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六十二章 大家安静!

第六十二章 大家安静!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两个小时……”我嘴里喃喃地念叨着。要是没有这四千骑兵,我早就消灭了康国器回师攻打吴坤修去了!别说他两千的步兵,就是四千步兵也不够我吃的啊!可是现在麻烦了。虽然我们现在部队比敌人多,可是战士们前面没有好好的休息,现在已经是疲惫不堪了,并且这次作战主力部队伤亡太大了,这些可都是我发展根据地的种子啊!要多少时间才可以补充主力的损失?!

    更加让我心焦的是前面一线的那些阻击阵地都是守军全部阵亡后阵地被敌人夺走了,就是说守卫那些阵地的部队都是成建制的不存在了!现在我所知的已经有三个排是全排伤亡后丢失了阵地的,这样的损失是我不能接受的,哪怕部队损失更多,只要没有伤了筋骨那些部队补充一下战士很快就重新又起来了,现在要重新建立这三个排,等他们形成战斗力又不知道到什么时候了!

    “现在全线都在坚持,都打得很辛苦。让独立旅再坚持一下吧,只要歼灭了康国器我们就又主动了!”除了让独立旅多守一些时间还有什么办法?!“参谋长,现在这里也比较紧张,独立旅那边我看还是你再负责一下。另外让那些敌后的武装加大活动力度,决不能让敌人轻轻松松的到前线来!这次敌人骑兵过来怎么敌后武装事先没有情报传过来?现在让我们这么被动!”

    李雪龙叹了口气“我马上到独立旅那边去,一定会多坚守一点时间的。至于敌人骑兵的事情,敌人都骑着战马,我们两条腿的怎么跑的过人家四条腿的?我看就不要怪那些敌后部队了。”

    “军长敌人又上来了!”欧阳磊高声喊道。

    在我们说话间敌人的骑兵部队又一次对我军发起了进攻,这次敌人把主攻的方向选在了五百高地——这里的火炮对敌人的杀伤实在是太大了!同时山上不停的有人在上上下下引起了敌人的警惕,这次就把主攻方向选在了这里。他们是想敲掉我们的指挥中心和炮兵阵地呢!

    五百高地地势很陡,那些战马想笔直的冲上来是不可能的,在那些骑兵不停的寻找上山的道路时候,山上我军八团二营战士瞄准了敌人,沉稳地一个一个的把他们打下了战马,朱明的炮兵营火炮拼命的朝山下的敌人轰击着,敌人虽然是有机动能力极强的骑兵,但敌人现在也有两个对他们不利的地方,一个是没有火炮和火枪,远距离无法杀伤我军。还有一个就是这里的地形不适合骑兵作战,挥舞着马刀的骑兵在上山的路上有些没有被我军将士打着的也滚了下去——马失前蹄了。并且山上的那些松树、茶树、电线杆,灌木丛也极大的影响了骑兵的机动力,骑兵要是速度慢下来了,那就成了我军战士的活靶子了。

    高地两侧我军阵地上的战士用侧击火力拦截敌人后面的跟进部队,在丢下一百来具尸体后李元度的骑兵部队又败退了下去。

    “军长,炮弹不多了,按照现在的速度,敌人要是再冲两次我们所有的炮弹就要都用光了。”打退敌人进攻后朱明跑到我面前低声的说道。“军长您看怎么办?”

    这么快就打光了?我还不大相信朱明所说的,放眼望向下面,那些弹坑就在我的眼前,密密麻麻的弹坑如同橘皮上的浅坑。

    “告诉部队弹药节省一点,还是利用其他部队担任阻截任务好了。”真的没有炮弹打了我们到时候还怎么阻挡敌人啊!那时侯就是消灭了康国器我们想要撤也难以舒服的撤退了!“炮仗有没有?要是有的话敌人冲锋的时候给我当炮弹用用!”

    “炮仗怎么当炮弹?”朱明不解地看着我。

    “你不会让大炮和炮仗一起响吗?你知道再搞个铁桶就可以了!其他的我想不用我教你了吧?”沈彬没好气地对朱明说道。

    “是!明白了!”朱明这才反应过来。

    既然我们炮弹不够了,那就要有什么东西吓吓那些骑兵了。

    文宇那边又传来了高昂的呐喊声还有子弹密集的射击声,那是李成到前方后七团主力又开始朝康国器占领的山头冲锋了。看着那边打的正激烈的我,发觉有人朝我这里跑了过来。

    “报告!三师八团一营向军长报到!李师长让我们营过来服从军长指挥,现在全营已经到达山下,请军长分配我们任务吧!”那个人佩带少校军衔,跑到我面前立正大声的说道。

    “好,你们营现在还有多少战士?战士们士气怎么样?”手头又多了一个营我对阻截住敌人更有信心了。

    “全营原有指战员九百八十三名,除去生病和战斗伤亡,现有指战员六百七十六人。战士们士气是很高的,军长,这里就是我们营攻下来的嘛!”

    我这才想起来,合着这个一营就是马鼎南率领朝这里冲锋的那个营啊!战斗力不错,战士们不怕死,是个能打硬仗的部队!不过他们营已经减员将近三分之一了,会不会对继续作战有什么不良影响?主力营减员达到三分之一,这仗打的太艰苦了!“你叫什么名字?”

    “张益朝,八团一营营长张益朝!”那个少校挺直了胸膛高声回答道。

    “那好,张营长,现在有个任务交给你们营,那就是和参谋长一起到我们西北两里的地方去帮助独立旅阻击吴坤修!怎么样?有没有什么问题?”为了战斗的胜利北面的敌人也是不能让他们乱窜进来的!

    张益朝坚定的看着我和李雪龙“没有问题!不知什么时候走?”

    “军长您这里是不是应该加强一下兵力?敌人现在进攻的重点可是在这里呀!”李雪龙看看我说道。

    “我这里没什么问题,你没见到炮兵营还在这里吗?而且山上有一个营的兵力防守,部队足够了!我倒是担心西北那边,独立旅要是崩溃了放吴坤修的湘军进来我们就遭殃了!”

