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异种--医触 > 第十一章 尾声

第十一章 尾声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好吧,看来我都是没有机会上诉了。”凌光目光呆滞,如丧考妣,倒在沙发上喃喃地说:“会不会有家庭作业呀……”

    看凌光这边已被摆平,李邢心情大好,抚掌笑道:“放心吧,凌教授是编外生,只是学习,并没有实质性的文凭发放,所以不需要做毕业论文,当然更不会有那些琐事烦你。”

    小刘说道:“凌教授看看有没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大家好给你打个下手。”

    凌光:“我习惯了轻装上阵,也没什么行李好带的,就这样吧。”

    小刘又道:“您大概饿了吧?要不我开车出去随便先给您买点什么回来。”

    凌光摆了摆手道:“算了,等下我跟年华出去吃吧,难为这小子一个人在这空房独守一年,走前我不陪陪他,回来后他岂不是成‘怨妇罢嘿嘿地笑了。

    难为吗?吃喝李胖子都为他打点好了,从佣人到厨师,未来一整年都只伺候乘年华一人,应该说爽翻了这小子才对。

    李邢点点头道:“基本事项就算是搞定了,还有什么问题随时给我打电话,我已经通知秘书,先在【丽兹卡尔顿】给你们订三间房,要能住习惯,这一年就在那里落脚了,如果有什么不满意,直接找我或者找小智都可以,让乘先生带话也行嘛,总之大家保持联络,得空了我过去看你。\”

    “谢您了。”凌光无力应了一声。

    “明天小刘来接你,今晚你早点睡,明早要赶早8点的火车。”李邢说。

    小刘无奈说道:“要辛苦凌教授了。火车就是这么不方便,没有时段可以让人选择,几点就是几点,太死板了。”

    凌光大惑不解:“为什么是火车不是飞机呀?”

    照说李邢不是这么抠门的人,仅一间【丽兹卡尔顿】酒店的住房、一天的价格都要高过飞去北京的机票价。

    不待李邢说话,小智一脸谄媚地说:“这是院长的意思,他老人家说飞机这东西能不乘坐就尽量少乘坐,我跟院长这么久了,可很少能见院长在这些细节上为别人考虑,即便是再亲近之人院长也没有过这种表示,凌教授,院长对您的关爱真的是无微不至呀!”

    凌光又好气又好笑,李胖子也算是好事多为了,并不是人人都像他那么喜欢杞人忧天的。\

    想是这么想,他还是堆起了满脸笑容以晚辈的口气向李邢道了谢。

    李胖子笑得合不拢嘴。

    饮完桌上的茶水,李邢整了整衣襟,系上西服纽扣,站起身来道:“那我就不打扰了,你今晚早些休息,明天大家一道为凌教授送行。”

    几人赶忙起身相送。

    凌光一路将李邢送出了门,小智发动车子,小刘为李邢拉开车门。

    李邢同乘年华几人握了握手,上车前手机忽然想起,胖子看了看电话号码,摆手示意小智熄灭车子,靠在门边接起电话。

    “怎么了老余?”

    是余天华打来的电话。

    李邢边应声边点头,脸上的笑意不住地浮现扩大,也不知他碰到了什么喜事。

    五分钟后,通话完毕,李邢大笑着挂了电话,眼内不住闪烁着光芒。

    “好消息呀凌教授!!”李邢兴奋地说。

    “又是好消息!”凌光吐了吐舌头,他已经怕了。

    只看凌光夸张的表情李邢便猜出了他的心思,哑然失笑道:“凌医师放心吧,这次不是冲你来的,是老余的副手出事了。\”

    凌光大讶:“余伯伯的副手?那就是省医研(省医学研究中心)的副主任了?这有什么好高兴的?”

    李邢点了点头道:“没错,就是副主任,哈哈,当然值得高兴了,在老余背后捣鬼浓手段这么多年,没给我和老余少上眼药,栽得好!栽得好!”李邢哈哈大笑。

    凌光奇道:“到底是什么事?”

    李邢不改面色,平静地说道:“偷运尸体,倒卖人体器官,以不正当手段输送死人甚至活人为标本供医学院做研究实验,三条大罪,他完蛋啦!”

