怨而只有心痛……

    就这样沉寂着。忽然。任一凡地电话响了过了多一会儿。他才看了看来电显示接起来。

    “任一凡你知道纪续刚的事情了吧?”是叶琳。

    “嗯知道了。”任一凡声音空洞。

    “呵呵……现在终于可以放心地走在大街上拉。”叶琳的声音里有一种掩饰不住的欢快。

    “……叶琳找我有事吗?”

    “噢是这样地”也许听出来对方情绪不高叶琳的声音也平静下来了“我现在在你公司楼下关于你提出来地创世纪集团重组计划我有一些新地想法想找你聊一聊顺便也参观一下你的新办公室。”

    “叶琳我现在外面……我们改天再谈好吗?”

    “噢你既然不方便那我们改天吧。”叶琳客气地说完挂断了电话。

    收了线任一凡转向陈青“……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跟踪赵家豪一伙人的?你怎么知道他们是罪犯?”这是让他感到很纳闷地一件事。

    “上次我回国地时候带妈妈去医院检查身体偶然间听到了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我肯定他就是六年前侵犯我地人之一!

    ……虽然当时我的眼睛始终被布蒙着但那个阴森尖利的声音我却永远也不会忘记甚至想起来做梦都会惊醒!当时我想真是老天有眼让我还能找到他!那个人叫色虎是因为刀伤入院的从那时起我连续地跟踪了他们几个月……”陈青咬着牙说道。

    怪不得我一见到纪续刚的面就觉得很别扭怪不得我们象是天生的对头从认识了对方就开始不停地争斗任一凡心想原来很早以前彼此就曾经感受过对方的气场了!

    现在一切都清楚了真相竟如此残酷!最让任一凡不能接受的是在一起生活的时候自己的爱人受到了那么大的打击和折磨、忍受着巨大痛苦的时候自己竟然跟一个傻瓜般一无所知!

    “陈青你看着我。”转过身来任一凡注视着陈青同时握住了她的手。

    “一凡干嘛啊?”陈青挣扎着但是任一凡握住不放陈青最终放弃了任他握着。

    “陈青对不起!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受了那么多苦而我却象个傻子似的一无所知!我知道你之所以瞒着我是不想我和你一起受苦但是……我心何忍?!陈青求你嫁给我吧!从今以后我会好好的爱护你保护你!永远不让你再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答应我好吗?!我说的是真心话!天地可鉴!好吗?好吗!”任一凡把陈青的双手拉到了胸前定定地看着她一声比一声急切又无比诚挚地说道。

    四目交错有泪水从陈青的眼中划落那泪水晶莹剔透象她的心!

    “一凡谢谢你!有你这番话也不枉我们相爱一场了!”陈青喃喃地说:“但是要我嫁给你已经是不可能的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时过境迁……我在英国已经有了男朋友他人很好是一位典型的英国绅士我现在只想回到他的身边去安稳地过属于自己的生活……”

    “……陈青你说的是真的吗?!”任一凡的眼泪已经止不住地流下来。

    “当然我没有必要骗你。再说我的脾气你还不了解吗?我决定了的事情没有人可以改变一凡你永远是我的好朋友、好弟弟……”陈青声音如梦。

    迎着陈青的目光看着那眼眸深处闪闪亮的神采过了好一会儿任一凡一点点平静下来了。他把陈青的手举到唇边轻轻地吻了吻后放开了它们陈青满是泪水地脸上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这时手机铃声再一次响起!

    “叶琳什么事?”任一凡接起来。

    “嘿嘿……”听筒里传来的一声冷笑一下子让任一凡从头凉到脚“纪续刚?!”

    “没想到吧?!”纪续刚一惯的嘲讽腔调里带着一丝得意。

    “这个手机怎么会在你那儿?!”一种不详的预感瞬间遍布了全身任一凡竟然不自觉地打了个寒战。

    “那还用问吗?你地老情人叶琳现在就在我的身边。哈哈……”听筒里传来纪续刚的狂笑。

    “我不信!”任一凡的心沉下去。

    “姓任的你给我听好了不管你现在在哪儿 我限你十分钟之内赶到华润时代广场楼顶。不准迟到也不准找警察。否则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纪续刚阴森地说道。

    “呵呵……你有叶琳的手机号不算什么。时琳现在若水园自己地家里所以我是不会去地。”任一凡故作镇定甚至还笑了笑。

    “你不信?好……”纪续刚说完。听筒里传来了呼呼的风声。接着是隐隐约约的一声脆响和纪续刚恼怒地声音:“臭婊子死到临头了还敢嘴硬。快说话……”

    停了一会儿又传来了一阵劈啪的声音“说!”这还是纪续刚的声音。此时任一凡再也忍不住了大声喊到:“叶琳是你吗?你说话啊!”

