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异世超级教师 > 第二百七十六章

第二百七十六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过。他的心里,很自然地浮出了泣么样的问题

    他是不是要介入插手?

    停顿中。他不由自主地。有一些犹豫。

    被出卖的愤怒,累加在那自己舍命卫护的对象”

    一切如火焰般的不甘,便如火焰那般地,,

    压积在四虎老大的胸口!

    最后,他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死不瞑目!

    嘴边挂着冷笑的“霸王龟。小正要将那个被他破开胸口的四虎老大。给往外推出,,

    不过就在这一刹那,生了一件他没有想到的事。

    本来应该已经没有气了的四虎老大,居然不知道从甚么地方。出现了好大的劲力,”

    “噗”地一下,右手竟正正地抓住了霸王龟的“衣襟”。

    霸王龟大吃一惊下,气机反束收胸,在皮肤六分之下,聚起了一层软韧的气层,护住了自己的胸口要害!

    然后,紧接着一个反摇掌,就要以近身小擒拿术的一手“脱袍式。”将四虎老大抓住衣襟的右手给“崩。开”

    劲力一泄!

    “噗噜”一下,”

    居然没能够一下子就“崩开”?

    霸王龟不由得愣了愣。

    意外中,霸王龟下自禁地,低头往四虎老大望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让他吓了一大跳的景象!

    四虎老大的眼瞳,就在这一瞬间,好像变成完全的漆黑一片!

    所有的眼白,都已经完全不见了!

    甚至,说是漆黑一片,也有点不对”

    应该说。在那一瞬间里。四虎老大的眼眶,好像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诡异空间的两个”窗户”!

    这”,这是,,

    乍然见到如此情况的霸王龟。全身好像有甚么东西瞬间“入侵。了那般地,打了个。“寒噤”!

    怔然中”,

    霸王龟还想要再看得更清楚一点的时候,,

    一切怪异,刹那恢复了正常!

    “叭”地一声。四虎老大抓住霸王龟胸前衣襟的右手,忽然间被霸王龟的动作” 反崩。了开来!

    紧接着,,

    “哗啦啦噗咕。小两声!

    四虎老大,被霸王龟反甩推出的外崩挂劲,给带得在空中转了两个。圈,然后头脸朝下地,压垮了一张茶桌,两支椅子”

    最后就这么样地摔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看到这样情况的霸王龟自己小也不由得怔了怔”

    刚才他所看到的一切,就好像只是一种瞬间出现的错觉。

    闪眼间,一切又都恢复了正常,,

    旁边本来乱成了一团,一个一个正急着往外冲的人们”

    同样地也都像霸王龟那般,站在那儿愣了愣。

    但是很快地,他们就好像梦里惊醒一样地,“哄”地一声暴响。一个个又同时动作了起来!

    而且,这次他们都看到茶棚里,真的“死人”了”

    因此,一个一个跑起来,几乎可以说是连滚带爬地,比之前更加仓惶!这样的慌乱。很快就提醒了霸王龟和另外的几个。“皇家秘探。”加了他们“灭口”的动作!

    一时之间,,

    惊叫声、惨呼声,利刃切体时的“噗啦。声、聚气的掌力击中身躯时的“蓬隆”声”,

    再加上衣袂破风、身形闪移的来来去去形影”

    在在都使得已经够混乱的茶棚内,显得更加地混乱!

    一直都坐在原位,不大敢随意动弹的吕缺牙,这个时候忽然低下了头。对着隔

    桌不远的黄文谷,有点急促地低声说道:“现在的情况已是大大地不妙啦”黄师兄你们快点找着了机会,就赶紧逃出去吧”

    黄文谷虽然是“通玄天机谷”所列入观察的未来弟子之一

    不过,他显然对于这种“搏杀之道。”并没有甚么特别的研究”

    因此,这个时候。他就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地,抱着头,缩在位子上,有点手足无措,,

    吕缺牙也注意到了黄文谷,虽然还不至于说是“手无缚鸡之力。”但是显然也没有特别”强”到哪里去:心中更加觉得不妙,只好又再一次提高了声音”

    “黄师兄黄师兄”现在的情况已经变得极为险恶啦,你和娟侄女儿,还是快快离开这里吧

    黄文谷这次总算是听到了吕缺牙对着自己所说的话。

    不过,此时的他。反而摇了摇头说道:“险恶?吕师兄怎么这么说呢?那秦大人不是讲了吗”他只想邀请我们去“皇宫,里作客罢了吗?”

