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圣纹师 > 第十章 最后的愿望

第十章 最后的愿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名野兽般的男子正在大肆咀嚼。

    看着原本放置王座的地方空荡荡凌辰一愣——这家伙居然把不朽王座当点心吃掉了。

    “你来晚了呀银色奇迹。”黄金色的兽瞳、满口獠牙这不是应该死去的阿兰沙又是谁?

    “你居然没死。”凌辰望着阿兰沙全身的不朽神器着实觉得棘手了。

    “你的运气真糟糕最后祖先还是庇护了我只差一点我就死在你的手上。”阿兰沙手里还拿着一个王座的碎片。

    “看起来你真的是很饿呢。”凌辰不得不再次打起了精神。

    阿兰沙点点头将最后一块碎片也吞进肚中。他瞄了一眼在场的圣纹师满意地点点头“这么多圣纹师足够填饱我了。”

    野兽拔剑突然冲刺。挡在最前面的两个天赐骑士被撕成两半其它圣纹师纷纷一避就算是凌辰也被弹开了。

    只见半兽人皇冲出了走廊突然从千丈高的城堡纵身跳下。

    所有人都傻眼了。

    “快阻止他。”凌辰急忙追去释放的愿力竟追不上半兽人皇的度。

    广场上的冰宁并不知道生了什么事虽然她正在吸取自己姐姐的力量但游离的眼神明显很不坚定就这么恍惚间半兽人就已来到她们这里。

    那是多快的度?当闷雷坠响在地面的时候冰宁才有所察觉而下一秒野兽的神剑早就斩下。

    妃连忙一扯将冰宁护在身后用身体做盾抵挡了这一剑。

    血绽放在空气里。

    冰宁的眼瞳中全是妃护着自己的场景。

    “嘿!”半兽人皇欲再次斩下神剑冰宁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喝顿时就把阿兰沙震出老远。

    阿兰沙锁定了冰宁和妃野兽的嗅觉告诉他这两个人不死的话将会是他最大的威胁。

    他在退后的瞬间忽然大吼连同不朽神剑朝着冰宁射去冰宁惊讶现所有的愿力都被化解了。

    锵的一声金属的火花架住了剑锋半兽人皇一愣看着自己的神剑居然被两把剑给挡下了。

    “休想伤害公主!”及时赶来的温丝和狄爱丝咬着牙说。

    “滚。”阿兰沙将剑一挥强大的压力致使两人都不得不退后但是也为凌辰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

    在凌辰、紫菲兰等圣纹师落下后阿兰沙也失去杀死冰宁和妃的机会了。

    “愚蠢愚蠢!”一个柔弱的声音从冰宁的双唇吐出又似呻吟又似呜咽“你真是愚蠢为什么要保护我!”

    “保护妹妹难道不是姐姐应该做的吗?”那一剑非常致命妃近乎失去了全部力量而神剑的力量也让愿力的修复无疾而终。

    无声哭泣伴随着双肩的剧烈抽*动颤抖不止的少女显得如此脆弱。

    阿兰沙戏谑的说:“我似乎打扰了一场好戏。”

    “半兽人皇阿兰沙你不会再那么好运了。”凌辰冷静道。

    “这应该是我对你们说的。”阿兰沙环视着圣纹师半兽人皇看见了那些人的畏惧“你们毁灭了我的族人我的国度。那么作为补偿我将毁灭你们和你们的王座。”

    说这话的时候阿兰沙还咀嚼着嘴里的碎块。

    没有任何人敢反驳他的话因为先前对妃的攻击中几乎所有圣纹师都耗尽了自己的愿力此刻倒是给野兽占了一个很大的便宜。

    “阿莱赫在上这真是不错的结束。”阿兰沙笑着说:“精灵没和你们在一起吗?真是可惜我并不知道去仙境的路呢。该怎么毁灭他们呢?银色奇迹或许你可以给我带路。”

    “闭嘴你不配和少爷说话!”温丝、狄爱丝快移动。跟着凌辰、紫菲兰也加快了脚步。

    半兽人皇的兽瞳充满残忍一名圣纹师被他一刀两断他在四个人的包夹中游刃有余地旋转了剑一片血光飞溅。

    “去死吧!”圣纹师们扬手间可以毁灭天地的力量涌去。

    “就让你们瞧瞧越仙级圣纹师的力量吧!”当阿兰沙将最后一块碎片也吸收时他的身体开始扭曲、膨胀肌肉被一层金色液体凝固所有愿望都无法撼动他。

    “怎么可能?”凌辰难以置信。

    野兽沉默着兽瞳失去了光泽身体散着一种置人于死地的致命恐惧。

    “那是不朽之王他将王座的力量吞进体内让不朽神器共鸣了。”妃虚弱的说“快点离开他。”

    “哈哈哈哈——”刺破苍穹的大笑阿兰沙双眼通红突然对着妃冲去“去死吧讨厌的女人!”

