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召尸墓响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蓦然回首阑珊处 (全书完)

第一百一十六章 蓦然回首阑珊处 (全书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尼菲蒂蒂大声狂笑着,她的脸上沾染着猩红的鲜血,斑驳点点,狰狞可怖。

    这是唐川的鲜血。

    几万年来,尼菲蒂蒂第一次遇到了这样强大的对手,几乎与她一般强大的对手,可是,她仍然战胜了他,仍然将他的鲜血涂抹在脸上!

    “愚蠢的家伙,你以为你手中的武器能彻底杀死我么?”尼菲蒂蒂大笑着。

    她的胸口鲜血流淌,锋利狰狞的死神之镰像锯刀一样撕裂着她的肌肉,可是尼菲蒂蒂却像是感觉不到一样,似乎这具身躯只是一个寄宿体,她随时都可以抛弃。

    “除了我手中的地狱火神剑,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用任何武器杀死我!”尼菲蒂蒂得意的大笑着,她欣赏着面前唐川这绝望的眼神。

    “所以,你的前任们都是带着你这样的眼神死去的,你也会和他们一样,再一次坠入绝望的轮回之中。”尼菲蒂蒂大声笑着,她得意的声音震动着天空,可很快,她的笑声突然间戛然而止。

    不远处,一个人影像一道惊鸿一样突然间在山崖边一跃而起。

    骑在吞噬者身上的周群,手持着地狱火神剑,从天而降,黑色的长发如瀑铺洒,刹那间占满了唐川所有的视野。

    她怎么会在这里?

    不仅是唐川,就连尼菲蒂蒂也突然一惊!

    “是啊……”周群手持着地狱火神剑,剑尖拖在地上,发出一阵阵铮铮的摩擦声,铿锵有力,似命运的鼓点“这一次,一切都会结束!”

    唐川的目光落在周群紧紧握住地狱火神剑剑柄的手指上,他的心像被人用铁锤重重的砸了一下,整个人都在颤抖了起来。

    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保护她,让她远离这可怕的一切,让她不再受到任何的伤害!

    她不是已经喝过了孟婆汤么?

    唐川体内的鲜血飞速的流淌着,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的变凉。

    可是,在这一刻,再也没有什么比他的心更冰冷的东西了。

    周群浑身燃烧着熊熊的烈焰,她体内深藏着的灵魂封印似乎因为地狱火神剑的蒙唤而重新被激发了出来,

    她和尼菲蒂蒂遥遥的对视着,像一个人在照着镜子,用一种陌生而又熟悉的目光打量着镜子中的自己,脸上的神情充满了值得玩味的深奥含义。

    “终于,你触摸到了你心中最深邃的灵魂印记,你终于明白,我们是一体的,我们是一个人……”尼菲蒂蒂大笑了起来,她浑身开始流溢着充沛的白色光芒,渐渐的看不见了人影。

    就像三千多年前的那一次一样,尼菲蒂蒂想将她的力量与灵魂全部转移到周群的身上去,这样她将变得更加的强大,更加的无法匹敌。

    “嗡”的一声,尼菲蒂蒂身上的光芒冲天而起,直贯天幕,然后又像一道闪电一样直劈在周群的身上!

    刹那间,光华流转,极光刺目,天地间一片刺眼得令人睁不开眼帘的白色光芒!

    尼菲蒂蒂的声音回荡在空中:“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我了,现在,我们将合而为一,让我们来结束这一切吧!”

    唐川在这一刻,浑身如同坠入地狱一般冰冷。

    他看见了这最让他绝望的一幕!

    尼菲蒂蒂终于和她的分身,同样也是他的最爱,合二为一了。

    她将变得连神也无法匹敌!