    “那好,张营长,我们现在越快过去越好!独立旅可能挡不住了,我们现在就走吧!”李雪龙也不再和我客气什么了,打仗的时候也没有工夫客气“军长我们现在就先走了,保重!”李雪龙冲我抱抱拳带着张益朝匆匆走了下去。

    李雪龙刚下去没多少时间李元度的骑兵就继续朝我们山上发动一轮又一轮的攻击,也许他们知道康国器快要被消灭了吧,更加疯狂的想从这里打开一条血路去援救康国器,或者是把攻击康国器的我军部队吸引过来。

    战斗打成了白热化,炮兵营所有的炮弹都打了出去,可李元度的那些疯狂士兵还是拼命朝山上杀过来,半山腰趴满了被打死打伤的那些赣军士兵,血水顺着山沟缓慢地朝山下流淌下去,又在地势比较低的地方汇集在一起慢慢干枯。半山腰已经被火炮轰的没有什么完整的树木了,到处都是青烟和黑烟,地上有的地方被血水渗透后变成了褐色,还有的地方被炮弹炸开了黄色的表土,露出了青灰色的石灰石岩层,周围的那些土地被炸得焦黑。死尸死马到处都是,在半山腰摆出各种奇形怪状的姿势。

    在五百高地一个地方,到现在敌人已经付出了五百多的伤亡代价了,可战斗打了一个多小时愣是还在继续拼命往上冲着,见到我军已经不再继续开炮轰击了,那些骑兵冲的更加起劲了。二营在反击敌人的冲锋中付出了极大的伤亡,炮兵营的战士们现在已经拿起了步枪再次变成了步兵加入八团二营的战斗行列。

    “首长,让我们特种部队上吧!”我正在为眼前战况焦急的时候,李岩跑到我面前请战。

    “不成啊!你们特种部队现在已经没有手榴弹了,现在再埋设地雷也来不及了,你们拿什么去和敌人的骑兵作战?怎么现在还没有消灭康国器?!”我朝康国器那边的小山望去,我军将士已经冲到上面去了,不过现在上面战斗还在进行着,枪声喊声不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解决这可恶的康国器?!

    “首长放心,我们有办法对付这些骑兵的!”李岩急忙说道,见我怀疑的看着他继续说道“那些地雷不光埋在地下拉绳才炸的!”

    我怎么没有想到?!从山上往下扔地雷一样会爆炸的嘛!不过绳子够长吗?要是有什么把地雷给挡住了还是一样炸不了啊!算了,能有一点用场现在都用上好了,不然照现在我们这里的伤亡再打下去,我还真有可能变成了李元度的俘虏了!“你们现在还有多少地雷?”

    “现在还有四十三个炸药包,另外地雷有五十来个,这些都可以派上用场。首长放心,不打退这股敌人我们就不算是特种部队了!”李岩坚定的说道。

    “那好,你们就上吧!不过要注意安全啊!”见我答应了李岩高兴地朝自己的部队跑了过去,那些特种部队战士正围在树下等着他们队长,见到队长高兴的回来欢呼起来。很快的,李岩和他的特种部队拿着自己的那些武器朝山下跑了过去。

    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把敌人的疯狂劲给压下去?看到李岩他们消失在视线中我忧虑的想着,这些人可都是史秉誉训练出来使用炸药的好手啊!要是有什么伤亡的话那损失就太大了!

    过了一会儿,从半山腰传来一声巨响,一团白色的蘑菇云从半山腰腾空而起,在空中慢慢变成了灰色又转变成黑色。半山传来了鬼哭狼嚎的声音。这是李岩他们的炸药包爆炸了!好啊!我高兴的跳了起来。紧接着又有几声小一点的爆炸声传上来了,虽然没有刚才那个炸药包爆炸的声音那么震耳欲聋,也是够猛烈的了。往上冲的那些骑兵变的混乱了,有的开始朝后面逃跑,却被在后面的督战队砍了几个人,被迫再次朝上面继续攻过来。现在李成那边怎样了?要是康国器消灭了李成应该马上把部队拉过来对付这里的敌人啊!我朝李成、文宇进攻的方向望去。两声沉闷地爆竹般的响声响起,我一回头,山下两声巨响在密集的敌人骑兵群中响了起来,爆炸的烟雾慢慢消失以后,那些被烟雾所吞没的骑兵不见了,旁边没有被炸到的骑兵很多在爆炸响的时候和马一起摔倒在地,其他的战马受惊了,拼命的朝山下飞窜而去,任凭马上的骑士如何想把战马勒住,战马就是不听使唤(说不定马上的那些骑士自己也被吓破了胆,只是虚张声势的带带马而已)。攻了一个多小时的敌人终于撤了回去,山上的战士们欢声震天。

    奇怪!那些骑兵不是在山下吗?这两个炸药包是怎么打过去的?见到敌人终于撤了下去我自然是极为高兴的,不过对最后那两个炸药包是怎么从山头飞到了山脚我总是想不明白。开头那几个还可以理解,直接从山头丢下去就可以了,包括地雷也可以这样做。不过后面的就不知道了,它是怎么从五百米高的山上“飞”下去的?既然想不明白还是到李岩那边问问清楚再说吧。

    “军长来了!快,全体集合!”我还没有走到李岩他们那边就让李岩看到了。“首长,特种部队集合完毕,现在接受您的检阅!”

    “好样的!干的不错。”冲李岩胸口打了一拳,也许我的力量太小了,李岩纹丝不动。我朝李岩他的手下看去,一百名特种部队战士一个个都精神抖擞的笔直站在那里,双眼看着我“李队长,你们是怎么把炸药包扔到山下去的?”

    “这个呀?军长您难道忘了吗?”李岩神秘的笑了笑“在我们出发的时候政委跟我们说起过,可以参考二踢脚的原理把炸药包抛出去,政委说只要有一个坚固的桶体,在圆桶底部装填少量的火药,点燃火药后靠火药的作用把炸药包抛出就可以了。听政委说这是首长您的构思啊?怎么首长现在又想不起来了?”难道他们把炸药抛射器制造成功了?我怎么一点都没有听到呢?

    见我疑惑的看着他李岩好象知道我心中想着什么“我们一路上一直在实验政委所说的这种抛射器,不过都没有成功。直到前段时间在路上战士们才想到可以在地上朝着敌人方向挖个洞,在洞里安放火药试试,当时一试发觉可以把东西抛出去。不过炸药包毕竟是危险的东西,而且我们现在也不多了,所以直到今天见部队快要坚持不住了我们才迫不得已地试试看。谁知还真的可以!怎么样?首长您还满意吧?”

    李岩洋洋得意的说着,我听的后背冷汗直流。这些家伙胆子也真够大的了!难道他们就没有想到实验要是失败了怎么办?!他们发射阵地离我站的地方不到一百米,要是实验失败了炸药包在原地爆炸我岂不是要跟他们同归于尽了?!后怕,后怕!

    “李队长,以后不能这样莽撞了,这次你们成功有很大的程度是因为你们很幸运!你没有想到要是你们装药少了炸药包抛到我军自己头上或者是装药太多了还没有抛射出炸药包就爆炸了后果是什么吗?危险啊!你怎么保证以后每回都这样幸运?!以后要充分证明了可靠性后才允许运用于实战中。”这李岩当时只想到把炸药包抛到敌人头上去就根本没有想到落在自己队伍中后果是怎样!太卤莽了!李岩见我问他这两个问题才想了起来,脸色立刻变白了,相信他想的是要是当场爆炸了,他们军长可是在炸药包杀伤范围内的!他李岩就是谋杀军长的凶手了!