    “快走啊冰宁。”妃已经没有了力气。

    “我不会让你死的我绝不会欠你这个背叛者人情。”冰宁叫着丝飞舞肌肤的圣纹向四面八方扩展此刻冰宁变成了一个光体刺眼的白光让人睁不开眼睛。

    阿兰沙只是犹豫了一下立刻扑去。

    凌辰、紫菲兰、温丝、狄爱丝还有其它赶来的圣纹师不顾刺眼的白光朝着阿兰沙袭去只是为了阻止野兽的行动。

    当刺眼白光过后整个广场的人就消失不见。

    这时几个魔纹师赶到了这里。

    “公主!公主呢?”鲁斯化大声叫道。

    深蓝摇摇头对旁边的人说:“陛下你知道些什么吗?”

    “去问问他们吧。”掩藏身分的路法指向还留在圣愿城的人。

    “梦魇?”深蓝看着尼黑曼“这里生了什么事?”

    梦魇摇头“我不知道我回来这里时圣纹师就已经不见了。”

    他向其它幸存下来的圣纹师询问答案只有一个——圣纹师被女神的愿望带走了。

    “你是谁?”希斯望突然看着掩藏着的路法神情疑惑。

    光之领袖转身非常冷漠地离开了。

    深蓝好奇追了上去“为什么不和你的儿子相见呢?”

    路法流露出哀伤却没有回答。

    “好痛。”凌辰睁开眼现自己已经不在圣愿城的广场上。

    一声嘤咛紫少女也缓慢苏醒。“这是哪?”紫菲兰茫然地看着眼前的陌生环境。

    凌辰却现这里很熟悉尤其是那个祭台他还记得当初紫菲兰的样子。

    “阿卡迪亚。”凌辰说。

    “阿卡迪亚?那不就是新月族的国度?”紫菲兰想起了那个梦。

    “嗯。”

    “我们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其它人呢?”紫菲兰问道。

    “或许和你上次一样的状况阿卡迪亚是愿望的初始之地。”

    紫菲兰一脸困惑“我的状况?”

    “你忘了吗?”凌辰奇怪问道。

    紫菲兰皱着眉似乎有一点印象“我记得当初我是被什么给保护着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出现在我的身体里……”

    凌辰看了看她额头的圣纹点头道:“由于愿望构成的阿尔特莉丝满月消失神之盾将你保护起来所以你没有被满月的力量给挤出去最后就被带到这个愿望初始之地——我猜的。”他加了一句。

    “为什么会是这里?”

    “因为这里是新月族永恒愿望的许愿台。”一个声音回答了她。凌辰和紫菲兰一愣加快的步伐往前很快就看见了祭台后面的冰宁和妃。

    或许是因为到了故土妃的脸色有所好转。

    “然后特莉丝剩余的愿力就被你吸收了月之天使否则你怎么可能已经接近主神级了呵特莉丝可是仙级圣纹师呢。”

    “不要再说了蒂丝娜。”冰宁对凌辰示意凌辰把妃抱在了祭台上。

    “我不会欠你人情的姐姐等你好了之后我们再来谈论过去的仇恨吧。”

    妃苦笑着摇摇头。

    “其它人呢?”

    “我不知道。”