    黄文谷的这话一说完,已经有点急了的吕缺牙还没有做出甚么反应。就在黄文谷旁边的娟娟,已经伸出了手,压着黄文谷的右手。抢先地说道:“阿叔”这一位吕先生说的,恐怕是真的了”你没有注意到。霸王龟因为残杀了自己的手下,现在正在进行所有的灭口动作吗?”

    “灭口?灭甚么口?”

    黄文谷还真是到了这样的情况,依然搞不清楚状况”

    “阿叔”“死气让可不是只有这“四虎,而已”如果“霸王龟,如此对付自己人的消息,走漏了出去  ,他无法继续做人还是事,“死气止”肯定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会留下任何他无法信任的活口?。

    黄文谷听到这里,终于算是比较弄清楚这里面关系的严重性

    不过,他还是有点不死心地说道:“可是他们不是想知道那个“虚空带。”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吕缺牙见到现在的黄文谷,居然还抱着如此的一丝希望,不由得便急上加急地苦笑道:“黄师兄呀你还是快点想个甚么办法逃走吧”想知道天上那种“虚空带小是怎么回事的,是“皇宫里的人”可不是他们

    黄文谷听吕缺牙说到这边,抬眼又看到了霸王龟、秦矮子和另外几个密探,在茶棚里来去之间。就是一个又一个本来在这里喝茶的民众,或者喉间、或者心口,都“噗噗噗”地爆出了各种角度的血柱,终于也不得不承认他们那种凶狠的作风小绝对不适合再多待一刻!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黄文谷终于下定决心地点了点头!

    可是,左右看了看之后。有几个人是溜出了茶棚之外”

    然而差不多便在下一瞬间,那些逃出茶棚的人,马上就“噗哩噗咚。地,一个个从茶棚外打横地甩飞了回来!

    虽然这些横摔回来的人,看起来好像在外表上,并没有像其他人那般地血溅四地、惨不忍睹”

    是他们只要是露在外面的皮肤。也不知道是为了其么,扰一么刹那的时间里,竟就好像被涂了一层墨水那般,完全变成了一种纯粹的青黑色!

    毫无疑问!

    霸王龟在棚外,真的是布下了埋伏,不打算放过茶棚里的任何一人了!

    直到这时,黄文谷才算是真正地有点着慌了”

    “惨了,,怎么办?我们要怎么逃出去?”

    回答他的,不是吕缺牙,而是一直都很安静坐在他身边的娟娟!

    娟娟这一下横扯的动作,是如此地用力,以至于黄文谷整个人,可以说是“呼”地一下,就这么样地“撞”进了茶楼之内!

    是的!

    他不是往夕小逃,而是往楼内窜入!

    “哎呀”

    黄文谷在意外之际,不由得惊呼了一声!

    而在他惊呼的同时,棚列那儿正杀碍手忙脚乱的霸王龟,也立刻就现到了娟娟和黄文谷的动作,轻叱一声喝道:“拦住他们,姓黄的和小妞儿想逃啦,”

    正在这么样叫着的时候,霸王龟的动作也毫不犹豫地,就猛然往前纵身一窜,“唰”地一下,对准了楼口飞身而去”

    只不过,他的身躯还在半空,猛然“咻。地一声尖啸,一溜青影,像个弹子般地,往他的面门直射而来。

    “妈的!”

    大骂声中,霸王龟外回掌,“叭”地一下,就将那一点青影给打得粉碎!