    “军长,敌人又上来了!”朱明惊叫道。

    我朝山下看去,一千多的赣军士兵舍弃了战马徒步爬了上来。攻了半天这些骑兵发觉骑着马向这么高的山头冲锋是愚蠢的事情,这次终于学乖了。特种部队上次对他们的打击让他们心有余悸,这次一千多的士兵散的很开。

    怎么搞的?这些家伙难道一点不拿自己生命当回事吗?

    “同志们,文团长那里马上就要胜利了!为了胜利把他们打下去!”阵地上三师政委沈彬高声大喊着。枪声再次大作,那些朝上爬的赣军士兵在枪声下纷纷趴了下来,匆忙四处寻找可以隐蔽的地方。

    “李队长,你们炸药包省着点用,我们现在炸药可是不多了。”交代了李岩我又朝山顶走去,刚走出没两步就听到后面阻击阵地的枪声慢慢小了下来“沈政委!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射击了?!”

    沈彬跑了上来小声说道“军长,我们弹药不多了!有些战士已经用完了携带的弹药。”

    弹药没了?怎么在这要命的时候没有弹药了?我们出发时候不是带足了单兵作战的弹药吗?现在敌人攻的正猛,现在要是没有弹药了那些步枪不就成了烧火棍了!?要是这里堵不住,文宇那边就要受到敌人骑兵的冲击!真是越怕什么就越要来什么!那些赣军士兵恐怕知道我们子弹打的差不多了,慢慢的直起了腰,狂喊着朝山顶冲了过来,渐渐离半山腰越来越近了。山下其他的敌人对我们两侧的阻击阵地展开牵制攻势,八团三营的阵地上现在枪声也疏落了下来,他们现在自己也遇到了极大的麻烦,暂时无法支援我们了。

    “李岩!你们队继续朝敌人轰击!坚决把敌人给我堵住!”我冲李岩厉声喝道。现在不是保存炸药的时候了,要是让敌人占领了这里不光这些炸药包不保,连我们也要当了敌人的俘虏!

    “是,首长您就瞧好的吧!”李岩干脆地答道“首长您最好到上面去,这里危险。”

    摇了摇头我说道“不必了,我就在这里看他们作战。”

    李岩迟疑了一下,点点头回过身指挥他的特种部队去了“一排注意!装填火药准备发射炸药包!二排把地雷准备好,拉绳接的长一些。”特种部队的战士们随着李岩的口令,紧张有绪的做着准备工作,一排在挖好的地洞里面埋下火药把引线引了出来,在火药上面搁置上一块铁板,把炸药包放在铁板上。

    “一排听我口令……预备……点火!”见一排已经准备就绪了李岩高声喊到。

    三个地洞旁边的战士同时点燃了引线,马上离开了那里。随着引线迅速的朝下面燃去我的心急速跳动了起来,自己仿佛听到砰砰的声音,要是炸药包被引爆了我就算在这里交代了!我对自己逞强留在这里深深地后悔着,现在我只想马上逃到山上去,离开这里越远越好!可两条腿如同灌了铅,被钉子牢牢钉在地上,说什么也移动不了一步!

    “轰!轰轰!”三声沉闷的爆炸声接连响了起来。我下意识地闭住了眼睛,……怎么?我还活着?意识到炸药包并没有在身边爆炸我又睁开双眼,只见炸药包在空中拖着白烟朝山下飞去。见到自己并没有被炸死我长出一口气,好险啊,真是的,硬逞什么强嘛!要是真的在这里光荣了不是什么都没有了?!松口气后我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大汗,后背上的衣服已经被湿透了!

    脑中那些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在想的时候三个炸药包已经落了下去,可能是我在旁边,李岩的部下不敢给洞里面装太多的火药,那三个炸药包落在了半山坡上,过了一会接连炸了开来。随着一阵山风,炸药包爆炸后的烟雾朝山上飘了上来,遮住我们朝下看的视线。等烟雾散尽,我发现这次炸的太靠前了,并没有炸到那些敌人,只有冲的最前面的士兵被气浪掀下山去,其他的敌人在炸药包爆炸的时候趴在了地上分毫未伤。见到自己没有死那些赣军士兵战战兢兢爬了起来又往上冲了上来。

    “多加一些火药,妈的别给我节省!准备继续给我轰!”李岩见敌人并没有被炸死几个觉得自己面子有些挂不住了,一把拉开了一个战士亲自朝后备的地洞里面狠狠地装着火药“看着,要向我这样装!快点!”把自己装的火药踩实后李岩厉声对着自己的手下训斥着。特种部队的战士们连忙手忙脚乱地按照李岩做的示范给地洞里面装药。

    “听我口令!一排……预备……点火!”李岩瞪大眼睛死死地盯着山下猛扑上来的敌人,根本没有再注意我还站在他身边,高高举起右手,随着一声点火右手用力的挥下来。算了,听天由命吧,要是老天真的要我死在这个疯子手上就算我倒霉!又是三声爆竹般的声响,这次我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要是命不好你就是闭上眼睛也没用!

    随着地洞洞口火光一闪炸药包再次朝山下飞了过去,我和特种部队的战士们一起盯着朝下落去的炸药包,心提到了嗓子眼。

    这次李岩他们火药装的足够了,三个炸药包落在了正在朝上冲的赣军头上,一个在落地后轰的一声炸开,周围的赣军被炸的血肉横飞,另外两个也许是引线定的长度不够,在就要落地的时候猛然爆炸了,空中白光闪了一下,然后烟雾就遮住了大片面积,等烟雾上升后,原来那些见到炸药包落了下来纷纷趴下的士兵被炸的支离破碎,远一些没有被炸死却被炸的面目全非的赣军士兵哭爹喊娘的朝山下逃窜下去了。我粗略估计了一下,这三个炸药包少说也炸死了五十来个敌人!另外还有一百来人被炸伤。这还是敌人散的很开,要是密密麻麻的朝上冲,这次李元度他的骑兵就不知道要丢下多少人了。

    没有死伤的那些赣军士兵犹豫了,一个个缩头缩脑的不知道应不应该继续朝上面冲上来,就在这时,从侧面突然传来密集的枪声!那些正犹豫的赣军一时间没有防备纷纷被击中,击中的人朝山下滚了下去,没有被打中的朝子弹射过来的方向望了一眼,然后落荒逃了下去!