    正待这时打斗声从外面传来。凌辰和紫菲兰相互看了一眼他对冰宁嘱咐一声就朝外飞去。

    “你的契约人真不错呢。”妃对冰宁说。

    冰宁看着那个身影却没有回答。

    伊丝琳亮起圣纹镇魂的冰霜覆盖了兽人死灵一般的肌肤冰霜绽放了安魂的蓝色火焰可是这一切没能阻止半兽人皇杀戮的脚步。

    阿兰沙已经失去了意识不朽神器的力量对现在的他来说还是负担太大全部爆后让半兽人皇成了杀戮机器。

    神剑彷佛是一条蛇咬向了伊丝琳的喉咙那是越仙级圣纹师的力量。

    伊丝琳已经没有还手余地了。她眼睁睁看着死亡降临在面前但是一个身影从旁掠出抱住了她往后一转反手一剑硬是抵挡住这沉重的一劈。

    半兽人皇往下一压神剑相互咬合的火星四下溅射亮得刺眼。

    过了好几秒——对于战斗中的人来说这几秒就如同数个世纪般漫长——凌辰的那片剑光突然灭去幸好紫菲兰也赶到了月之天使的愿望全力以赴无数的天使朝阿兰沙冲去。

    不朽神剑就像和阿兰沙融为一体抬手间就撕开了无数天使跟着他朝紫菲兰杀去差点就削断了这个世界最美丽的脖颈。

    而阻止这一切的正是温丝和狄爱丝。

    女仆和骑士的配合完美到了巅峰或许力量、度、敏捷甚至是判断她们都不及凌辰但是彼此之间的配合默契却弥补了这些。

    凌辰浑身是血身体到处都是伤口外翻的血肉令他的模样十分骇人。而半兽人皇毫无伤那柄神剑依然如拔出时一般散射着清冷光辉。

    他看见在半兽人皇的脚下尸体已有数十具之多了其中还有他熟悉的人。

    “该死的!该死的!”凌辰觉得自己正泛起恐惧感这就是“不朽”的力量吗?这就是越仙级圣纹师真正的实力?

    在不到五秒的时间内自己就毫无招架之力这根本不是同一个级别的对手!差得太多了!就算是父亲甚至是比兰斯都无法招架。

    凌辰有点明白了为什么阿莱赫会成为一个英雄在三名仙级圣纹师的光环下还能让世界崇拜这不是空虚来风。

    青年竭力压制下想要逃跑的可耻念头不顾全身的伤痛再度摆出进攻的姿势来虽然他不知道该怎么进攻。

    “凌辰。”伊丝琳喘着气青年现她的指尖在颤抖“我们是不是会死在这里?”

    “我会带你离开这里。”

    伊丝琳摇摇头她重新拿起了霜龙之吻少女已经下定决心做出最后一搏。面对这个祖先都无法战胜的的不朽敌人信心似乎并没有价值。

    “凌辰!”

    “嗯?”凌辰对伊丝琳突然凝重的口吻有点奇怪。

    沉默了一会少女才吐出言词“其实我也有紫菲兰那样的勇气啊只是……”

    不给青年任何思考的余地少女猛喝着提枪冲去。

    半兽人皇一剑撩开了狄爱丝和温丝那两人终于失去了战斗能力。半兽人皇正要斩下胜利品又是一阵讨厌的安魂冰霜覆盖。

    在伊丝琳即将到达的那一刻一片雪亮光弧却自她的头顶以不可截断之势斩了下来。霜之镇魂的手中一轻神枪霜龙之吻已在瞬间被一分为二她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迎面而来的死亡以及从周围蜂拥而来的黑暗与窒息。