    周群的身影站在这片光幕之中,隐约之间一个绝美的轮廓与弧线,风姿绝代。

    她站在这片极光之中,遥遥的对唐川淡淡的一笑,嘴唇张了张,像是在对唐川说着什么,可是唐川却一个字也听不见。

    仿佛整个世界刹那间失去了所有的声音,唐川呆呆的看着周群的嘴唇一上一下的轻轻触碰着,虽然他听不见她在说什么。

    可是几千年轮回宿怨的纠缠,唐川和周群心心相印,情缘纠缠,他们之间的感情就连孟婆汤都无法阻隔,无法割断。

    年轻的死灵之王呆呆的看着周群的眼睛,从她的眼中读出了一个又一个充满了深邃爱意的字词。

    “从来都是你在默默的保护着我,我匍匐在你宽敞而坚强的背脊上,感受着你的强大与温暖,却始终看不见你的面容,始终看不见我们之间的未来所在。你一次又一次的将我从死亡的边缘拯救回来,可我一次又一次的将你遗忘。我不喜欢这样,你知道么,小川子?”

    “就像你曾经对我说,想永远和我在一起一样,我也想和你永远的在一起啊!”

    在这寂静无声的天际之中,唐川眼睁睁的看着周群对她微微一笑,然后手中的地狱火神剑高高的举起。

    可就在这个时候,尼菲蒂蒂的声音突然间响彻天地:“愚蠢!!你是我的分身,怎么能在这虚伪可笑的爱情之中堕落?”

    周群的身上传来一股极其强大的威压与控制力量,她握着地狱火神剑的手臂被这股力量压得剑尖渐渐的指向唐川,浑身毁天灭地的力量随时会狂涌而出。

    而这个时候,唐川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抵抗力量。

    周群无法抵挡尼菲蒂蒂的威压,就算她能短时间的抵抗尼菲蒂蒂占据她的身躯,吞噬她的灵魂,但她终归会沦陷在这绝对的力量面前。

    但是,在这短短的时间之中,仍然对身体保持着一定控制程度的周群已经足够做许多事情了。

    一个怀着决死之心来结束一切的女人,是没有人能够阻挡的。

    周群的脸扭曲着,一半的面孔满是狰狞的表情,这是对这个世界最冷酷最残忍的恨,而另外一半的面孔则充满了温柔与怜爱,这是这个世界最无私最温暖的爱。

    她遥遥的对唐川笑了笑,说:“一直,都是你保护着我,这一次,该轮到我保护你了……”

    “让一切结束吧,永远!”

    突然间,她手腕一翻,地狱火神剑噗的一声直入她的胸口!

    “不!!!”

    尼菲蒂蒂几乎同时和唐川一声大吼!

    年轻的死灵之王跪倒在地上,仰着头,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嚎!

    他的灵魂几乎在这一瞬间被杀死了!

    周群胸口被地狱火神剑横贯而入,浑身轰的一声被火焰所缭绕着,她的身上,一个凄厉惨嚎的灵魂沸腾扭曲着在火焰中变化出各种狰狞恐怖的面容,看起来说不出的恐怖。

    可是,不管火焰如何炽热,这个灵魂如何惨嚎,周群站在这片火焰之中,脸上带着平淡而恬静的笑容,似乎她下一秒钟迎接的不是死亡,而是一次崭新的新生!

    唐川伸出手像是想要触摸她,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在火焰中渐渐消失……

    唐川泪流满面,他清晰的听见脑海中古德里奥的声音低沉的传来:“终于结束了,这一切,终于结束了!”

    “不,我不要这样的结束!!”唐川嘶吼着“我不要她死!!”

    古德里奥长叹了一口气:“这一切,起始于这把地狱火神剑,也结束于这把地狱火神剑。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唐川,我年轻的学生,这一切都结束了!我没有猜到的是,最后终结尼菲蒂蒂的,竟然会是她自己……”

    周群的身影在火焰之中渐渐的变成一掊烟尘,消散在空中,仿佛仍然有那动人的笑容依然暗香浮动。

    阴暗的天空,有几缕金色的阳光挣扎着从浓厚的云层中刺透而过,照射下来,仿佛黑暗的舞台上打下的一道顶光。

    渐渐的,地狱火神剑引起的最后一团火苗熄灭了,纳米比克山巅上的空气突然间发出一声轻轻的嗡声,然后爆裂开一个轻微细小的波环。

    大海涟漪,云层消散。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可是,唐川跪在这片废墟之中,他张了张口,想放声痛哭,却发现自己已经悲苦失声,心中悲痛欲绝,他仿佛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已经离他而去。

    尼菲蒂蒂死了,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他这样一个最强大的强者,再也没有人能与他相匹敌。

    他就是这个世界的在世神,孤独寂寞,形单影只!

