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狼子野心 > 第029章 奔 五

第029章 奔 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朱墙琉瓦内掩着萋萋芳草,随处亦可见簇簇绿迹。但这些并不是这处庭院主景,这处庭院的主景在于水间。

    一座已然年久失修的古朴板桥径自通向湖心亭,嘉德便站在湖心亭上,负手独站。

    眼前入眼处满目尽是绿色,葱葱郁郁的绿色。绿耸无边的河莲盛放于水面之上,油油绽绽,无比精亮。偶尔一阵微风拂过,水波推着荷叶,荷叶带着莲蓬,徐徐悠悠的往向移着。风轻后,又缓缓挪回。

    嘉德便站于湖心,置身无边绿意,展目一色。若大的怡莲池上只有一支板桥通出,竟是自然唯美无双。

    嘉德皇帝负手看着水间躺着慵懒荷叶,喟然自语:

    “若是你与朕仍能在此处观这无数河莲怒然绽放,那该多好呀!若是胤儿在此,又该多好!胤儿倒是很有你当年脾性,敢于出手,与人较腕。只是死也不回朕的膝下,朕这当父皇的,当真是失败。唉~”

    嘉德负手站于亭心看那湖外无数莲蓬之上,又有无数的莲子,心中有感:

    “莲子无数,可在你我心中,只有一颗,不是吗?”

    这话出于口,消于风。

    这位大华君主便在这莲湖长绿簇拥下,向晚昃阳辉照下,站着。

    怡莲池软风轻轻吹着,也不知多久,终于开口:

    “什么事?”

    “收到张三疯回报,他正驰于回京途中。”不知何时站在嘉德身旁的李林朴弓身低言道。

    嘉德倏得回身,脸上带有明显喜意急问道:

    “真的?”

    “属实。”李林朴仍是佝身回道。

    嘉德脸上笑意盈盈一片,长吸一口气。仰头看着唱晚夕阳,心里自有不可胜收美意。但又似乎想起什么,连忙叮嘱李林朴。

    “快把珍宝馆修葺一下,置些日常用品。”

    “可是…是…”李林朴嗫嚅不敢语,最后还是应了声是。

    看着李林朴过了板桥没了身影后,嘉德看着莲池,心情大好。再看那入目荷莲,这时才真正有了绿油春意。

    ︿︿︿︿︿︿︿︿︿︿︿︿︿︿︿︿︿︿︿︿︿︿︿︿︿︿︿︿︿

    这是一片千里沃野,洒于原野之上的幕幕流金阳光播洒而下,一曲河溪顺流蜿蜒,波光粼粼处,能看见浅水里依稀鱼影。溪水两岸茂长着无边无垠的油菜,绿油油、光耸耸一片,在这个冬上时节更添阳光明媚和无边生气。

    奇绝的是,在这千里一片沃野上,竟独独矗着一座高峰。奇耸高峰旁映目而入的是一条高速公路,这是一条标准的路堤式高速公路,路缘带标示颜色鲜明,改良沥青映出一片黑亮。

    在这片黑亮之上,一株油菜花儿飘飘悠悠落在路缘带旁,泛绿的瘦小枝干显明它是一位路过的歇客。

    就在它甫一落地,一辆商务车瞬间而至。刹那激越而过,由远及近之间仿若眨眼,可想而知车速是如何的惊人侧目。

    油菜花儿被车后劲风卷飞而起,悠悠荡着,复又落地。听着渐渐急远的辗路闷声,车儿又不消失不见了。

    沥青依旧黑亮,路缘还是那样的色泽鲜明。

    复又飘落的油菜花儿清瘦不少,飘散的几瓣落花依稀领略了一位勿促过客的风采。

    ……

    ……

    驾车在高速道上的木儿心急如焚,这种焦灼心急让木儿不要性命的把油门踩到底。座下这辆经过淡府三科秘密升级改造并加固的商务车,此时方显出媲美于赛车的一流性能与野豹一般的飞度来。对于性能已蜕变的商务车,木儿其实并不知情。只觉得身下完全是一匹释放囿索的不驯猎豹,随着座下车儿的奔腾激越,纵横驰骋。随之而来的强大惯性将木儿挤贴在座垫里。

    副驾驶位上的座椅早已放平,与后座连成一体。伊儿静静地躺在这张临时拼凑的床上,一动不动地看着爸爸。偶尔睫毛扑闪一下,乖喜莫名。

    抱抱蹲立在一旁,左右无趣的看着,吐着舌头,一脸的懵懂相。

    “木凡,口渴。”伊儿满脸心疼地看着已经数个小时如石雕一样,动也不动的爸爸。

    仿佛伊儿有着非乎寻常的魔力,木儿立马关切无比的拿起一瓶输养液,费力开了盖,往里头放了吸管,小心翼翼递给伊儿。

    伊儿吸了几口,忽而蹙眉。

    “有味道,是不是坏了?”

    “没有呀。”木儿纳闷的拿过来嘬了一口,说道。

    “有。”伊儿还是蹙着眉。

    木儿又啜了一口。

    “没有问题呀。”

    再转过脸,才发现丫头本已苍白的脸上现着得逞浅笑。

    “嘻嘻~上当了吧?”伊儿呵着伊儿语气。

    木儿的心情在丫头的调皮下渐渐有了起色,更有了感动。丫头一贯文静,但每做一件伊儿必定有她的用意。看见自己长时间滴水伊儿,就想着法儿的骗自己喝饮料。

    木儿失笑后,伸手在丫头脸上假意惩罚性的揉了一下。

    “敢骗爸爸。”

    “嘻嘻~”

    …伊儿于是木儿与伊儿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轻声说话,直到木儿发现丫头已经沉沉睡过去为止。

    但,自己绝不能睡!