    半兽人皇的那一剑斩开了据说永远也不会断裂的神器余势在袭向伊丝琳前却被另外一个人挡下了。

    凌辰用光暗永罪硬生生挡下代价却是肌肉裂开鲜血直溅。

    伊丝琳一愣但她马上反应过来用剩下的断枪去刺半兽人皇的瞳孔。

    那是多么快的度!半兽人皇闪电般的抽剑由下往上一撩剑气撕裂了伊丝琳的身体少女整个人飞了出去。

    当她倒下后近乎死亡的一剑让她再也无法爬起来了可是担心的眼神却始终挂在一个人的身上。

    凌辰动了光和暗的两个圣纹不同的力量相互交错。

    可是半兽人皇张着口把袭来的愿力给吞吃掉愿力没有造成任何效果。阿兰沙出阴沉的笑声似乎在嘲笑圣纹师的无能。

    所有人都绝望了无力征服了骄傲的圣爵。

    假如半兽人皇还有意识的话他一定会停下来欣赏这可是他最想看到的圣纹师表情。

    只是此刻的阿兰沙如同死尸他的目光只对活物有兴趣。

    紫菲兰的四指慢慢扫过枪身枪尖微微下沉凤凰神枪腾起的火焰荡开灰尘与迷雾锐利的眼神与长锋连成一线。

    月之天使一鼓作气地前冲凤凰神枪咆哮着刺出在空气中划出一道鲜红如血的细长轨迹。

    阿兰沙的反击充满了轻蔑色彩以剑为盾用宽阔的剑身挡下这一击。

    强劲的力量让紫菲兰差点就失去了对枪的控制但是少女执意突刺瞄准最脆弱的地方阿兰沙抓住机会翻转武器剑锋如闪电般地反削上去。

    “快点走!”凌辰大喊道。

    少女回转枪准备反击阿兰沙却突然重劈。

    脚下一沉然后手上一松凤凰神枪断成两截失去了所有阻碍剑锋朝着紫菲兰的脸蛋毫无悬念的斩落。

    周围的一切在瞬间彷佛冻结般戛然而止。

    温丝等人的声音在嘴边凝固还在挥舞神剑的不朽之王也变得僵直空气不再流动能量终止了传递。

    而带来这一切的不是别人正是凌辰。

    光和暗的领域冻结了光影中的一切物体包括了阿兰沙。

    两个圣纹同时闪烁起来凌辰望着那近在紫菲兰眼前的神剑当真是心脏差点爆裂他正要去解救可是一道微弱的光晕过后半兽人皇的眼睛猛地闪烁一下。

    他挣脱了领域!

    神剑再次落下紫菲兰额头的圣纹闪耀光芒如同奔腾的火焰硬是将不朽神剑的力量阻挡在离额头只有一寸之际。

    凌辰疯狂地冲上去光暗永罪突刺阿兰沙不得已放弃了目标。

    紫菲兰倒在地上俨然是愿力负荷过重。

    所有人都倒下了凌辰咬牙切齿的说:“现在你的对手是我!”

    阿兰沙以兴奋的呼吸来回答下一秒疯狂的进攻开始了。

    “他会死的!”妃对冰宁说。

    “完全挥效力的不朽神器能让愿力毫无作用近身的兵刃战斗人类不可能应付得来就连当初的比兰斯也做不到。”

    外面的一切都在两个人的眼中就算是冰宁也被凌辰每一次濒死的争斗给吓得咬紧嘴唇。

    “你必须救他!”

    外面凌辰正艰难抵挡着疯狂的进攻每一剑都让他耗费精力才能勉强抵挡而反击就别提了他甚至连攻击都做不出。

    防御并不会带来胜利勇气也不会带来实力——凌辰比谁都知道这个道理可是如今他却什么都做不出来只要一个分心那不朽神剑就能将光暗永罪给斩断。

    身体的创伤越来越多疼痛感开始让青年的行动缓慢愿力已经无法跟上修复伤口的度了。

    所有人都无力的看着这个惨景看着少年一次次深可见骨的伤。

    “少爷。”温丝哭泣着想要爬起但刚刚支撑起身子就像骨头断了般失去力量。

    紫菲兰咬紧嘴唇紧张地盯着凌辰的一举一动。每一次凌辰受伤的时候鲜血就从她唇边流出一些渐渐地少女已是满口鲜血了。

    又是差点切断凌辰的一剑剧痛让少年一个踉跄跟随而来的一剑差点贯穿了他的心脏青年用最后的力气摆脱。

    双方立定后距离十米多远。

    阿兰沙的动作频率也在变慢可他却没有任何伤口。反观凌辰完全是靠意念在支撑青年非常明白自己倒下去后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能越仙级圣纹师的不朽之王也不过如此吗?”青年抿紧了嘴唇。

    野兽将剑对准了凌辰的脑袋下一次进攻对方将无任何反抗余地。

    “你还在犹豫吗?他马上就会死的永远的死去。”妃说。

    “姐姐我……”

    “我们只有一个办法。”

    “但是族人的愿望……”

    “你还想再失去一次吗?”

    冰宁的心防彻底崩溃了她下定了决心“将你的力量给我吧蒂丝娜姐姐。”

    “圣纹师的时代结束了。”半兽人皇吐出疯狂后的第一句话说完这句话后阿兰沙就举着神剑射向凌辰。

    “这个是?”青年停下动作以无法置信的眼神盯着自己的武器。

    神剑“光暗永罪”表面的光辉已完全褪去现出的真正剑身就像是由纯粹的冰凝聚而成的龙牙半透明的锋芒向外散出青色光辉寒冰的飓风被层层解放吹散了青年身上的伤痛。

    由两位女神蒂丝娜和嘉丝丽凝聚的愿力形成了结晶之弓愿力从表面流出。凌辰能感受到这股力量的强大。

    它足以比凌辰见过的任何愿力还要恐怖如果用来许下杀死这个世界的所有圣纹师也未必不可能做到吧。

    蒂丝娜和嘉丝丽的身影出现在凌辰的左右两边。

    “这是我们的力量冰宁放弃了杀死圣纹师的愿望现在它交给你了。”妃的声音在凌辰脑海里荡开“尽力想着抹杀他吧。”

    所有人的目光开始明亮起来。

    在这片银月的天穹下最刺眼的既不是不朽神器也不是华丽的愿力而是蒂丝娜与嘉丝丽为凌辰共同举起的长弓。

    在暗色龙牙构筑的精致弓脊上那支羽箭正集结起这个世界最耀眼的光芒而那正是希望!