    “缺牙的你找死!”

    吕缺牙甩手丢出了手中的茶杯之后,当下毫不迟疑地,整个人就从座个上“哗啦”一下,直往后翻跃了出去!

    而就在他所处的位置后方,恰恰正是茶楼一个半掩的窗户。

    吕缺牙的这么一个动作,显然是计算了好久的”计划性反应。“缺牙的哪里跑?”

    霸王龟在怒叱声中,立刻吸气纵身,像只猎鹰般准确而又快地,紧跟在吕缺牙的身后,穿窗而入!

    茶楼里面,喝茶的人,比外面的茶棚。至少还要多了两三倍!

    这两三倍的人,看到了楼外茶棚里,居然在这么一眨眼的时间里,就几乎变成了人间屠场,可以说每个人都有点吓呆了”

    在一个个噤若寒蝉的情况下,每个人唯一希望的,就是外面的那些凶神恶煞,千万别想到在茶楼里。还躲着一大群人呢”

    不过显然,他们这些人的希望,是没有办法再继续自欺欺人下去了”

    因此,当黄文谷,被侄女儿娟娟,不知道用了一种甚么手法,给这么样地“直推进门”之后”

    门内所有的人,立刻就好像是一锅煮开了的沸水那般”

    “哄”地一下,所有的人立刻大乱了起来!

    有的踹椅子,有的爬桌子,有的攀窗户,有的则是回转了身子,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往茶楼后面拼命开跑!

    黄文谷还没有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娟娟的推势不停,素手侧推于他那踉跄的腰间,毫不稍顿地,“呼哩呼啦”地就对准了茶楼后进直冲而去!

    手舞足蹈的黄文谷,再加上推势强猛的娟娟,一路上桌飞椅裂,“劈哩叭啦”的暴响中,声势实在惊人已极!

    “哈哈哈,,小姑娘哪里去呀?”

    不怀好意的大笑声中,秦矮子紧紧地在后急追着

    前面那些被那个叫“娟娟。的女孩,飞掌推开的桌椅,“呼噜噜”地,在一串飞旋之中,总是以最外侧的旋角,对准了追在后面的秦矮子。直切而来!

    “叭叭叭”地,连着两三次劈飞了如刀轮般旋切而来的桌角,秦矮子终于现,那个叫“娟娟,小的小妮子,原来真的是非常不简单”

    居然在推飞挡路的桌椅时,还能够来上这一手,间接攻击后面的追踪者!

    “妈的”小婊子还真有一套”等我逮着了你,看老子怎么消遣你”

    连着劈飞了七、八个桌边椅脚,本就暴戾的秦矮子,忍不住心中诅咒”

    可惜,一方面  娟阻挡他追击的方式,真的是巧妙无比,总叫他差一点点,但就是逮下着娟娟飞舞的裙尾,

    另一方面,本来就藏在茶楼里面的那些茶客,都是一般的普通人,慌乱之间,早就已经完全不辨方向地尖叫乱窜了。

    因此,总是有那么一些不长眼睛,或者是来不及避开的人,挡住了秦矮子的追击!

    其实,娟娟的这些手段,都没有办法真正地”阻挡”得了功力高强的”秦矮子。”紧跟在后的“追击

    只不过因为娟娟推着她阿叔后撤的动作,是抢在前头的”

    加上娟娟的心思细腻,连推飞的桌椅,都挥了最大的功用,因此紧跟在后面的秦矮子,尽管功力高强,但是怎么都差了那么一线!

    可惜在这样的茶楼中,毕竟桌椅还是有限的”

    因此对一个像“秦矮子。小这样的皇家秘探高手,稍微地拖延一下,并不能够改

    变“最后总是会被追上,小的结果!

    就像现在,娟娟再也没有任何桌椅可以用来“阻挡”秦矮子的时候”

    这时候的秦矮子,一声大喝,单手前弹”

    “嗡”地一声长吟,,

    一支像个钓竿般具有非常弹性的青冷金属怪异剑身,就这么样地,从秦矮子肘侧弹出,”

    剑尖末端,带着一点淡淡的小但是犀利无比的锐利剑芒,“嗤。地一声轻响!