    自从昨天傍晚出发伊儿今天早晨,再到中午,到现在隐现昏意的午后,自己滴水未进,粒米未食。仍是鸷着血丝满布的双眼,融会贯死死看着前面无穷无尽的路况。

    我不能认输,不能!那年我向它认输,远离了那个地方,那是因为对那个大得不能再大的四合院落已无半点眷恋。有的只是满腔的触目伤情,还有愤恻。这次,自己更不能退缩!虽然这辈子仅有的几次择决都默许了屈服,但这次,我木儿,不退!一步也不退!!寸步不让

    丫头是自己的幸福,自己这个一贯距幸福遥远的人,唯一一次渴求幸福伊儿一的一次。自己绝不能退缩!如果注定因为要拥有这份幸福,要与人斗,要与天争。

    那,就来吧!

    我不惜与世俗舆论抵决;我绝不惜与那些为名逐利的小人斗;我更不惜与这个不长眼的天争!也要把这份幸福留陪下来。

    木儿侧脸细柔无比的打量着正静静寐在一旁的丫头。

    别害怕我就站在你身边

    心在一起爱会让我们勇敢

    别害伊儿就站在你身边

    看黑夜无法吞没黎明的天

    我坚定地不让泪水涌上双眼

    回头正视前方,透过光亮玻璃,凝着车前那片长空。

    人若绊我,我便杀人;世若拘我,我便灭世!

    ——————————————————————————————————

    大华的归明湖总共有两处,一处置于围城,潋滟澈清,不觉四季。另一处在京都郊外,浩淼恢弘里,皇家园林气势尽显。

    晚阳依然绛人,归明湖畔仍是静悠无比。只是那层层时时击在岸石上的涟漪,在无时不刻提醒着时间的行进。岸上站着两人,向晚夕阳如艳血一般抹在黑衣墨裤上,显得一片金黄印人。

    就着这如血残色,伴着映目四处盛开的葱葱绿意,两名小知事弯身在掘着土。本是极限登山所使用的小铲,用于锹挖本是水畔松软湿土,很见成效。一会儿的工夫,便掘出半人身高的小坑。

    暮已渐昏,夕阳慢慢起着淡淡软风,拂着两名小知事脸上,把本是涔着微汗的湿意风干。更觉清凉湿腻~

    扔在一旁的小沙弥,双手已被束线器缚于背后,嘴上塞着一团布。两眼顾坑失色~

    想叫,却又叫不出来。

    想跑,可恨脚筋已挑。

    只能眼巴巴看着两名小知事往外扬着土,听着湖水灌着岸洞发出寂空汩水声,惊恐莫名下,。

    小知事走上前,一脚把可怜沙弥踹下土坑,复又挥动登山铲往里填土。

    小沙弥在临死时刻,强烈的求生**使得他跳着已断双脚使劲往外挣扎着。

    “梆~”小知事发狠下,一铲盖在朴人勇脑门上。

    小沙弥应声昏倒,一名小知事从身上掏出一件硬物扔进坑里。

    而后,两名小知事就着天边一抹姣好晚霞,欣赏着远近层层映染的绿色,听着湖边天籁般水响。

    一铲,两铲……

    直至无数铲。

    坑,终于填平了。

    多余出来的掘土,两人执着登山铲四处一阵扬洒,四处铺满一片新泥,完好无误的遮掩了坑迹后。

    两人方才收铲离去。

    湖水仍然灌着空**,发着“汩汩”水声。青山仍旧在,几度夕阳红。

    ——————————————————————————————————

    在树下,木儿铺了一床被垫,生了一堆苒火。火烧浓烈处,响着木裂脆叫。

    伊儿坐在被垫上,依着木儿。脸色仍旧苍白望着挂在树梢山旁上的月圆。

    木儿低头看着显见虚弱的丫头,心头苦味难抑。还有一天,仅仅还有一天。

    木儿在跟时间抢生伊儿不眠不体,水米未进。但伊儿业已虚弱的体质,一天的奔波已是她的极限。晚上必须歇缓一下,再者,夜色里行车,路况并不好。

    但这些都不是主要原因,真正的解释是:

    “丫头想看月~”

    木儿本身就不是一个追名逐利之人,相反,木儿似乎伊儿是一个感性的人。而丫头性纯质朴,淡然怡静。两人本就是那种惯看春风秋月的人。

    人生伊儿,但这个世界总有我们值得留恋赞美的东西。是的,它们会永永远远的永恒下去。人们看着它们,仿佛能洞穿到几千年以外的那些先人佚事,似乎也能体味感知后人的那些思绪。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伊儿轻轻细细的念着这首流传千年的诗句,“爸爸,丫头不怕死,可是丫头很害怕不能想你,如果不能想爸爸,丫头真的很伊儿。”

    丫头向伊儿怀里依偎的更紧,靠得更近。木儿紧伊儿抱着怀里的丫头,伊儿显感到丫头在颤抖。

    伊儿在害怕,但她并不是害怕生离死伊儿而是害怕不能伊儿、不能想着爸爸。

    “不会的,不会的!丫头会永永远远想着爸爸,爸爸也会永永远远记得丫头。丫头不会死的伊儿木儿紧紧渥着丫头掌着,一只手牢牢搂着丫头伊儿。伊儿贴着丫头日益消瘦脸颊,抚伊儿伊儿,更像是在说服自伊儿坚定自己。

    “伊儿可以让我们分开,它也不行!!!”木儿狠声抬头看了树顶上的黑夜说道。

    “嗯~”伊儿蜷在爸爸怀里,低低沉沉应了一声,昏睡了。

    ……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汪汪~”趴在被垫一旁的抱抱突然暴起,冲着树后一阵狂吠。

    木儿随即警醒。

    “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