    “妈呀!这简直是草菅人命么!以权谋私都不说了,居然还以权谋命!”凌光难以置信。

    李邢也叹道:“可不!这该死的东西把咱们省医学界的名头算是败坏了个彻底,亏得老天爷长眼,分赃不均致使他们狗咬狗窝里斗,楞是被自己人检举了。”言罢又一脸‘苦恼’地说:“这次省医研怕是要大地震了,等审讯完毕,起码三分之一的职位要空出来,老余有得忙啦。\”说完哈哈大笑。

    凌光咬牙切齿地道:“这些人简直丧尽天良,要我说还审讯个屁,应该二话不说全都拉去敲脑袋!”说罢又失笑道:“余伯伯肯定也下了不少功夫吧。”

    “还有更令人兴奋的消息!”李邢故作神秘地说。

    “还有!”凌光对他这“兴奋”二字可不敢苟同。

    “那副主任在里边还供出一个人,你猜猜是谁?”李邢有意吊他胃口。

    “这我怎么能猜到……”

    李邢哈哈大笑,笑过盯着凌光双眼,狠狠从口中蹦出两个字,

    凌光倒抽一口凉气,忍不住道:“不会吧,王家父子在咱们省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会干这种缺损阴德的事!”

    李邢撇嘴不屑道:“巨大的利益面前有几人能不为之所动,有头有脸又怎样?那医研的副主任,名头也不会差过四医的院长吧?还不是陷了!凌医师你还记得吗,当初你刚入职咱们医院时接待过的一名无脑病患?就是从四医转送来咱们院的。”

    “我记得呀,当初您不是还把消息封锁了吗……四医的天哪!这么说当时……”

    李邢点头接道:“那种珍贵的高级人造皮,只有省医研才有少量存货,我们如果有需要,都得经过他们批核才能下拨。当初我隐而不报,不是给四医面子,而是搞不清具体状况,怕一个不好把老余无辜牵扯进去。不是我说他呢,这老余真是个不上心的人,查了一阵没查出什么,就这么放手不理了,要不是这次幸运碰上他们狗咬狗,老余真是哪天被人害死了都还蒙在鼓里。”

    凌光这才知道当初事件的复杂性,点头沉思一阵,问道:“那王家父子现在怎么样了?”

    李邢笑道:“先说这王彬吧,他是真不成气候,四医那边传来的消息,从他得知你要去北京学习的那天起,就请病假休息了,我听说他初闻这消息时竟然气得呕血了,孺子不可教呀……”

    凌光心道何苦呢,你修你的禅,我念我的经,大家的宗旨一样,都是为病人服务,何必总想着斗死别人活下自己呢。

    凌光又问:“那他老子呢?”

    李邢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王莫就更别提了,死鸭子嘴硬,碍着他的身份,考虑到案件传开后所带来的社会恐慌性,出于为病人考虑的宗旨,不愿引起病患恐慌,所以暂时没有对案发可能性最大的四医进行彻底的搜查,毕竟没有切实证据,王莫被传讯问话后,拘留了四个小时就把他放了。\”

    “这就放了!”凌光大讶。

    李邢笑道:“放了他又能怎么样?他现在只能待在家里,哪儿也别想去了。上头已经放下话来,要他在规定的时间和规定的地点交代他的一切犯罪事实。如若不然,就会采取强硬的手段,入院进行全面调查。”

    凌光喃喃道:“规定的时间和规定的地点?”猛然回神儿,“这么说……王莫被双规了!”

    李邢点头:“不错!他彻底完蛋了,如果不是怕事情传开惹起民众恐慌,你猜他王莫现在还有机会出来呼吸两口新鲜空气?算了吧,想负隅顽抗?他背靠的树干还不够粗。”

    凌光:是应了那句笑话——医生就是杀手呀!”

    李邢:“凌教授,我要先告辞了,老余那边正着急上火呢,有好些善后工作我要去帮他处理。\咱们的行程一切照旧,明早我来接你。”

    说完一溜烟钻进车里,加长林肯声呼啸而去。

    次日清晨,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兴奋的小金、小北两人好像猴儿一般上蹿下跳敲锣打鼓,楞是扰了凌光的清梦。

    “王八羔子咱们坐的车八点半才发车,你们俩是不是有神经病!”凌光套上睡衣,冲去厨房一人一脚踹上小金、小北的大臀,疼得两人哇哇乱叫。

    厨房内。

    凌光脸也不洗牙也不刷,端起一杯果汁咕咚喝下,又拿起一片已经有些发硬的过夜面包大嚼起来。

    不一会儿,被吵醒的乘年华也揉着眼睛下了楼,看到凌光,打个招呼晚你睡得早,云小姐有电话老找你,还嘱我今天你一起来就给她回个电话,不论什么时间。”

    小北赶忙打开手机,边翻查着云蓝心的电话边说道:“我还从没一大早给美女打电话的经历呢,你猜女人半睡半醒时说话的语调是不是很是骚呀?”

    小金点头说:“没准。\”

    凌光懒得理他们,伸手去抢电话,小北早有准备,一个闪身躲了过去。

    凌光:“你们俩无聊不多,你们不休息别人还要休息呢,别捣乱了!”