    青芒的目标,准准地对着娟娟后腰的一处软麻侧筋!

    不用真正的到芒割入,”

    只要那种森森的剑气直灌而入,就可以让这个妮子,立刻全身酸软地躺平下来,”

    可惜,就在这个时候,意外已安!

    一个带着小孩儿的老婆子,眼看娟娟推冲着黄老师直直撞来。本能地。就弯身挡到了她和他的前进路线之上!

    已经有点佝偻的身形,勇敢地想要护住那也许是她“宝贝孙子。的小男孩”,

    那是一种护犊的本能!

    娟娟知道,在霸王龟下达了“封街,小的命令时”

    这位“八门大人”已经起心要“杀尽”在场的所有人了!

    因此,这意思也就是说”

    眼前的这位有点佝偻的老婆婆,和她现在努力想要“护住”的那个。梳着冲天辫的“孙子”

    最后总是要被灭口的!

    因此,娟娟本来,可以毫不犹豫地,一个钩掌,将这位老婆婆,甩到身后,去挡住那种怪异剑刃,已经出鞘的“秦矮子”!

    因为她知道,不论她有没有这么做”,

    几“霸王龟,决心要抄杀所有人的毒辣心思下。老婆婆“刀孩。都难以幸免!

    因此,她那一个抽袖回掌的勾劲,直接就“唰”地一下,往老婆婆的肘弯直穿而去!

    就在这时,娟娟看到了老婆婆护住的那个男孩,一双澄澄的大眼!

    那是一种,充满了和善的眼神!

    而也同样是在这一刹那”

    娟娟忽然明白

    尽管男孩最后,除非奇迹出现,不蔡绝对逃不过霸王龟的毒手!

    尽管现在不对老婆婆出手,背后那一缕冷锋,将会贯射而来,制住自己至少六条腰侧经脉,,

    她,还是出不了手!

    每一个刹那,都只是闪然的瞬间

    也是闪然的永恒!

    在这一眨眼的时间里,娟娟忽然做了一个决定!

    她明白,像她这样的女孩,要是落进了像“秦矮子”这种毒淫之念已生的人手里,那将会是一件怎样悲惨的下场”

    因此,她选择,最后为阿叔的脱逃,尽最后一分力!

    咬了咬牙,”

    娟娟钩力改成直援的推劲,闷哼一声。全身经气逆挫!

    “略”地一下,,

    直推在老婆婆身上的力道,不但没有造成老婆婆的任何伤害。甚至娟娟整个人还“绷”地倒弹而起!

    只这一瞬,娟娟的位置后移三尺七寸!

    她的阿叔黄文谷,依然手舞足蹈地,直往另一个方向飞去”

    而娟娟的这一后移三尺七寸小所有一切,顿然改观!

    本来带着点“斜削抖震”性质的那一弯弹剑,立刻就变成了”

    “直贯”娟娟的后心!

    蓄气凝劲中,连秦矮子也没有注意到居然眨眼间会出现这样的变化!

    因此,再想将准备抖贯出冷劲的剑势。往后撤回,根本上已经完全来不及了,,

    大惊之中,秦矮子好像已经看到了这么一个水嫩嫩的美女,就这样地被直直地穿心而亡的惨厉景象!

    震骇之中,不由得有点遗憾!

    一切,就是在这样的突兀中,忽然生!

    他,也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小再次调变了神识感应的震动!

    然后,一切便又都“冻结”住了,”

    他不知道眼前他所看到的这一切,到底是甚么意思”

    不过,当他现到性子秉烈的娟娟,居然做出了这样的反应时”

    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凝塑住了所有的现场!

    然后,他就想要出手了”

    指尖的轻弹,蕴含了某种特殊到了一下子也解释不清楚的逆错劲道!