    弓只是半开扣箭的右手贴近了面颊两位新月的女神操控着凌辰无力的躯体。

    阿兰沙根本不知恐惧为何物借着仙级圣纹师都要畏惧的神器他已经将目标判了死刑。

    半兽人皇举起了剑就在这个瞬间……

    “射!”光芒的羽箭划出一道金色光痕阿兰沙举剑格挡光却径直将其贯穿不朽神器的力量变成碎片向着四周散开。

    承载了新月女神最伟大的愿力之箭毫无悬念的洞穿半兽人皇的咽喉。

    野兽的脚步戛然而止僵硬的像块石头。而贯穿气管的光箭没有结束从内部出更强的光让阿兰沙变成一个刺眼的光体。

    野兽痛苦地吼叫着身躯开始迅溃散无数碎光从龟裂的轮廓中迸出接着融入空气里星星点点的火花被风给带上蓝天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风在吹不朽的碎片随风飞上天宇散落尘世。

    有好一阵子青年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接着透过飞舞的火星和朦胧的火雾凌辰看到了她们。

    “这样就结束了吗?”冰宁喃喃也不知是否在后悔所有愿力就这么消失了“到头来我的愿望还是给了你啊。”

    但事情似乎并没有结束飞上天空的光突然间往下陨落就像是一场光雨般。

    凌辰惊讶看着手里的圣纹它慢慢地变透明并消失。不仅是他其它圣纹师也现了愿力似乎正在消失而圣纹也逐渐淡去。

    冰宁的表情出现了诧异对自己的姐姐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妃也是呆了片刻随即笑着说“你真的找到一个很好的哥哥呢。”

    冰宁似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低声说了句感谢。

    看着冰宁和妃的身影开始变得透明凌辰的声音微微颤抖视线开始模糊起来:“冰宁、妃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透明的影子轻吻凌辰最终像是水雾般在空气里消失。

    “如果这是你的愿望……”

    杀死了半兽人皇回到王座的凌辰用了近半个月才恢复好伤口。而他的圣纹也不在了就和其它圣纹师一样。

    圣纹师失去了愿望一度让王座陷入了惊恐或许是因为人类已没有了敌人恐慌相当短暂他们又开始享受起来了。

    其实在我看来这更像是一种解脱。不是吗?

    利用灭除其它种族鲜血所换来的力量就像诅咒一样压在了他们心中他们无法结合难以孕育后代亲人会早早离世……这一切实在是太可怕了。

    而诅咒也随着圣纹师的传说同时结束了。

    但最重要的还是那一天吧。我所仰慕的人——凌辰对苍穹世界的所有人宣布新的时代到来。

    我们终于可以平等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了吗?

    当雪吟儿咬着笔杆记录时她的好友正心急地高声喊道:“雪吟儿快点啦凌辰的婚礼要开始了哦。”

    “啊好啦。”雪吟儿急急忙忙地写下最后一行话。

    “就让我来记录凌辰的一生吧雪吟儿·德立兰新月历第二年。”

    将书合好后雪吟儿就走了出去。

    屋外传来若秋和她姐姐的谈话“凌辰实在太花心啦都是第三次结婚了。”

    “什么时候会有第四次呢?”若秋的眼神瞥向了走出门的雪吟儿。

    女孩脸一红“走啦马上就要开始了。”

    扶着车窗的女孩望着风景优美的枫林中吹来了柔和的风让少女的丝乱舞。而路旁的一幢幢别墅让她的思绪不由回到了从前。

    远处教堂的钟声缓缓响起马车加快了度窗外还飘着两个女孩的笑声。

    “雪吟儿你一定要让凌辰举行第四次婚礼哦我一定要给命运王座最传奇的家伙当伴娘。”

    “好啊不过你要等很久哦若秋。”

    马车越来越远而欢笑声也愈来愈远。

    一阵轻柔的风吹过放在桌子上的的日记本被风翻开一直到了最后一页。

    只见一行秀丽的笔迹写着。

    “当一个故事结束的时候另外一个故事才刚刚开始。”

    ——全书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