    “军长!李师长他们上来了!”欧阳磊眼睛很尖,看出了那些过来支援我军的是什么

    人。

    我正听到枪声发呆呢,一听欧阳磊的兴奋大叫声朝枪声的方向望去,李成率领的三千我军将士正在追着逃跑的敌人**打去。

    “快,吹冲锋号!全线反击!”见到敌人被我军侧翼增援上来的部队打的狼狈逃窜我高兴的大声喊到。十多个军号同时吹响了冲锋号,各个高地上的我军将士随着冲锋号同时发起了冲锋!只见漫山遍野都是我军指战员,高声喊着口号端着步枪举着大刀,朝山下那些惊慌失措的敌人压了上去。

    李元度的骑兵现在还有战斗力的只有两千人,而我军有六千多的指战员正朝他们打过去,李成率领过来的那些部队弹药还充足,密集的子弹打在了那些骑兵身上,朝战马奔去的那些骑兵在弹雨下纷纷倒地,惨叫声传遍了战场。敌人终于坚持不住了,有些在我军缴枪不杀的口号声下抱着脑袋跪在了地上,有些奔到战马那边骑上战马扬鞭远逃,远去的战马卷起了遮天的尘土。很快的那些逃跑的骑兵就消失在我们视野中,我们现在没有骑兵,无法追击这些四条腿的家伙。部队见到敌人已经逃跑了高兴的欢呼了起来。

    “军长!呵呵,不好意思,现在才解决了康国器,我们来晚了,让军长您受惊了。”李成还没有走到山上老远就开始大声叫唤了起来。

    “哈哈,好你个李成!你是不是想让我交代在这里自己好当军长啊?”见到李成过来我笑的迎了上去。

    “我咋敢啊!那政委还不把我撕了!?”李成也笑着说道。李成的军服袖子高高卷了起来,衣服上的扣子被他扯开了,露出胸口两块高高鼓起的胸肌,汗水从胸膛上流了下来。他的头盔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手中的手枪也换成了一把大砍刀。

    “怎么?你跑到第一线冲锋去了?难道你不知道旅以上将领禁止肉搏?!”见到李成这身打扮我收起了笑容,沉下脸。我手下这些将领以前都是太平军的低级军官,都是些在死人堆里面爬进爬出的角色,现在当了师旅长还改不了亲自拿着砍刀上前线肉搏的习惯,可是现在接受过现代军事教育的人还很少,要是师旅长大量的伤亡我可损失不起!为了他们的安全在温州我特别规定旅以上的军官严禁参加肉搏战!今天这个李成一看就是参加了肉搏战。证据就是他现在提在手中的那把大砍刀。

    “这个……”李成见我脸色不大好看,赶紧把砍刀藏到背后,又觉得这样我还是可以看到又递给了他的警卫员,右手搔着头发嘿嘿傻笑了一声“前面杀个激烈,我看着看着就忘记军长您交代的了,嘿嘿,脑子一时冲动了,军长放我一马好吗?保证下不为例!真的!”

    “真有你的啊?你怎么不为你手下的部队考虑考虑?你现在是一师之长,这支部队可都靠你带着,要是你有什么意外了部队怎么办?!大家要都向你一样脑子一热就蛮干起来,损失由谁负责?!我说李成啊,下次可绝对不允许再跑到前面去了!何可,以后你们师长要是再头脑发热想跑到前面去,你就给我把他捆起来!你放心,这是我下的命令!要是你们师长给你小鞋穿你找我就可以了!”部队首长要是牺牲了那我的损失不就大了?!李成的警卫员看看他的师长伸了下舌头,冲我傻笑了起来。

    “嘿嘿,这个不必了吧?要是我被警卫员绑了起来在战士们面前还有什么威信呀?!我保证不上前面去还不可以?”李成拿眼睛瞪了他的警卫员一眼,回过头来用乞求的眼神看着我。

    “你要是不冲到前面去警卫员又怎么可能绑你?别给我废话,就这么定了!”看看山下正在欢呼胜利的我军将士“怎么样?康国器给我抓到了吗?”

    “康国器自杀炸弹了。”李成瞟了我一眼,看我有没有发怒“我军攻到山上后康国器看到大势已去就自杀了,很抱歉,没有抓到他。”又自杀了?!怎么我想抓的人要么逃跑了要么就自杀了?!我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不好啊!“算了,既然已经死了那就算了吧。”我失落的说道,回头想了一想“对了,战果怎么样?我军伤亡大不大?”

    “全歼康国器的三千湘军,其中俘虏了一千七百人。在攻击康国器的湘军中,我军伤亡比较大,前后伤亡了有一千多人。军长你们这里怎么样?我走后伤亡大吗?”李成问到。

    “我们这里伤亡也很大,这些骑兵还真难对付!”我皱了皱眉头“消灭了一千八百的骑兵我们部队大致上也伤亡了一千多人……”加上攻打康国器的损失,我这次共损失了两千多人!这还没有包括阻击吴坤修的独立旅损失呢!要是把独立旅和那些地方农军的损失都加起来,恐怕这个数字够让人害怕的了!还有头痛的事情就是部队从温州带来的弹药不多了,这些后膛枪要是没有专用弹药比个烧火棍强不到那里去的!还怎么打敌人啊!对了,想到敌人我就想到了李雪龙那边的吴坤修。现在要马上回去对付吴坤修!不然李雪龙还不知道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李师长,留下一个主力营和独立营打扫战场,其他的部队马上朝北开进!吴坤修的两千人就在北方两里之外,乘着部队士气还高的时候赶快过去消灭他们!”我急忙冲李成说道。

    “是!我马上带领部队过去!”李成点点头答应道,转身就准备去找部队去。

    “军长!紧急情报!”郑敏建从山下跑了上来,一边跑一边大声喊着,山道上的战士们纷纷给他让开了道路,惊奇地看着跑的满头大汗的郑敏建。李成停下了脚步看着跑过来的侦察营营长。

    “军长,紧急情报!”郑敏建跑到我们面前气喘吁吁地说道“据侦察,李元度的三万部队已经到了东临溪,距离这里只有三十里地了!前锋四千骑兵天亮就朝这里过来,我们侦察员传递情报速度太慢,没有及时的把这个情报传过来,这是我们的失职,请军长处分我们吧。”郑敏建说完内疚的看着我。

    敌人三万大军已经到了距离这里三十里地的东临溪?!我和李成互相对望了一眼。来的好快呀!这个李元度一天一夜走了一百二十里地!行军速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快啊!

    “处分就不用处分了,这次敌人骑兵突然出现在战场是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你们的情报比不上敌人速度快这是情有可原的。不过你们跑的速度比敌人的步兵还慢就不是处分可以算了的!明白吗?”处分?敌人四条腿的自然比郑敏建他两条腿的跑的快!真要处分起来不知用什么理由?难道我要说他们跑的比奔马还快吗?根本就不现实的嘛!

    “是我们的失职才造成部队出现意外伤亡的……对不起军长。”郑敏建头垂了下来。

    “你不用内疚了,情报传递速度的问题以后我会想办法解决的。”我安慰郑营长。在我脑海中出现了电影中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时期的无线电台和步话机,要是我军各级部队都装备了这些先进的通信设备,部队战斗力就又提升了一个档次!