    “……一凡……”是叶琳的声音她大喊着“这个人已经疯了他手上有枪你千万别来快报警……”

    “任一凡这下你相信了吧?”纪续刚嘲讽的声音清晰地传来“现在是十点二十如果十点半之前我看不到你你就等着给叶琳收尸吧!”

    “纪续刚你如果敢动叶琳一个手指我一定杀了你!”但是没等任一凡把话说完电话里已是盲音了。

    “纪续刚劫持了叶琳!他们在哪儿?!”陈青一脸惊恐、声音颤抖。

    “华润时代广场楼顶!”任一凡一边说一边猛地推上离合器一脚踏下油门轮胎了刺耳的尖叫声车子猛地窜了出去。

    “一凡怎么办?!报警吧?!”此时的陈青已经六神无主了。小说整理布于bsp;  任一凡没有说话一边驾驶着汽车脑子里一边飞快地盘算着。很明显纪续刚现在在华润时代广场说明他的目标是自己此时的他已是穷途末路了其目的无非是想在被捕之前杀了自己以泄私愤。而叶琳之所以会落到他的手上一定是去找自己的时候无意中被他遇到顺手劫持了。纪续刚既然给自己划下了“道儿”那自己就必须按照他所说的在十分钟之内赶到!

    任一凡心想纪续刚的目标是自己虽然在没有见到自己之前纪续刚就杀掉叶琳的可能性不大但自己不能冒这个险!如果叶琳因自己而受到了纪续刚的伤害那自己将罪无可恕!

    警肯定是要报的但不是现在因为如果现在报警万一警察在我之前赶到以自己对纪续刚的了解他会毫不犹豫地杀了叶琳只有先见到自己叶琳才有一线生机……

    心急如焚!一路狂奔!由于需要不断躲开过往的车辆任一凡大幅度地打方向盘频繁踩踏油门和刹车使得车身剧烈地晃动着。通过人多的地方时他手不离喇叭丝毫不在意路人们厌恶的眼神。坐在副座驶座位上的陈青则紧紧地把住车窗上面的把手神情紧张。

    新华街路口是一个六车道的交通枢纽繁忙的时候等红灯也得三分钟任一凡的车到达这里的时候东西方向正亮着红灯停下的车辆排成了长队。前言已经无路可走的时候任一凡向右微打方向盘底盘撞击在马路牙子上出轰然的响声车子冲上了人行道很快到了路口他驶下人行道后一个急加油从规规矩矩等红灯的车辆中脱颖而出飞快地向前行驶。

    白色宝马车的突然出现致使南北方向正常行驶的司机们措手不及不断地紧急制动着这其间任一凡清晰地听到了两声碰撞在一起的声音。在快通过路口的时候有两辆车差一点就和任一凡的车子撞在一起环生的险象让陈青生惊呼。无视交通警察停车的指令任一凡快冲过了这个路口继续向前。

    行驶到了没有红绿灯指挥的慧北街路口车子地前方突然出于出现了一个推着三轮的中年男商贩案板上堆满了金黄色的橙子。任一凡心里喊了一声不好。右脚狠狠地踩下了刹车板同时向左急打方向盘车子出的刺耳的尖叫以飘移的姿态向前冲去。好在小贩的反应还算快。此时已松开了车把跑开了他车子地尾部重重地撞击在三轮车上停下来。三轮车被我撞出了老远。上面的橙子四下飞散滚落了一地。

    “你怎么开车的?!赶着去奔丧啊?!你下来……”惊魂未定地小贩气得老远就指着任一凡大骂。边骂边向他跑过来。

    看到没人受伤任一凡迅地从口袋里拿出钱夹然后按下车门玻璃把里面所有地钱都扔出去。也不理他说些什么。一打方向盘急轰油门车子又一次冲了出去……

    在行驶到距华润大厦大约4、5百米的最后一个路口时。前面地车子完全封住了去路任一凡毫不迟疑一边开门下车一边对面色惨白的陈青说:“给公安局王凯局长打电话……”

    奔跑。

    双臂有力地前后摆动着耳边呼呼生风车辆、行人、街边死气沉沉的花坛不断地被甩在身后本来任一凡度够快但突然的脑海里响起了刚才的商贩的那句咒骂:赶着去奔丧啊?