    而这一指,便堪堪要如此地“点出”!

    更加怪异的异象。便在这个时候出现!

    “嗡”地一声轻响!

    就在目前他所处的位置上空,,

    好像一个水影,被投入了一颗细石那般,,

    匆然间起了一阵涟漪般的波动!

    “嗡嗡”的长吟尾音间。他忽然心中暗起惊觉。

    因为,那是没有受到“凝结”效果所影响的某种特殊现象!

    以他现在对于讯息的理解”,

    当这样的情况忽然出现时,连像他这样的“存在”也不由得不暗自骇然!

    以现在他的神识震动来说,他的所谓“震动层次”其实是一直不断变动着的……

    而相对的,”对所谓的“讯息”而言”,

    如果一个讯息震动的“层次”与“度”和另外一个讯息的“层次”与“度”不一样的话,那么这两个“讯息”其实就好像是在两条不一样的“道路”上飞驰的“两辆”马车一样”

    可以说,它们这“两辆马车”永远也不会“相遇”!

    而这一点,也就是现在的他小觉得最惊讶的地方!

    因为现在的他,神识讯息震动,几乎可以说是一直在“跳动”着的”

    意思也就是说,如果他的讯息是一辆“马车”的话,那么现在他所跑的“道路”其实是一直不断在“切换”着的”

    在这种情况下,”

    居然还有某种“特殊存在的现象”能够这么准确地,找到他的跳变层次?

    是的,他只能够用“特殊存在的现象”来形容现在他眼前所看到的情况!

    因为即使是他,也不知道这个东西,到底是甚么

    即使是他,也同样不知道,这个东西到底是怎么样找到他的  ,

    不过有了之前和那个“星狱狱主”相遇的经验之后,让他不得不在现到这一串波动出现时,全身每一寸、每一分的讯息体,都完全警觉了起来!

    他的所有一切动作,都完全暂停住了。

    即使是神识意念,也同样好像结冻了那般,丝毫不敢外移

    所有的焦点,都集中到了眼前三丈四尺七寸的那个。“波动中心”!

    “这是某种“有识体。所形成的形象吗?”

    他不禁自己这么问着自己。

    虽然他是这么样地问着自己,然而答案却同样是绝对“肯定”的。

    在这种怪异的波动出现之际,”

    他曾经反射性地,将神识的焦点,做了六百四十次的侧移

    这种本能性的探测,只是想搞清楚在重要的关键时,他是不是能够纯靠神识的“振动调变”就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脱离危险”

    然而直觉的回应。却让他心中暗自又吃了一惊!因为,不管他的神识震动怎么跳移”

    似乎都没有办法。脱开这个“波动”所造成的影的

    从这一点上来看”,

    他可以非常肯定地说:

    这种现象,一定是属于某种会依据外在状况的改变,而立刻做出回应的“有识体”所控制下形成的特殊现象。

    换个比较简单一点的说法就是:

    显然是某种“活的意识体”针对了他陈文,而引动的这种波动现象!

    这是谁?

    难道又是“星狱狱主”吗?

    他在心里持续地浮出了像这样的疑问时  ,

    同样也是属于“直觉式”的感受,他很快就在下一瞬间,认为答案应该是否定的。

    因为,在他的感受中……

    “星狱狱主”那种强烈星力的属性,即使是像现在他这样的“纯讯息存在”也同样感觉得出来,还没有和其接触,就会有一种好像接近了某个,带着尖刀的刺球那般的特殊压力,

    也就是说,“星狱狱主”这种“狱主级”的强大神识,可以说无需真正见着,比较稍微敏感一点的人,就会觉得背脊如受般地难妥!

    而现在陈文他所遇见的这种波动状态”

    虽然本能性地,他已经稍微以神识感应,轻轻地“探测”了一下”

    但是所感受到的,却已经足以让他肯定这个绝对不是“魔族。所属了!

    不是妖魔?