    “军长你看现在怎么办?李元度要是不记部队疲劳的话三十里地只要三个小时左右就到了。要是我军被吴坤修拖住了那就麻烦了!”李成犹豫了半天说道。

    “我知道的。”我低声说道。慢慢的朝山顶走去,望着山下如同一条飘逸衣带的新安江心里想着。李成和郑敏建站在我后面看着我,俩人谁也不说话。

    现在怎么办?部队已经是极为疲劳了,而且在前期作战中付出了极大的伤亡,要是现在消灭吴坤修恐怕时间上已经来不及,真的给吴坤修缠住我们,等李元度上来我们就只有跳进新安江喂鱼的份了!可是要是不消灭了吴坤修又心有不甘啊!好不容易抓住机会了,却又把它给放过,无论如何总是觉得太遗憾了!

    “李师长,现在我们部队就七团还有弹药,八团的弹药已经用尽了。你率领七团马上到参谋长那边去,狠狠的给我打吴坤修的湘军!把声势做大了,做出一副要包围他们把他们全歼的样子,另外到的时候让战士们大声告诉独立旅的同志,就说康国器已经彻底地被我们消灭,至于李元度的援军也被我军击溃了!要大家鼓起勇气打好歼灭吴坤修这最后一战!同时对吴坤修的湘军进行政治攻势,告诉他们顽抗到底只有死路一条!”想明白了我走回李成身边命令道。

    “军长的意思是我们把吴坤修吓退了?不再进行歼灭吴坤修的战斗?”李成一听就明白了。

    “我们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再进行围歼吴坤修的战斗了,现在要考虑的是把部队完整的撤出战斗,转移到安全地方去。记着,攻势造得大一些,只有把吴坤修打痛了,他才相信我们是真的要来消灭他!让他不敢追我军!记住,打退吴坤修后部队朝徽州城撤退,别走错地方了。现在执行吧。”到嘴的肥肉不能吃,太痛苦了!

    “对,我也觉得现在部队太疲劳了,短时间想消灭吴坤修不大现实,要真的李元度上来了我们倒有被敌人包了饺子的危险,还是撤退比较好。”李成赞同我的想法“那我就先走了。”

    “郑营长,我军现在要朝徽州城撤退。你们侦察营要多注意周围的敌人,现在敌人的骑兵部队已经打残了,暂时不会再出现,那些步兵部队你们不能再延误情报了。一定要保证我军撤退路上不会受到敌人的阻截!”见到李成下山组织部队佯攻吴坤修去了我又对郑敏建说道。

    “请军长放心!我们侦察营一定完成任务!要是没有别的我现在先下去了。”郑敏建见我没有别的表示,行个军礼转身朝山下走去。

    ※     ※      ※     ※    ※

    王村南面的渡口,三条临时架设起来的浮桥静静的躺在江面上,浮桥并不很大,只能并排走三个人。在一里之外的王村北面也架设了两座浮桥,不过那边的浮桥更加窄了,只能一个人独自通过,要是两个人并排走着就有被挤下去的危险。

    我站在江东紧锁眉头望着正在撤退的部队,新安江西面一支支部队正在急速赶过来,急匆匆的踏上浮桥朝着东面撤退。朱明的炮兵营已经拖着那些没有炮弹的火炮过了江,七团三营到了江对岸占领了江边的几座小山头,要是敌人突然出现在渡口他们也可以阻挡一下。攻击吴坤修的部队还没有回来,但是前线的伤员络绎不绝被送了下来。

    “报告!李元度的部队已经到戴村,现在距离这里还有二十里地了!”

    “报告!李元度的部队已经到了李家村,现在距离我们还有十里地!”侦察员不停的把敌人的位置报告给我。李元度的部队兵力太集中了,留在敌后的那些游击部队根本找不到机会阻击甚至是延迟敌人前进的脚步。

    “知道了,李师长他们现在在那里?”西北的枪声已经停止了,看来吴坤修被李成和独立旅的攻击吓退了,但是现在七团和独立旅还没有出现在渡口。要是再不来等李元度上来他们想撤就撤不了了!

    “军长,李师长那边传来消息了,他们刚刚结束战斗,李师长和参谋长正率领部队朝这边赶过来。现在距离这里还有三里地。”郑敏建走了过来说道。

    “怎么这么慢?!吴坤修逃跑了吗?”我现在心里已经急得要冒火了。

    “吴坤修刚刚撤退。李师长他们打的很艰苦,部队伤亡很大。”郑敏建说道。

    我知道他们打的很艰苦,那些伤员就说明了一切。没想到两千的湘军居然如此的顽抗!“殷营长!派人通知参谋长和师长,李师长从村北的浮桥过江,让参谋长率领独立旅和农军从这里过来,让他们行动再快一点!不然就要被敌人堵在对岸了!”

    “是!我马上派人通知他们!”殷武赶紧去找自己人去了。

    “其他地方现在有没有什么动静?”

    “暂时还没有消息传过来,要是有的话我会马上汇报的。”郑敏建摇摇头说道。最好没有,现在李元度三万部队已经让我头痛了,要是再有什么敌人过来的话,这边的情况就更加危机了!“军长我先过去一下。”郑敏建发觉在东边有他的手下正在朝他挥着手,急忙冲我说道。“好,要是有什么消息快点告诉我。”我一回头也发现了那个侦察兵。

    “是,我会尽快赶回来的。”郑敏建连忙跑了过去。

    郑敏建刚走没多少时间,去找手下的殷武就一脸兴奋的跑了过来“军长!温州那边有消息传过来了!”

    “快说!是什么好消息?!”殷武脸上的表情告诉了我,史秉誉那边一定有什么特别好的消息传了过来!

    “我福建部队于七月二十六日夜再次发起福州战役!经一天一夜的战斗于二十八日凌晨攻占了福州全城闽浙总督庆端自杀,福建巡抚徐宗敏被我军在巷战中击毙。福州城内的清军四千人全数被我军歼灭!据初步统计缴获了三百万两白银,并且缴获军火一部分。”殷武高兴的大声朝我读着薄字条上的内容。“我军伤亡怎么样?”呵呵没想到张海强一天一夜就攻下了福州城!缴获了三百万两的白银哪,是三百万两!这下我们建设资金算是有着落了!就是不知道部队伤亡怎么样,影不影响下步作战?