    脚下微微一滞度竟然慢了下来。任一凡知道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上到楼顶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但这个想法只在他的脑海中一闪就已经飘散了他狠狠地鄙夷了自己一下猛地加快了度。

    冲进华润大厦任一凡飞快地跑向电梯间正好有梯到他冲进去按下27。

    华润时代广场总高29层电梯只能到27层再往上是步梯。

    火烧火燎地终于等到27这个数字亮起来他等不及地挤出了电梯沿着鲜有人至的步梯一步三磴跑上去。

    猛地推开了步梯尽头的门任一凡来到了楼顶眼前是一个很大平台四周都有很大的空间不远处有几座水塔和几台固定在楼面上的卫星信号接收器他左右看着既没有看到纪续刚也没有看到叶琳。

    “纪续刚!我来了!你出来!”任一凡向四周大声喊着但没有人应答他突然感到恐惧如果纪续刚已经带叶琳离开了这里或者纪续刚根本就是在耍自己自己到哪儿能找到叶琳?!

    “任一凡你很准时嘛。”纪续刚阴森的声音在任一凡的背后响起他猛地转过身看到纪续刚一个人站在不远处的水塔旁手里握着一支手枪一脸戏谑的表情。

    “叶琳呢?”任一凡冷静下来一步步向他纪续刚走过去。

    纪续刚没说话嘲讽地笑了笑一转身人已经消失了。任一凡猛跑几步来到了水塔前看到叶琳的双手被反绑在水塔侧面的一根柱子上纪续刚站在她的身边。

    “站住!”任一凡刚想往前走纪续刚已经厉声喝道同时把手枪顶在了叶琳的头上。

    “叶琳你没事吧?!”任一凡停下脚步急切地问。叶琳脸色苍白头散落着一侧的嘴角有道明显的血痕看着她任一凡感觉到自己的心痛!

    “任一凡你不该来!”看到任一凡叶琳轻轻摇了摇头平静地说道。

    在纪续刚的枪口下在随时会来临的死亡面前她的眼眸如一泓深潭在那里竟然看不到一丝恐惧!任一凡与她对视着彼此用目光做着无声的交流。   叶琳在你身处险境的时候我又怎会袖手旁观坐视不管呢?如果命里注定让我现在死那就让我死在你的身边吧这样的话你也许永远都会记得有一个叫任一凡的男人爱过你!

    这本是任一凡心里想着的话但叶琳好象听到了她的眼睛里渐渐地升腾起一种雾一般朦胧的物质看上去有一种凄婉的美。仿佛在说:任一凡你不能死!你本可以不来的你不来就不会有任何危险但是你来了这说明为了我你肯付出自己的生命!如果今天你死了而我还活着。那我的生命将不再完整不再有光亮单是孤独和悲伤就会把我埋葬!如果真的要死就让我们一起死吧也许我们也会象梁山伯与祝英台那样。化做一对缠绵起舞的彩蝶……

    就在这一刻两个人感觉彼此之间所有的别扭、隔阂和障碍统统都已烟消云散了。两颗心已经紧紧贴在一起!任一凡原本狂燥不安的心也因此而渐渐地平静下来了。

    “纪续刚我们之间的恩怨让我们用男人地方式来解决这一切与她无关。请你放了她!”任一凡转向纪续刚。冷冷说道。

    “放了她?哈哈笑话!你说放就放啊?你以为你是谁?!实话告诉你吧任一凡。今天让你来这儿的目的就是让你做一个选择你死或者她死!你不是爱她吗?为了她可以牺牲一切吗?我倒要看看在生死面前你如何来做这个抉择!”纪续旬地手枪慢慢地从叶琳的头部移开对着任一凡然后又移开对着叶琳“我给你三十秒的时间如果你还没选好那她就死!”

    “纪续刚希望你不要冲动!不管你杀了谁等待你地都将是法律地严罚!但如果你放下枪我愿意帮助你离开这幢楼远走高飞!”任一凡冷静地说他的脑子在飞快地旋转着。

    “嘿嘿任一凡你傻了吧?也不想想我死都不怕还会怕法律吗?如果我怕法律还会来这里找你么?而现在对你们两个来说我就是法律!任一凡如果你不想看着她死就马上给我跪下!”纪续刚的枪顶得叶琳的头向后一仰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任一凡站着没动冷冷地看着他心里不断在想怎么才能让他扔掉手里的枪呢?或者在他扣动板机之前一举将他制服呢?