    高耸入云的纳米比克山就像一张冰冷的巅峰王座,唐川静静的伫立在那里。

    世界为之失声!

    我们是谁?

    我们是死灵法师……

    这个世界没有人比我们更强大,没有人比我们更寂寞!

    古德里奥的声音穿越了时间与空间,殇殇而来,震动着唐川的灵魂与肺腑,让他痛不欲生!

    难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

    难道,我命中注定要与孤独为生,与寂寞而行?

    当我拾取了死灵权杖时,我就命中注定成为一个孤独的死神?

    “我不要这一切!!!”唐川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吼,他体内的死灵之气冲天而起,像一道龙卷飓风一样绞得天空沸腾翻滚,仿佛下一秒钟就会崩塌!

    周群死了,尼菲蒂蒂也死了,失去了目标,失去了剑鞘,唐川这把绝世的利剑下一个目标就是这让他痛苦无比的世界!

    可就在唐川一声痛苦凄厉的大吼之后,一道柔和的白光轻轻的抚上了他的脸颊。

    当周群用地狱火神剑与尼菲蒂蒂同归于尽之后,她的身影消失的地方,一块青玉跌落了下来,它在空中翻转着,将一缕阳光投射到唐川的脸上,仿佛周群温柔的抚摩。

    唐川愣了一下,目光痴痴的看着这块六道轮回阴阳玉。

    “她没有死……”张天心缓缓的来到了唐川的身旁,他被尼菲蒂蒂一次重击后,虽然没有死,但是也披头散发,身上衣衫褴褛,说不出的狼藉。

    唐川听见张天心的话,猛然间转过头,满脸狰狞,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她怎么会没有死?这一次我再也无法把她从黄泉地狱带回来了!!你告诉我,她为什么会没有死?!”

    张天心神色淡淡的说道:“死,只是生的开始。这一切的结束,只是另外一切的崭新开始。她的灵魂已经被六道轮回阴阳玉引导着进入了轮回之中,只要你拿着它,总有一天,你会再一次看见她的转生的。”

    仿佛,高霁萍被尼菲蒂蒂杀死之后,这个被寄于厚望的新人王终于幡然醒悟,他终于明白他这一辈子要追求的是什么,终于明白一切的真谛。

    可是,这个代价太大了。

    即便是拥有不死之身的高霁萍也死在了地狱火神剑之下,尼菲蒂蒂与周群也一样……

    可是,唐川还可以通过六道轮回阴阳玉去寻找周群的转世,他却注定只能自己一个人孤苦的走下去了。

    这是对他以前所做过的事情,最严厉最残忍的惩罚。

    唐川凝视着面前这个他曾经最痛恨的人,他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切的仇恨,一切的恩怨都因为他们深爱的女人的死亡而化作了烟尘,消散在空中。

    张天心对落在地上叮当作响的道家至宝,招了招手。

    这块青玉飞到了他的手掌心之中。

    张天心轻轻抚摩了一下这块张远河最看重的龙虎山镇山之宝,他曾经最想得到的神器,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将它放进了唐川的手掌心之中。

    “去找她吧,当有一天你遇到她的时候,它会告诉你的……”

    唐川只觉得手掌心之中传来一阵温良的感觉,柔腻而舒服。

    当初他在香港遇见张远河的时候,龙虎山的掌门人就想将这块玉送给他,可是因为种种原因先是传到了何丽莎那里,然后传给了周群,最后再传到了他的手中。

    这一切,都是注定好了的么?

    唐川忍不住心中想着。

    “不,我的学生,这一切不是注定好的!”古德里奥的声音说不出的感慨“你创造了属于你自己的命运,你打破了束缚与牢笼!”