    “据上面所说,一师、四师总共伤亡不到一千人,我军伤亡不大。”

    “那好!赶快给温州那边提建议,就说我建议福建我军要不怕疲劳不怕牺牲,乘着现在福建敌人空虚马上扩大根据地!那些城池好占领就占领,要是不好打的绕过他们!只派部队占领城市周围的农村就可以了。至于福州建议留下一个旅防守,具体怎么防御还是让张副军长自己拿主意。”我高兴的边走边说着,正兴奋着,突然想到了一个事情“告诉张副军长,要把一些政治过硬的人吸收到我们社会党中来,同时在根据地建立各级社会党组织……这个史政委比较拿手些,还是让政委去考虑吧。总之一句话,一定要建立一个巩固、稳定、敌人无法渗透进来的钢铁根据地!为了建议强大的根据地尤其需要注重的是农村政党建设!这个政委应该明白,不过还是再说一下比较好。”**要是没有农村包围城市的话革命怎么可能成功?这可是制胜法宝,一定要抢在敌人之前先重视农村问题!“是!我马上把军长的指示用飞鸽送到温州去!”殷武喜形于色地跑了过去。

    好消息啊!只要占领了福建我们就有了广大的回旋余地了!如果这里可以建立起来稳定的浙皖赣根据地,到时候就可以和南边浙闽根据地成犄角之势了!想到兴奋的地方我不停的在周围转着圈子,呵呵,到时候最好再把两块根据地连起来,这样我军控制区域就更大了……

    “军长有什么好消息啊?怎么这么高兴?”从浮桥那边有人笑着说道。

    我一抬头见到是李雪龙带着朱啸天先过来了,在他们后面是数千独立旅和农军狂战士。他们终于过来了!“呵呵,好消息呀!我福建部队已经于昨天晚上攻占了福州城了!福州守军被张海强他们给全部歼灭,还缴获了三百多万两的白银,参谋长你说是不是好消息?!”

    “真的?!太好了!没想到老张居然还满厉害的嘛!刚说要攻打福州转眼立马就把福州拿下来了,好好!”李雪龙惊喜地叫道,接着他思考了一下,沉呤到“这下我军就有部队可以机动作战了。军长,是不是调一个师到这边来?我觉得现在这里我军实力不足,无法对付周围强大的敌人,这次不过消灭康国器的三千人我们就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要是再有一个师就不会打的这么辛苦,军长您说呢?”

    “不行!调一个师过来我们这边自然是轻松一些了,但福建那边怎么办?现在福建部队当务之急是马上攻占福建全省,建立巩固的根据地,要是部队少了,他们那边任务就重了!”我看看李雪龙说道,李雪龙的心思我还不了解?要是这边部队多了,我们作战自然是轻松很多,而且安全系数也大大的加大了,不过我要是真的调一个主力师过来福建战场形势就会急转直下,我这次率领部队主要目的是给天京解围,只要牵制住湘军一部,方便太平天国其他王爷回京作战就可以了,没必要把主力都调到这边来和曾国藩拼命!说到底还是本位主义作崇啊!“我们这边就要战士们辛苦一点算了,只要福建能够建立起强大的根据地,到时候我们兵员武器弹药就都有着落了!难道你不觉得让他们建立福建根据地比把主力部队都消耗在这里强吗?”

    “明白了,现在这边的战斗有些把我脑子冲乱了,多亏军长您解释。”李雪龙红着脸说道。

    冲乱什么呀?还不是希望自己手头的部队越多越好?我看看李雪龙笑了笑,没有说破他的想法,这事情说破就不好处理了!“对了,我们去迎接李师长吧,他也应该过来了。”

    “是啊,李师长率领的部队走北边,现在应该过了江了。”朱啸天刚才一直没有说话的机会,这次终于插上嘴了。

    “马团长,独立旅他们过完后让七团三营赶快过江,完后把浮桥给我拆了,绝对不能允许李元度从我们浮桥上面过来!”走的时候我交代八团团长马鼎南,现在七团的主力部队都在一里外的村北,那些团领导跟主力部队在一起,三营现在没有人管的上他们了,还是让马鼎南暂时管一下吧!

    我带着几个人到了王村北面我军浮桥那边,七团已经在渡江了,李成正站在对岸指挥部队快速通过着。见到我来了他连忙把部队交给沈彬管,自己跑了过来。

    “军长,我们七团正在渡江,请指示!”李成跑到我面前冲我敬了个半礼嬉皮笑脸地说道。

    “怎么样?怎么赶个吴坤修用了这么长的时间?”

    “咳!这个吴坤修和康国器一样的难打!部队冲了好几次都冲不垮他们,后来我让一营绕到敌人后面独立旅从右翼二营从左翼猛攻才把吴坤修给打退了,要不然现在还在那边和他相持着呢!”李成鬼脸做不出来了,眉头不引人注意的皱了一下。

    “部队伤亡还好吧?”我关心的问道。

    “……”“军长!紧急情报!”郑敏建苍白着脸朝我们这边奔了过来。打断了李成想说的话。

    “什么事情这么慌张?”见到郑敏建如此惊慌我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恐怕麻烦大了!

    “九团沈团长急报!保王童容海率领六万部队投降了清军!昨天下午在峄山童容海、鲍超、宋子晖率领清军和干王、辅王的部队打了一仗,干王和辅王的将近三万大军被打个措手不及,部队全军覆没!干王和辅王只带了两千人撤退到绩溪我军那边。现在宁国府的七万敌人都朝绩溪杀过来了,另外蒋益澧率领昌化的七千湘军进攻瑶瑶岩!沈团长现在已经顶不住了,请求军长支援!”郑敏建急速地说着。

    “什么?!保王投降敌人了!?”李成一把抓住郑敏建的脖子厉声喝问道“这怎么可能?!”

    保王投降了?三万太平军居然只剩下两千人……我眼中一阵眩晕。我太小看鲍超了!看来他早就知道保王叛变了,他的后撤是想诱歼我军全军啊!

    童容海出现在战场上是很唐突的,六万大军为什么在宁国府失守前没有增援上来,现在才来?还有那个宋子晖,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出现在峄山干王和敌人作战的战场上的,侦察员根本就没有发现他的踪迹啊!平白无辜消失其中必然有诈!当时我为什么不多想想呢?要是多想一下就不会让敌人这么容易的消灭了干王和辅王的部队了!本来是北上救援天京的,没想到天京还没有怎么救,自己的友军就被敌人歼灭了三万!我深深懊悔着,现在南线过来了三万敌人,北线又有将近八万人压了上来!屋漏偏逢下雨天的是我军现在弹药也不多了!而且在歼灭康国器的部队后战士们都极为疲惫不堪了,敌人倒是生力军,现在这个仗该怎么打呀?还有头痛的,本来一个干王就让我头痛了,现在又增加一个辅王,太平天国干吗分这么多的王爷?!这些王爷一个个都气势十足,我应该怎么和他们交往啊?!是不是应该灰溜溜的逃回温州去?