    “任一凡如果你在打趁我不备攻击我的主意那我劝你趁早死了那条心!我不会给你任何机会的!如果你那么做了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送了她的命!”纪续刚仿佛已对任一凡的想法了如指掌不屑地说道:“三十秒已经到了我数三个数1、2……”

    弯曲膝部任一凡身体的重心向下降低左膝先着地接着是右膝。大丈夫只跪天地、祖宗和父母但此时此刻他听从了纪续刚的命令屈辱地跪倒在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面前。

    叶琳没有说话甚至没有表情但任一凡却看到在她的眼里盛满了一种叫做“怜惜”的东西。

    “哈哈任一凡这几天你一定特得意是吧?觉得自己已经赢了我?如果这么想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我们之间的较量还没有结束呢”纪续刚把枪口转过来对准了任一凡趾高气扬地说道:“我说过和我斗你是赢不了的最后的赢家只能是我!”

    “纪续刚我承认你赢了我输了请你放叶琳走好吗?”任一凡委曲求全保证叶琳的安全是他此时此刻唯一的目的。

    “哈哈任一凡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功亏一篑、最终输掉我们之间的较量吗?那是因为你的心太软、太重视女人了!”

    纪续刚一副教训人的口气“比如今天你不来大不了只是失去一个女人而这个世界上对一个成功的男人来说从来就不会缺少女人!但是你来了说实话我都有点不相信你会这么傻!你知道吗?你来的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给她陪葬!心太软的男人是做不成大事的!太重视女人则最终会被女人所累这就是你失败的根源!”

    听了纪续刚的话任一凡两只眼睛已经愤怒地死死盯住了他。

    从纪续刚刚才的一番话里任一凡已经听出来了他压根就不打算放叶琳走也就是说无论自己现在怎么请求叶琳都有可能死在纪续刚的枪下。

    如果是这样那自己当然不能再用这种求他的方法这样一来摆在他面前的就只剩下一条路了那就是铤而走险。放手一搏!

    任一凡目测了一下纪续刚在距离自己近三米远的地方他手里地枪一直对着自己而自己跪着行动不便。不管以何种姿态起动都绝不会快过他的手枪子弹更何况叶琳就在他的眼前只要自己一动。如果没能在二秒钟之内控制住他的手枪那叶琳危险了。所以绝不能轻举妄动。

    最好的方法是吸引他地注意力让他离开叶琳靠近自己呢?任一凡的脑子在飞快地盘算着。

    纪续刚当然知道公安和特警早已布下了天罗地网。自己已经是插翅难逃了。也也应该想到如果被抓那么吸毒成瘾的自己在监狱里绝对会生不如死。而且他应该知道自己犯下的罪行已经足够判几个死刑地了就算想苟且偷生最终也还是个死而且死得颜面无存、生不由已这是平时傲慢霸道的他所万万不能接受地。

    纪续刚之所以会偷偷地潜到华润大厦来找自己想杀了自己陪葬是肯定地了但是在杀自己之前他一定会狠狠地用语言打击自己象两年多以前在创世纪集团的会议室里那样再一次地扮演审判官的角色以满足他那颗已经饱经失败折磨地虚荣心。所以此时此刻最好地办法是用语言与他周旋打击他、引他辨论他说的话越多注意力就越分散自己地机会就越有可能出现!

    只不过这么做是冒着极大的风险的万一自己的哪一句话激怒了他按照他现在的情绪来说很可能一怒之下开枪打死自己!但既便是这样自己也只能赌一下了。陈青已经报了警警察马上就会赶到这里一旦现警察纪续刚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开枪那时后果就是不堪想象的了。

    这样想着任一凡已经冷冷地说道:“纪续刚你错了我没有输真正输的人是你!就算你今天打死我也改变不了这个人所共知的事实!你做了那么多恶最终的结局将是被关押、审判然后枪决而所谓的赢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什么?!姓任的你竟敢这么说?!信不信我一枪打爆你的头?!”任一凡的话果然激怒了纪续刚他用枪指着任一凡不受控制地迈上上两步狂暴地叫嚣着“你是赢家又怎么样?现在还不是一样跪在我的面前摇尾乞怜?!”