    “为什么这么说?”唐川沉声反问。

    “因为,如果按照死灵法师的宿命来说,你会失去所有的朋友与亲人,就连我也包括在内,最终你会成为死亡世界的绝对王者,这个世界将不会剩下一个生命!你将是永远孤独下去!可是,很显然,你不会毁掉这个世界,因为你还会等待着她的再次出现,然后和她一起活下去。不管你要等多久,你都会等下去的,对么?我的学生?”古德里奥轻声的笑着。

    唐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是啊,我会一直等下去的……”

    “我一直以为是我在改变着你的命运,是我在引导着你走下去……”古德里奥缓缓说着“可是,到现在我才发现,是你改变了我,是你把我们的命运引导向了一个新的方向……”

    唐川抬起头,看着阴霾的天空中,昏重的云层中穿透出来的金色阳光照亮海洋,照亮大地, 他轻轻的说道:“要多久才能再见到她呢……”

    张天心站在不远处看着他,像看着一尊入定了的神像,他也抬起头来,看着乌云渐渐消散的天空,他淡淡的笑了笑:“天晴了……”

    说完,他仰头哈哈一声大笑,像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一样,洋洋洒洒而去,走到纳米比克山巅,化作一道流虹,消失在天边,再也不知去向。

    从一出生便带有异象的张天心,从小就背负着众多的期望与期待,在凡世尘俗中经历了众多的劫难,他终于大彻大悟,继承了张远河的衣钵,成为了龙虎山真正意义上的继承人,日后东方修真界少了一个飞扬跋扈,眼高于顶的年轻人,而多了一个看破红尘,逍遥于世的散仙。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

    一间阴暗的房间中传来一声吱呀的推门声,门外的灿烂阳光争先恐后的挤进了幽暗的房中。

    郑霞抬头一看,却看见一个男人缓缓的走了进来。

    一缕阳光照在他的侧脸上,勾勒出一张英俊不凡的面孔。

    正是高登云。

    高登云进了房间,皮鞋踩在厚厚的红地毯上,发出沉闷的脚步声,他目光扫了一眼郑霞,脸上极其罕见的流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

    “你,回来了?”郑霞匆匆上前两步,却又突然间停下了。

    这个男人身上糅合着令人绝望痛苦的憎恨与令人倾心爱恋的孤傲,他就像是一个毒品,令郑霞心生恐惧,却又忍不住想去接近他。

    高登云走到窗边,缓缓坐下,身子深深的陷入到了沙发之中,他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你可以走了……”

    郑霞愣了一下,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用手指指着自己:“我?可以走了?”

    高登云笑着点了点头:“走吧……”

    郑霞走近了一步,试探性的问道:“我,我真的可以走了?你,你不杀我?”

    高登云笑着低声反问:“我为什么要杀你?”

    郑霞又愣了一下,吃吃的说道:“我看见了你的脸,知道了你们很多的事情,你会这样放过我?”

    高登云呵呵笑了笑:“我说过,只要我和那个老家伙的决斗,我赢了,我就会放你走……”

    郑霞惊道:“你赢了?你不是说过他比你厉害么?”

    高登云低声嘿嘿笑着:“这个老东西,还是那么迂腐顽固,食古不化,他始终认为他欠了我的,就连这样的生死之战也在让着我。岂不知,高手过招,毫厘之间便见生死。嘿嘿,张远河啊张远河,你一世的英明就这样毁了,你后悔不后悔?若你九泉有知,你会是什么表情呢?”

    高登云喉咙里面发出一连串的汩汩笑声,他对郑霞挥了挥手:“走吧,这里不属于你,回到你的世界去……”

    郑霞不自觉的退后了几步,这个房间被高登云布下了灵符结界,她无法逃脱,自从她完成了高登云的命令,引导着唐川从三千年前的埃及回来后,就一直被囚禁在这个地方。

    被囚禁的这段日子,她不止一次的咒骂着这个男人,不止一次的想从这里逃脱出去。

    可当她再次看见这个男人,得知自己获得自由以后,却又发现自己竟然不想走了,不再憎恨害怕这个男人了。

    她在这个幽暗的房间中,借着窗户外一缕金色的阳光看见了他脸上柔和的笑容,那眉宇间不凡的气概令她怦然心动。

    她犹豫了一下,正要说话,却见高登云突然间脸色狰狞的一声大吼:“你还不滚,是想等我反悔么!!”

