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一梦成神 > 第一章 巴尔干半岛的玫瑰(六)

第一章 巴尔干半岛的玫瑰(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我的生日在玫瑰节之后的第二周。那一年我知道的时候我将会离开我的这个城市美丽的索非亚。所以为了自己心里的那一点点愧疚我愿意在最后一次玫瑰节中作为巴尔干的玫瑰为人们留下些最美好的记忆。”

    塞琳纳继续解释事情生的过程。

    巴尔干的玫瑰虽说是一个民间的封号但却也是经过非常苛刻的选择才会得出来的而且整个巴尔干半岛上的国家都会为这朵玫瑰而倾倒。历史上就曾经有一朵玟瑰阻止了一场战争的真实故事。

    所以当塞琳纳作为当代玫瑰出现在玫瑰节的狂欢上时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疯狂了。

    洁净、聪慧熟悉着十数种语言本身又具备古典与现代气质的级美女当她在花车上绽放笑容的时候能有几个人不为之心动呢?

    尽管谁都愿意占有这样的女子但毕竟那是天上人间的距离——所有人在塞琳纳的面前都会自惭形秽她真的像天使一样洗涤着凡俗世间那些卑微的灵魂。

    可是世界上还是不缺少胆大妄为之徒特别是在现今这个**主导了未来价值只能用金钱来衡量的时代。

    一名来自伦敦的旅游者一个西亚的王子当他目睹塞琳纳的美丽的时候他毅然决定不惜一切代价要把这个美丽的女子收入他的帐中。于是当他的金钱攻势遭到拒绝之后他立即调来了法国地雇佣兵军团在玫瑰节刚刚结束的那个夜晚。绑架了塞琳纳。

    “当人们觉得我是天使的时候他们崇拜我甚至膜拜我。可是。当他们觉得我只不过是一个女人地时候那些男人那些身强力壮的男人他们的**可以驱使他们轻而易举的得到我的身体。这丝毫不奇怪。”

    当天夜里那个粗鲁的王子并没有因为他在伦敦接受的教育而改变他血液里面那种狂野的王子几乎没有付出任何代价就占有了塞琳纳。

    “我一点都没有感受到那种传说中男欢女爱的快乐除了疼痛我只是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被一条冰冷丑陋地毒蛇爬过了一样!冰冷、潮湿、恶心。不过我并没有担心我知道。还有两周不到的时间我的那个宿命中的男人他会回来找我。到时候一切侵害过伤害过我的人都将受到成倍地报复。与诅咒。”

    王子带着塞琳纳立即离开了保加利亚他没有返回他的国家而是回到了伦敦。在伦敦。他将塞琳纳囚禁在他的别墅中就像囚禁着一只渴望着自由地小鸟。他不是不想返回自己的国家只是他的学业还需要一点点时间来终结。在几百个兄弟中他想要出人头地想要最终继承那个富裕的王国他还必须做出很多不得不作的努力。

    这是一个野心勃勃的王子他要的不仅是绝世的美女还有更多的金钱财富。和一个王国。

    王子在回到伦敦的第一天在他地别墅外他立即收到了一个陌生人的告诫。

    这是一个标准的英国管家式地男子。他外表谦和木讷。举止彬彬有礼。站在王子的车灯前他拦住了王子地汽车。摊开自己的双手站在道路中间示意自己并无敌意。

    “来自波斯的王子啊你违背了你的先祖与我们的契约。尽管你是因为你的愚昧是因为愚不可知才让你看不见那朵玫瑰身上的印记但你和你的家族还有你的国家都将为此付出代价。”

    王子随着那个男人的话语而颤抖他竟然没有一点点反抗的能力。他心里很恼火但是却不能控制自己的行动。

    “你的先祖用弯刀证明了他们的力量才获得了我们的尊重。现在你却用你的行动打破了上千年的誓言。立即回到你的国家吧把你所做的一切毫无隐瞒的告诉你的父辈或许我们还有机会进行最后的救赎。”

    说完这些话那个男子就消失在了伦敦郊外的夜色中就好像他从来没有来过。

    王子其实是被震慑了。隐隐约约的他也知道些家族的传说。据说在很久以前他的祖先确实是用弯刀阻止过某些强大的存在进入他们的国度并订立了互不侵犯的契约。可是对于野心勃勃的他要他回去告诉他的父亲他所做的一切等于就让他放弃了一辈子可能存在的任何一个机会包括他热烈的迷恋着的那朵玫瑰。

    于是他决定视若无睹置之不理。

    终于塞琳纳生日的那一天到来了。王子邀约了他在伦敦的数个好友在自己的别墅里为塞琳纳庆生。

    那一夜觥筹交错有香车美人宝马名驹。为了这次晚宴王子甚至从大洋彼岸的美国请来了著名的歌手助兴。

    所有的人都很尽兴除了塞琳纳。她一直没有笑容若有所思的望着窗外的天空。

    当午夜十二点即降临来当佣人熄灭了所有的灯光推上来那个插着十八支生日蜡烛的巨大蛋糕时异变生了。

    先是别墅的大门出了沉沉的声音然后再没有一丝风的情形下蜡烛灭了士七支剩下最中间的一支忽明忽暗的照着大厅里的一切。

    然后所有的人都惊骇的现塞琳纳的身边多了一个一身黑衣的英俊男子。

    那个男子似乎想伸手将塞琳纳拥抱在怀里可是当他的手就要接触到塞琳纳的钱一瞬间他出了一声痛苦的低嚎。那种声音是荒原上的兽王在遭遇突如其来的攻击时才会出的伤痛与愤怒交织在一切更是在震慑一切在场的生物昭告自己不可侵犯的无上地位。

    “你竟敢将你肮脏的血污染我的命运!”

    那男子直视着王子血红的双眼出有如实质的目光咄咄逼人的似乎要立即吞噬这个古老家族的后裔。

    “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王子的血液里毕竟还流淌着祖先游牧时挥动弯刀的彪悍。他一把抄起一根金属的烛台虎视眈眈的与那个男子对峙。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