    “纪续刚你又错了!我觉得真正可怜的人是你!”任一凡紧紧地盯着暴怒下的纪续刚的眼睛丝毫不为所动针锋相对又充满了怜悯地说道:“因为你总觉得自己比别人聪明所以你不能容忍有人比你强这让你一直活在妒忌和恐惧之中;你总认为自己很高贵而别人都是下等人所以你总是在嘲讽别人以此来获得一种变态的成功感而当你找不到那种成功感觉的时候你不得不大量地吸食毒品来慰藉欺骗自己并从此彻底堕落;你不相信任何人时时刻刻都在提防着别人会害你;你没有朋友可以倾诉你的内心极度空虚你的世界里只有黑色没有明天……”

    “我杀了你!”此时暴怒之下的纪续刚完全已经忘了任一凡并不是一只可以任他宰割的羔羊也许他真的是想一枪打爆任一凡的头举着手枪向前急走。

    “不要!”叶琳在喊。

    “住手!”这是陈青的声音就在身后。

    纪续刚的眼神不由自主地向任一凡的身后飘去就在这一瞬间任一凡动了猛地侧翻向左前!

    与此同时纪续刚的枪响了子弹洞穿了任一凡的右上臂他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任一凡庆幸自己没有直接冲向纪续刚那样的话子弹将不是打中他的前臂而是射穿他的胸膛!

    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我不可能让纪续刚再一次地把枪口对准自己任一凡在心里说。忍着巨痛他就地双手一撑右腿横扫而出击中纪续刚的左脚脚踝对方登时卜倒在地。任一凡此时迅地蹲起来猛地朝他扑过去。

    纪续刚整个人就地一滚任一凡扑了个空但他当然不能让纪续刚离开自己于是和纪续刚就地一起翻滚着当纪续刚把枪再一次对准他的时候任一凡的左手已经握住了纪续刚拿枪的手腕猛地向上一举枪声再一次响起子弹射向天空。

    此时的任一凡愤怒得快要燃烧了!他左手紧紧抓住纪续刚握着枪的右手手腕受伤的右手则死死拉住他的左手以便不让对方的两只手会合。但是他的受了伤的右手很快就没了力气纪续刚的左手抓住了手枪的上部他双手用力枪口一点点地指向任一凡。

    双方此时都是在以命相搏任一凡没想到纪续刚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力气!此时的他感觉自己的双眼已充血咬着牙大吼一声左手猛地往后一带在纪续刚的身体被带得前冲的一刹那任一凡用前额猛地撞击他的脸“砰”的一声纪续刚惨叫一声左手松开了。毫不停留任一凡顺势用力一翻身已经压在了纪续刚的身上不顾紧紧卡着自己脖子的对方的左手他抓紧纪续刚的右腕在水泥楼面上拼命地撞击着一下两下第三下撞击后手枪从纪续刚的手中滑落了。这时任一凡松开纪续刚的手腕抓紧他的胸口向手枪的另一侧全力翻滚他知道离手枪越远已方就越安全。

    但是他还是失算了。因为松开了一直控制着的纪续刚的右手对方的这只手很自然地伸向了他的脖子和一直卡在那的左手会师在一起马上占据了主动并翻过身骑在了任一凡的身上。任一凡的右手已经不能动了只能用左手握住他的手腕用力地向外拉扯但是很快的他感觉喘不过气来既而大脑缺氧意识模糊了他隐约地听见有人在喊叫有风声掠过耳畔他闭上眼睛下意识地想自己就要死了……

    “砰。”一声枪响之后任一凡感觉自己咽喉上的压力骤然消失了骑着自己的人沉重地砸到了身上液体溅了满脸。

    任一凡象一只登陆的鱼一般大口地喘着气然后一边拉开压着自己的东西一边剧烈地咳着一转头看到的是跪在一旁的木偶般保持着双手握枪姿势的陈青。

    “我杀人了!我杀了他……”脸色惨白的陈青神情呆滞嘴里喃喃地反复说着这两句话看到任一凡撑起身体后眼珠一翻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一凡你没事吧?!”叶琳声音完全是嘶哑的任一凡勉强站着起来看到她的眼泪流得满脸都是。

    风吹过楼面四周有一种死一般的寂静任一凡看了看叶琳又看了看昏厥在地的陈青想了想之后弯下腰把手枪从陈青的手里取出来握在了自己的手上。

    “一凡你……”叶琳的声音带着惊异。

    “……叶琳你看见的是我开枪打死了纪续刚的!”任一凡疲倦地朝叶琳笑了笑。

    “不是的……”叶琳哽咽着下意识地摇头眼泪再一次成串地滚落看着我目光中似有千言万语。她当然明白我这么说的意思在我和陈青都说人是自己杀的情况下她的证词将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叶琳求你了……”用恳求的目光注视着叶琳任一凡小声说。

    对视良久叶琳终于流着眼泪缓缓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警察到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