    这一声大喝,震得房间地板都在晃动!

    郑霞脸上煞白,手掩着嘴巴,转身就跑。

    高登云这一声大吼之后,浑身剧震,身子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松软了下来,他强顶着的一口气因为方才的大喊而全部泄了个干干净净。

    一片暗红色的鲜血顺着他的身子流淌而下,将沙发浸染得透湿,然后流淌到地上,与血红的地毯混杂在一起,难分彼此。

    我要死了么?

    老东西故意不躲我的最后一击,可我是躲不开这个老东西的最后一击……

    高登云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张远河的法术破坏了他的不死之躯,让他的**再也无法再生,他只能静静的等着体内的鲜血流淌干净,然后慢慢的死去。

    随着鲜血的流淌,他觉得身体慢慢的变冷,眼前的一切开始慢慢的变模糊,一个熟悉的人影突然间出现在眼前。

    郑霞红着眼圈站在他的面前,看着浸泡在血泊中的高登云,涩声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郑霞方才冲出门的一刹那,才陡然间发现,整个东海市已经成了一片废墟,而她所在的房间,恰恰是没有遭受地狱火海冲击的唯一建筑。

    高登云的灵符结界保护了她。

    高登云抬起沉重的眼帘,看着面前晃动的模糊面孔,他笑了笑:“因为,你长得实在是和她很像啊……”

    他抬起手,想要去抚摩一下这张让他深爱而痴狂的面孔。

    五十多年前,你挽救了身负重伤的我。

    五十多年后,你陪伴着我走完人生最后的一截路程。

    冰冷的指尖触碰着郑霞的脸颊,带着一丝最后的眷恋,在空中顿了一下,然后重重的跌落。

    在憎恨与宿仇中痛苦活着的高登云,他临死前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咽下了最后的一口气。

    ……

    二十年后。

    深夜的都市,灯红酒绿,车水马龙。

    一场浩劫毁掉许多的城市,东海市正是其中之一。

    虽然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类依然没有记住多少教训,他们依然愚昧自大,堕落腐朽。

    但是,人类仍然有着他们特有的美德。

    在废墟中重建一个寄托着全新希望的城市,正是人类的美德之一。

    东海市在经历了那一场几乎已经被人遗忘的浩劫之后,又经历了十五年的重建,花费了大量的资金,它终于再一次繁荣了起来,再一次人丁兴旺了起来。

    繁华依旧,甚至远超往日。

    人类不仅仅擅长于欺骗他人,更擅长于自我欺骗。

    他们最伟大的品德之一就在于,他们往往能够选择自己想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情去相信,而并不管他们所相信的事情是否是真实的或者是虚假的。

    当年那样一场恐怖的灾难,经过二十年的洗礼,他们终于将伤疤忘得一干二净。

    但,这个世界上一定有那么一些人,他们毕生坚持着自己的信念,坚持着自己层看过,经历过的事情,并为此奔走疾呼。

    东海市大学今天迎来了又一批的大学生,他们充满了青春活力的身影让这个校园看起来朝气蓬勃。

    这个学校其实并不算出名,但是它有一个系在全国大名鼎鼎,而这个系的一名女教授在全世界都享负盛名。

    郑霞整理着自己讲台前的课本,抬起头,对讲台下的学生们说道:“这节课就讲到这里,同学们还有什么疑问么?”

    这是一次晚间的客座讲课,可是讲台下仍然座无虚席,连走道上都站满了密密麻麻的学生,他们一个个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像是听了整整一节课的童话,满脸的不可思议与不可置信。

    郑霞的话音刚落,教室里面的学生们便不约而同的举起了手,群情鼎沸的大声问道:“郑老师,你说的都是真的么?埃及以前真的有魔法?”

    “郑霞老师,你认为尼菲蒂蒂才是导致埃及没落的主要原因么?”

    “郑霞老师,(更新最快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