    那么天下之间。还能够有甚么样类别的存在,能够做出这样的效果?

    就在他自己对着自己,提集了如许疑问的同时

    他的讯息储存层里,又是“波哩波啦。地一阵轻响!

    好多好多的讯息,就在这个时候,统统都串记了起来!

    当他感觉到这一点的时候”,

    忽然间,在他眼前,一直像一团涟漪那般,静寂而动的空间。忽然间那种一条一条扭曲的光影。猛地“内缩。了起来!

    “空间的涟波”就这么“内缩”了起来,”

    这已经是他唯一,能够想得到的“叙述形容”了。

    本来是个长概圆型的波纹,随着这种“缩转”的感觉

    很不可思议地,居然形成了一个,”

    非常非常“纤长”的女性轮廓!

    这个“女性轮廓”之所以只能用“女性轮廓”来叙述,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那种波动的摇动感觉,依然并没有改变”

    而且末尾带流,空间跳碎的特殊叠影。是那么样难以让人和“人类。联想到一旭  ”

    也就是说,现在所出现的这个空间波动,只能算是一个。“具有女性纤长轮廓”的波纹而已!

    任何人都很难认为这是一个,“人”!

    而这里面,恰恰,只有他陈文例外!

    因为现在的他,已经“认出”她是谁。或真正是谁了!

    “我早就应该知道,能够挡得住“十八星狱。“追击星狱,星狱狱主狱主的,大概也只有多空交叠,存神于空界中的你了”

    当他好像很多讯息,都串到了一起,以至于忽然之再好像明白了好多事之后,”

    对着眼前那个,而摇的纤细轮廓,他的双眼之中,却泛出了一股有点矛盾的光芒,,

    似乎,他已经认出了她,但又有点不认得她”

    似乎,他有某一部份,认得她的某一部份”

    但是,另外的那一部份,又不认得她的另外一部份”

    深深的一眼。却蕴藏了几乎无法说明。也无法叙述的复杂意涵!

    在他的这一段话音之后,那一团越来越明显的纤细形体。只是沉默着,并没有做出什么样的回应。

    他又等了一会儿,然后才轻轻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你是她吗?她是你吗?。

    说完,又停了一下,接着才又继续说道:,“当你只有一部份是她,她也只是你的一部份  ,那么她还是你,你还是她吗?”

    当他问完了这么一个”听起来实在是有点怪怪的问题时

    忽然间,,

    他面前的那个“纤细的纹体。”竟就这么样地,传来了某种带着盈盈回音的悦耳讯息:

    “你从未是完整的你,我也不曾是所有的我世间一切,都是“部份体。而已”因此,是她不是她,是我不是我,又有甚么界限可以分得清楚呢?”

    这个讯息的震动。在话说完的时候,依然还盈盈嗡嗡地,持续了好一阵子的回音,然后才归化于层层的波动之中,,

    已经有点像是“女性”的纤长波形,和现在传来的这一阵听起来很轻很细,也同样比较像“女性。的悦音”

    不管最后能不能够确定。眼前的人是否便是他所想的那人

    但是至少,他应该是可以将眼前的这个特殊的“波动体”称作是一个“她”的!

    当然,这是如果他刻意要将其与“人类的意识状态。”牵扯到一起的话。

    在他听了她,所传出来的这么一段话之后,也同样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才又继续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你可以是她了”

    虽然一波一波的涟动细纹,环环荡滢”,

    但是居然,还能够从她那个“头部位置。的晃动,看得出她竟是做出了类似“点头”的动作!

    “我可以是她”就好像,你可以,是他们一样!”

    就像你,可以是他们一样?

    如果,现在有一个第三者,就站在这里,听着他与她的这一段对话”

    恐怕就算是再聪明的人,大概也是完全摸不清楚,他们所说的,到底是甚么意思了!

    不过,这么样没头没脑的话小在他和那个女性的波动源间,却又好像彼此完全可以听得懂每一个字那般”

    两个人”,

    不,这两个存在,就这样于某种无法想像的空间与时间的交叉特定层次里,彼此互相深沉地凝视着。

    言语对于他们来说,真的已经属于“完全多余”的东西了!