    “军长,北面现在有六七万的敌军,恐怕九团一个团顶不住那么多的敌人,是不是让九团先撤回来?”沈政委沉呤着说道。

    “对,应该让他们马上回来。”我点点头“殷营长!马上通知沈团长,让他们撤到桂林去!李师长,我看徽州城我们就不要回了,全军还是到桂林去和九团会合好了。”

    “不守徽州城?……好的,我马上告诉部队。”李成想了想答应道。

    “参谋长,我打算在桂林召开一次团以上干部会议,总结一下前期作战的得失及我军下步作战计划。你们参谋处马上研究一下当前的敌情和我军可行性方案,到时候在会议上做汇报。”

    “好的,我马上召集各个参谋,一定会仔细研究一下的。”李雪龙爽快的说道。

    ※     ※      ※     ※    ※

    “……自从七月二十五日离开徽州城到北线作战至七月二十九日南线歼灭康国器部为止,在五天内我军南北转战三百余里,歼灭湘军张运兰、康国器部,给湘军吴坤修部以歼灭性打击,击溃李元度的先锋部队,同时九团在绩溪保卫战中给予蒋益澧、鲍超、童容海一定的打击。综合以上的战斗我军共毙伤敌人七千四百余人,俘虏敌军四千八百余人,缴获大批火炮、抬枪、小枪及弹药。在战斗中我军主力部队伤亡团以下将士共四千三百人,失踪五百余人,独立旅伤亡失踪有一千三百余人,另外地方武装也有一定的伤亡……”

    坐在台中间,我平静地看着手下的那些将领,干王和辅王就坐在我身边,他们俩正不安地拿目光扫来扫去,偶尔和我的目光对上了又下意识地马上转到其他方向,不管我军伤亡怎么样,至少有一点——他们的损失是远远大于我们的,这让他们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了。

    李雪龙说的这些我都事先已经知道了,当李雪龙把这些数字汇总报给我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想到转战五天,真正的战斗不过两场,我就损失了三分之一的主力!至于消灭的敌人自然是不少的,可那些被俘的清军一时半会又不可能转变成解放军,到那里去补充这么大的窟窿啊!还有就是弹药的消耗,现在三师弹药不多了,如果把子弹平均分配到每个人,那么每人只有十发子弹,至于炮弹,只有配属九团的炮兵还有三十来发炮弹,师炮兵营的火炮现在已经没有粮食了。下一步该怎么办?李雪龙他的参谋处这两天每天都是神神秘秘的,除了李雪龙汇报我的战斗伤亡,至于下一步行动他们的建议李雪龙总是用正在研究、还没有研究好来推辞,不知道他们“研究”的怎么样了?

    今天是一八六二年的七月三十一日,我三师主力部队自从上午和九团会师后在下午就召开了团以上的军事会议,同时邀请了太平天国的干王洪仁玕、辅王杨辅清参加我们的会议。

    上午会师的时候,太平军狼狈的样子看的让人心酸,那些太平军将士拖着武器、疲惫不堪,满脸的惊慌,有些连鞋都不知道走丢在什么地方了,很多人是空着双手的,手中的武器不知道丢在什么地方了。不过两千太平军战士都是些身强体壮的小伙子,那些女兵、老人和小孩在大撤退中已经全部丢给了敌人,很凄惨也很无奈。

    “为了围歼康国器,我军前后加入围歼战的有六千多人,要是加上阻击部队,我军共出动了各级武装一万六千多人,主要的教训是第一:情报工作还是不完善,敌人康国器已经离开屯溪了那些敌后的武装还没有发现,直到八团插到王村后面才突然发现有敌军偷偷掩杀过来了,造成我军匆忙修改行动计划,显得太被动了。第二:攻打康国器所部用的时间太多了!敌人不过才三千人嘛!前面已经消灭了两千多人,最后的一千敌军只是困守在小小的一座山头上,我军居然用了五个多小时才最后解决他!为什么?因为先后加入战斗的部队小视了那些敌人!觉得敌人已经兵无斗志了,我军占了绝对优势,兵力对比是六比一,武器又远远的强于敌人,吃掉一千来个敌人还不是小菜一叠?!各个部队为了抢攻四面八方一拥而上,没有什么配合,既没有什么主攻,也没有火力支援,然后就是全线受阻!首长在温州不是跟大家讲过了吗?在围歼战中要一点两面,就是其他方面包围住敌人,用绝对主力先在敌人最薄弱的环节打开一个缺口,然后再扩大战果!可惜大家当时学的时候头头是道,真正用的时候却光凭着一股子热血,什么都忘记了!”李成和沈彬涨红着脸在下面低着头一言不发,没想到打了胜仗居然还被批评了,不过李雪龙说的又有道理,自己的部队当时打的是相当混乱,没有什么主次之分的,各级将领和战士们都已经打红眼了,谁还想到什么一点两面、三三制?只剩下三猛战术了。文宇和马鼎南俩人在下面是坐卧不安,他们两个团长是当时先后负责围攻的,这些批评主要就是说他们两个。“因为围歼敌人浪费了大量的时间,我军各线阻击部队才付出了本来可以避免的大量无谓的伤亡。第三:轻敌!这个责任主要在我们军部的上层领导身上。”

    啊?检讨得失居然说道我头上来了?!我耳朵立刻竖了起来,脸上觉得有些发烫了,没想到自己的手下竟然敢直指我的错误!好象我并没有轻敌呀?“在绩溪我们已经得到李元度的三万部队要到徽州来对付我军,可是在我们这里并没有十分的重视这条情报。结果在围歼康国器的时候被李元度的骑兵打了个措手不及!部队付出极大的代价才抵挡住敌人。这个责任应该由我们参谋处主要是我来负,是我没有尽到一个参谋长应尽的责任,没有提醒军长可能出现的敌情,这是我的失策。”李雪龙看着下面在座的各位平静地说着。下面那些在坐的开始小声嘀咕起来。

    原来是这事,轻视李元度倒真的是我的责任,我听到李元度和曾国藩不和,当时觉得他不可能那么快的就跑到徽州来,犯了主观主义。想不到李雪龙把我的责任给自己背上了,我觉得自己的脸现在一定是明摆着可以和关公比美了,自己的责任还是自己来承担吧!下面那些将领又不是什么都不知道,想到这里我站了起来“同志们,关于轻视李元度,这个责任应该由我来负,参谋长当时是在前线指挥抗击吴坤修和康国器的进攻,并不知道有三万李元度的部队要开过来,所以也谈不上提醒我。我当时只是见到李元度和曾国藩的矛盾,没有想到敌人至少在消灭我军这方面还有一致的,这是我的失误。在这里我向同志们做检讨。”我诚恳地对着手下说道。洪仁玕和杨辅清象看怪物一样地看着我,他们俩没有想到一军之长堂堂温王居然会对自己的手下说自己犯了错误!难道温王不怕在部队中没有威信了吗?而且温王还是打了胜仗的啊!可能是他们想到自己打的那个大败仗吧,俩人的脸上一会白一会红,胜仗都要检讨,那么打了败仗又该怎么办呢?“我们这次主要是说说大家在前面作战中失误的地方,目的是希望大家改正失误的地方,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是为了将来能够打更大的胜仗,牺牲能够更小一些。并没有要把人一棍子打死永世不得翻身,所以大家也不要有什么顾虑。”真的要是因为有什么失误就要撤职什么的那我这个军长还要不要当了?现在除了检讨前期作战主要还是要考虑下步应该怎么走!