    小姐是陆金上好早上好。”

    这小子已经把电话打通了。

    “凌光?他在,请你稍等。”

    小金促狭地冲凌光眨了眨眼,将电话递给了他。

    我,不好意思这么早给你打电话,怎么,还睡着吗?哦哦……我看不用了吧,等下院长他们会去送我的,没必要搞那么麻烦,学习嘛,一年而已,不定什么时候就回来了。好呀好呀,没问题,回来了第一个通知你。吃西餐?好说的很,等我那边安顿好了,你能抽出空,我请你来玩几天都不是问题。”

    原来云蓝心说要去送他,不过听凌光说人很多,她沉默了几秒,便不再强求。

    凌光结束性地说道:“那就这样了,你休息吧,我不打扰了。”

    云蓝心轻声道:“一个人在外要照顾好自己,我等你回来!拜拜。\”

    凌光:“拜拜。”

    四人围坐一起说了会儿话,7点十分,李邢他们到了。

    凌光上了李邢的车,鲁渊、余天华与他同座,难得余主任现在还有这份闲心。

    小北他们上了小刘的车。

    一路上,凌光净听一些个嘘寒问暖的废话。

    初秋时分,中秋月圆日,凌光却要无奈地暂时同这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城市道别。

    火车站,月台。

    清晨,风并不大,昨晚是个雨夜,混杂着雨水的秋风吹来,身着单薄外套的凌光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下意识将外衣用力朝身上裹了裹。

    “小光,看是谁来了。”乘年华碰碰凌光手臂,指了指月台上站着的人。

    凌光:“月莹!?”

    凌光三两步迎了上去,呵呵一笑天你都没打电话,我还以为你不来呢。”

    月莹低头抬眼望着他道:“你又没邀请我,我以为你不想我来呢。”

    “怎么会呢!走走走,咱们先进去吧,这里好冷。\”凌光伸手去拉她。

    月莹摇了摇头,眼圈有些湿润,“不了,我不进去了,你知道的,我最怕这种迎来送去的伤感场面,我来就是想看你一眼,跟你说声道别。”

    “干吗不进去?天哪!我又不是去好久,你们一个个都整这幺蛾子干什么,一年嘛,说不定那天得空我就回来了。”凌光搓着大手,边哈着气边说。

    不知谁在凌光身旁喊了一声“该进站了。”

    凌光摆手示意马上就好,再问月莹:“你真的不进去了?那好吧,等过一向我再看,能腾出时间了我会回来的,到时候我给你电话,你来接我呦。”

    月莹嘴角难得浮起一丝笑意,甜甜地说道:“一言为定,我等你回来。”

    凌光心想这话怎么这么耳熟?

    同月莹道了别,急匆匆地进了站台。

    车厢入口处。、

    李邢拍了拍凌光肩膀,指着不远处一人说道:“去跟她聊两句吧,听说她天还没亮就赶来了,我可真没想到。”

    凌光望着不远处那万绿丛中的一点红,亦颇有意想不到的感觉,原来是鲁蕊娇前来送行。

    凌光笑眯眯地走了过去,打趣得说道:“好呀,我这一走,可就真没导师能管住你这调皮学生了,看来你又该放羊了。”

    娇娇扬起脸庞,皱起鼻子,不屑地道:“怎么?该敢管我!你就不怕吃本小姐的飞靴吗?”

    凌光哈哈大笑,“古语有云,兵来将挡,这个……鞋来脸接。你要再不听教化,看我下次回来怎么收拾你这顽劣的学生。”

    娇娇“扑哧”一声忍不住笑了出来,花枝乱颤地说道:“好啊,既然你不怕,本小姐奉陪到底,我等你回来!”

    又是一句“等你回来”……

    两人对视而笑。

    “呜”

    火车发出了鸣叫声,这长长一声呼啸正式代表相送的友人亲朋间该互说离别了。

    凌光三人在乘务员最后一声“上车”的命令后挤了上去。

    “凌教授一路顺风。”

    “凌医师路上保重。”……

    踏上列车,凌光转身冲他们挥了挥手,随着一声,车门缓缓关闭。

    在众人齐声相送的祝福话语中,凌光踏出了远赴北京的第一步、这代表了走向更加美好未来的第一步。

    (全文完)

    感谢一路陪着“异种——医触”走过的读者朋友们,你们是海藻将“异种——医触”完本的动力!

    感谢编辑同志,能结识你们,是海藻的荣幸。

    感谢“一起看”这伟大的平台,是你给了“异种——医触”难得的展现机会。

    感谢所有喜欢“异种——医触”的朋友们。

    希望我们还有再聚首的一天。

    海藻

    0日

    本书首发。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