    在深深的凝视里,,

    他很轻地,很轻地,,说道:

    “你,,还好吗?”

    她的状态,还是那么样地沉定而又波动”

    他的双眼,似乎正在进行着非常深入而又无法形容的探测

    然后,他便不知道为了甚么,沉沉叹了口气!

    “现在的你,好像不是很好呢

    她的波动形态,依然还是那么样地沉静中,带着涟涟的美丽线纹。

    感觉上,似乎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而他,却同样地又再次点了点头。

    然后,双眼之中所聚合的焦点,似乎可以穿透进那涟涟相合的多重空间那般,深深一凝。然后说道:”你的讯息震动,本来就已经有些紊乱,之前与“星狱狱主,狱妾的“叠空相轧”显然你受到的影响更大,即使是现在,“星狱狱主小的震动星力,横跨至少十二万层你”在这个时候出现的目的,是”

    波动涟涟的形体,忽然间在这个时候。有了更大的动作!

    她的模样,居然是伸出了像是“臂肢。的右手”

    轻轻地,轻轻地,,

    一指轻伸中,带卷起一条条彩色的重叠光尾,美丽之处,令人眩目!“你,要在这个时候出手?”

    对于她的问话,他愣了愣。

    为甚么你要这么问?

    停了一会儿,他并没有真的问出这样的话。

    取代的。是他轻轻的点头”,

    “我是这么想,”

    在他的回答之后,她并没有马上做出怎么样的回应”

    好一会儿,空间的波动里,竟传来了一串交叠在一起的叹息。

    那种感觉,就好像有十几二十个人,一齐不约在同样的位冒,但却各自面对着不样的方向,就口气。却又出现回回互错那般,很难形容的特殊声音!

    “怎么了?不妥吗?”

    他的感觉里,波动之中的反应,似乎是某种陷入了泥淖的粘滞与沉重”

    在抓不准她之所以这么问的,到底是甚么意思之后,他只好这么样地加问了一句。

    她的波动形体,并没有甚么特别的改变  ,

    感觉上。似乎连她也在为他的问题,陷入了某种考虑着怎么说明的沉思。

    “现在的时空扭率,是我和星狱狱主。彼此冲撞的结果”会让你出现在这里。已经不是我的原意了  ,机缘的叠合。其实是一个整体”就好像世间的蛛网细丝那般,牵一而举网皆动”因此你的一个。出手,说不定就会带出让你想不到的变化”

    她的讯息,至此停顿了一下,然后才又继续传来”

    “所以,当你决定,真的要伸手改变甚么的时候”你必须”要考虑清过  ,”

    本来就真的已经准备要出手的他,听了她这么一说:心中倒也不由得生出了一些犹豫”

    皱了皱眉,他转眼望了一下已经催劲后跃的姑娘娟娟”

    她那下定了决心之后,除了果断,还有一丝无奈的哀哀眼光。

    还有,秦矮子那如尖刺般的怪剑,锐利的剑锋,正闪着冷冷青光的闪芒”

    她会这么说是甚么意思?

    难道,她是指,我不要出手救这位女郎吗?

    想来想去,无法肯定她的意思”,

    过了一会儿,他终于还是问道:“你是说,要我别救她吗?。

    询问间,他还伸手指了指就在他面前好像凝冻住了的娟娟。

    又是一叠声的轻叹,”

    她的声音,同样好像自无尽远的九天透空而来

    “你错了”我没有要你“去救,任何人,也没有要你“别救,任何人”

    细细的声音,却好像蕴藏了无法探测的深意

    “我只是告诉你,陈文宇宙的机缘,都是连在一起的当你做了某种牵动,那就一定会冉现相对的影响  ,这种因缘业力,天神难枷  ”

    听着她的补充”

    他本来皱着的双眉,显得更加地深刻了。

    因缘业力,天神难挽?