    “参谋长,我看检讨暂时先到这里为止。大家还是先讨论一下今后的作战吧。”没有那么多时间供我开检讨会了,敌情紧急啊!李成、沈彬和下面的团长见不再检讨了,立刻坐直了身子,目光齐刷刷地看着李雪龙。正感觉自己是外人听温王他们检讨作战的洪仁玕和杨辅清也来了兴致,怎么对付眼前的敌人是大家都关心的问题。

    “那好我就先介绍一下敌情吧。现在南线李元度的部队已经过了濂溪,进到屯光、王村、森村一线,距离我军后卫还有四十里,不过李元度的部队暂时停止了继续进攻,正在收编、整顿吴坤修的那些败军,据情报南线敌人在两三天内不大会再次朝我军进攻的。北线,童容海率领着六万叛军行动迅速,前锋张得胜、陶子高率领两万叛军已经过了下蒲,童容海亲率四万大军现在过了汪村、舒村,马上就要进到临溪了;湘军鲍超及宋子辉五千兵马在童容海的右翼,现在已经到了曹家塘、八都;昌化的蒋益澧率领七千人马现在到了我军东北的苏村、唐里,距离我军还有四十余里。现在我军周围上来了十万敌军,这些情报在上午已经都汇报给大家了,请大家谈谈自己的看法。”李雪龙端起放在身边的太平猴魁细细地开始品茶了。

    “温王,我能不能说几句?”辅王杨辅清和我并不熟悉,听了李雪龙的简单介绍他问我。洪仁玕在杨辅清身边坐着,不解地看着杨辅清,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呵呵,请辅王指教。”

    “那好。”杨辅清目光看着我“刚才听这位先生所言,童容海的先锋是张得胜和陶子高率领的两万部队,这两个人我还是比较了解的,他们这次投降清妖完全是被童孽所骗,加上背后有童孽的叛军威胁着无奈之下才对我们这里进攻过来。我觉得可以把他们再争取过来,这样一来增强我们的实力,二来又消弱了敌人,不知温王意下如何?还有我认为童孽现在统率的其他四万叛军也是可以再让他们回归天国的。现在北线是童孽六万军队担任中路重任,要是我们瓦解了敌人的中路,那时侯就可以任意选一路敌人打击了。只要北线得胜,南线的敌人撤退就指日可待!”杨辅清越说越激动了,好象我们现在已经把那叛逃的六万部队重新掌握起来,击退了敌人的疯狂进攻。“辅王说的有道理,不过我们再听听其他人怎么说的好吗?”我冲杨辅清笑笑“请大家都说说自己的想法。说的不好没关系。”

    “军长,我认为我们现在应该先撤退回温州比较好。”沈彬刚才一言不发,现在一开口就惹得大澡堂之中炸了营一般,杨辅清腾得意下站了起来怒视着沈彬,想说什么可是想到自己的身份忍了下来,慢慢地又坐了回去。洪仁玕不可思议地看着我,见我没有什么表态又望向了沈彬。“大家静一静听我解释!”沈彬双手做着下压的动作,想让乱套了的大澡堂安静下来,可惜那些将领只是自顾自的在说着什么,乱哄哄地谁也听不清楚别人在说什么。

    “大家安静!让沈政委把话讲完!”我冲下面那些将领喊道。我自己以前也有撤到温州去的想法,不知道沈政委他是怎样想的?是不是和我以前想的一样呢?下面那些吵吵的人群慢慢安静了下来。

    沈彬感激地看着我,清了下嗓子“我的想法是现在我军伤亡比较大,主力部队已经减员了三成多,再加上我们弹药不多了,要是留在这里继续和敌军作战不知道大家有多少把握可以击败他们?刚刚辅王说可以争取童孽的部队起义投奔我军,可是我认为在我军现在这种情况下成功的希望不大。难道敌人就那么放心的真的让童孽担任中路重任吗?事实是敌人鲍超所部及蒋益澧部在童孽的两侧这是监视童孽那些新降的叛军啊!只要童孽的那些部队有什么异动,两路清军马上就会赶了过来!我军要是留在这里,大家就是不考虑部队伤亡也要考虑一下部队的疲惫程度,还有这里的百姓并不都是向着我军的,到时候要是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我们损失就大了!只要我们回到了温州,那边有王师长的二师,还有几个独立旅可以支援我军,我们只要休整好了,就可以再次领兵回来!”“政委,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李成不高兴地说道,让二师支援他是李成不能够接受的事情,自己部队没有打开局面还要让人家来解救他李成的面子搁到什么地方去?!“你要是撤到了温州去,这些敌人都跟在你**后面怎么办?先不说你能不能坚持的回到温州,就是回去了,你也把这些穷凶极恶的敌人给引了过去!温州发展到现在容易吗?!难道你希望见到好不容易发展起来的根据地再受到敌人的摧残?我看我们可以利用徽州这里有利的地形和敌人好好的周旋一下!把敌人消灭在徽州的大山里面!”

    下面那些将领随声附和着李成的说话,洪仁玕和杨辅清不停地点着头,赞同李成的意见——只有坚持在这里才有把童容海的叛军重新引导到我们这里来的希望,要是一走那些人还可能过来吗?“我看师长说的有道理!我们现在新开辟了徽州根据地,要是逃回温州这里还要不要了?那我们以前的汗水不就白流了?!我看我们可以先稳住童孽的部队,然后消灭鲍超所部,这样童孽那些被逼到敌军那边去的人就可以再次反正了!”文宇赞同地说道。

    “我看可以先打李元度那边的吴坤修!吴坤修已经受到我军毁灭性的打击了,现在战斗力并不是很强,我们可以先消灭他。”马鼎南连忙说出自己的想法。一说起坚持在这里作战,那些团长就来了劲了,各个都说出自己的看法,理由都是明摆着的——先打弱敌再打强敌,这是我以前在温州给他们上课时候说到过的。不过这里好象弱敌太多了,谈起来各路敌人都有弱点,都可以一打,说着说着大家又开始争吵起来。

    “大家先不用争执了,我们听听参谋长有什么意见吧。”这些家伙这样吵也不是个办法,还是看看李雪龙的参谋处有什么高招吧!

    李雪龙笑了笑,茗着手中的茶,下面那些性急的团长恨不得上来掐死他。李雪龙把茶杯放了下来“我们参谋处研究了周围的敌情,结合军长在温州上课所讲到的,最后得出一句话,那就是……离开徽州,巩固徽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