    会这么说,到底是甚么意思?

    他正在沉思之间”,

    忽然,”

    从她那重重涟涟的波动边缘,居然“劈哩叭啦”地,爆出了一团一团。好像烟幕般扩散出来的”振动波纹!

    虽然这种震动是呈现某种“弧度”而爆散开来的,是纯粹的“波纹

    但是这么样地乍看起来,还真的有点像是甚么“烟团”从她那波动周围爆裂开来那般”如果一个没注意。还真的会被实实地吓上一跳!

    就以他而言。当这样的突变出现时,他整个人就好像被刺了一刀那般地,差点就这么样地“跳。小了起来!

    星狱狱主!

    他的感知之中,激心,”

    不,应该说是清玄,,

    薄薄的一层人形,布下了连续跳动的识震层次,至少将近九万九干层!

    而也因为清玄天主,所开散的这种讯息层次,实在是”无与伦比地宽广”,

    才能够这么准确地,抓出他陈文所特别锁定的神识震动层!

    可是”

    相对的,当清玄天王的神识振动,就这么样地洒散开来的时候”

    对他陈文而言,就好像是铺盖上了一层再安全不过的防护带!

    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想找到他陈文的位置,那简直可以说是更加地”难上加难。了。

    不过,事情就是这么怪异!

    在这样的状况下”居然”居然,星狱狱主还能够像一只尖椎那般地,直透而来!

    他在这一瞬间,就已经聚起了全身所有的精力”

    “嗡”地一声轻响,,

    眼眉之间,闪然出现了一团滚动的波光!

    “不!你千万别出手

    “叭”地一声爆响!

    一团彩气冲亮了周围的空间,“轰”地一下,往他的身后直飞而去!

    他还没有真正的出手,清玄天主的一团罩力,就已经像是狂浪般地冲来!

    这一团彩光,往后拉出去了至少有将近十几丈长”几乎差下多可以将他整个人都给包纳住的粗大。让他初初感觉到在千百个空间层中,显然清玄天主,正在调动无法预测的强大神识力量,和“十八星狱。,“十八万化身”的“星狱狱主”进行虚空次间的全面拼斗

    这一团飞爆出来的彩气。就是从清玄天主的一个神识间隙里。泄炸出来的强大冲力!

    当然,这样的强大气冲。一直都在至少上万层的不同空间中。持续进行着”,

    这样泄劲露力呈现出来的,当然只是九牛里的一毛都不到

    然而,就光看这一点,便能差不多地估计得出来,那无尽的虚空之中,确实是正有着难以形容的级存在,正在彼此强烈地对冲着”

    而且,那是其他人,几乎无从插手,甚至无从观察的玄奥方式,

    彩气之中,他的那一点波亮小“噗”地一下,破开了艳艳的焰芒,就好像是急浪打来之后,最终依然还是会露出海面的坚定礁石那般,即使长芒后拉,洒开了至少过十丈的赤亮。

    虽然,从清玄天王的神识缝隙里,所硬挤出来的这一轮气冲,势力之强横,令人色变”,

    不过他端手竖掌,立于身前的这一芒微闪的波光,就像黑暗之难盖微烛那般,”

    虽然晃影摇摇,并不那么清晰强亮”

    但是过波历浪,他的身形只有微退四寸七分,便即化尽了一切卷披的冲力!

    清玄的话,还是让他收住了一切对准星狱狱主而催放的全力攻击!

    “这是它遍洒的星力冲束目的就是要探察你的所在,你如一出手,正好被其所察”

    被她这么一说,他也只得收住了神识催力,不敢外放!

    而就是这样一顿之间”,

    就好像一个在底部破了一个小洞,而且里面只剩下一点点水量的,“水桶。那般,,清玄、星狱狱主,所有一切怪异的波动,忽然间就像是漏水那般地,“据”地一下,便一切消失无踪了”

    看到这样的情况,连他也不由得愣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