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0 第108章 石女?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李小满在犯愁,总不能将韩露菲给日了吧,想是想,可她是县长,她不是吕红妹那种打落牙齿和血吞,出了啥事都放心里的人。这要强日了她,她回头报警,自己就完蛋了。

    但捂着她嘴,身体又贴着,还真是很不自在。

    低头瞅她那地方,倒是擦干净了,但那毛毛上还挂着些。

    黄澄澄的,一瞅就知她这肝火太旺了。

    “你要多吃些性凉的东西。”

    韩露菲既感到怒不可遏,又感到些许害怕。她个性倔强好强,可也知道男人这时候要是一个不妙,就能把她给杀了。

    她已然将李小满当成了偷跑到乡政府来做坏事的罪犯。

    “我看你的液太黄了,肝火的可能大些,胃火的可能小。”

    这还有心火肾火,五脏就有五火,哪一种火旺,都能让液变黄。但这也有区别,李小满看了医书,略懂一些。

    韩露菲把他当做神经病,也就是神经病,才会在捂着她嘴,贴着她的身体,让她抵在水箱上,还能说这些疯疯颠颠的话。

    她这才松了口气,是疯子就好,那就不会把她日了。

    可等她这口气才松开,就感到李小满那裆部的东西极为硕大,毕竟两人贴着,要感觉不到那才怪了。

    这一感觉,韩露菲就脸色一变。

    都快像藏了一根烧火棍在里头了,这小疯子还没看出,还藏宝了,要不逗逗他。

    这念头一闪即逝,现在逃命要紧,哪还会想那些。

    李小满也在纠结,他暂时不想日这美女县长,偏又没办法就这样放开她。要她出去一喊,自己就完蛋了。

    看她那白玉般的腿,又有些心动。

    不日就不日,摸一把总不成问题吧?

    李小满伸出手一碰到肌肤,就感到韩露菲全身一震。

    可她也有跟吕红妹一样的忧虑,这一喊倒不算啥,肯定会有人跑进来救她,可是这种事一出,她的政治生涯也就完了。

    韩露菲强忍着李小满那手在她的腿上游走,把那截白腿当成是电线杆一样的,上下滑动着。

    不敢跟她使神仙手,李小满就正常的抚摸着。

    肌肤还真不错,能排上前三了。比柳嫔都好些,还没啥毛。

    不像有的女人,那腿又细又毛,一脱下来都是毛,像是在摸着鸡毛掸子。

    摸得一阵,有人进来,李小满就更不敢松开手了,捂得她的嘴更紧了一分。

    就看韩露菲眼神怨忿的瞅着他,等那人走了,她就使劲的摇了下头,说:“你松开,我不叫。”

    “那你别叫。”

    李小满松开手,她就扯起裤子,将皮带扣好。

    “你转过身。”

    李小满突然说,韩露菲愕然一下,就被他按阻骨转了过去,跟着就感到臀缝一热,她愤怒的想要发作。

    那混蛋竟然将他的那东西拎出来贴在我后面……

    她猜得一点都不错,李小满就把他那大枪给摸了出来,就按着她的胯骨,让她臀部微微一弯,跟着就在她的双腿间抽动起来。

    “你知道我是谁吗?”

    “韩县长啊……”

    “啊!你是乡里的工作人员?”

    韩露菲惊骇的转头:“那你还敢……”

    “你别说话,要被人听到你还能做人?就让我玩一玩,等下就放你走。”

    这个混蛋!

    韩露菲双手握紧,牙根都咬痛了,可还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她能求救,但结婚是她这几年的辛苦就都白费了,事情一传开,她连不用做人了。

    双腿间的炽热让根本就没让她有啥反应,只是心里的怒火越来越大。

    听到李小满叫她夹紧,她愤怒的说:“你是不想做了吗?你不知道我一句话就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那也是以后的事,我先快活了再说。”

    那驴玩意儿在她的大腿间来回的动着,韩露菲牙越咬越疼,直到李小满突然拿住她的手,放在那上头,她才如触电般的甩开,然后转头怒火难抑的瞧着这个比她高出半头的混蛋。

    “你够了,我现在就走,你等着吧。”

    “要不我跟你一块儿出去?要不你就先出去,把人叫走,不然我就出去说你那地方有颗痣……”

    韩露菲气得浑身发抖,好半晌,才砰的一声将门推开,快步走了出去。

    等了约一分钟,李小满就快速的跑出女厕所,回了政府办。

    “那韩县长也真怪,为啥不吃晚饭就回去了?好像有人看她脸色很白,该不是经痛吧?”

    张昭歪着嘴说,就被文芸瞪住:“你这话当她面说去,没事在人家背后嚼啥舌根。”

    张昭动动嘴唇就歪着脑袋走了,也快到下班时间了,这边没事了,那提前走也不是啥事。

    李小满被文芸给抓去了她宿舍里。

    想着她来月事,李小满就撇嘴,又没得日,跑这里来做啥。

    “韩露菲是不是被你气走的?”

    “我哪时气她了?”

    “你没气?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猫在女厕所里……”

    李小满骇然失色:“你咋知道的?”

    “我进去就知道了,我从门缝下一瞧,看到你那双跑鞋了。”

    “哎,还是有漏洞啊。”

    李小满懊恼的说,文芸就骂道:“你咋就啥都不怕呢,你招惹她做啥,她动动手指头,就能让咱们乡掉个个来。连鲁上涛都想躲着她,你还主动去撩拨她。”

    “我就想听个响,谁知她会不关门,被她瞅见了,我就将她嘴捂住……”

    “就这么多?”

    文芸一问,李小满就笑说:“然后就摸下她**,掐下她蛋子,也没啥的吧?”

    文芸气笑了,是没啥,就这些还没啥呢。

    不过看韩露菲那模样,像是也不会张扬这事,也就算了。

    李小满在她这儿帮她做了两道菜才走,回村看那两车来玩农家乐的可能要住庄上,就去找李水根。

    在村委会那遇到玲玲了,她来问在那村口也搞两个餐厅的事。

    “你把押金交了就成,”

    李水根扇着扇子说,“你要做就要做好,别还像小时候一样,做事没个头尾的,你瞅你,连书也不想念。”

    “知道了。”

    玲玲低着头往外走,跟李小满对了下眼。

    “她想做个买卖,那就让她做吧,你多说那句做啥。”

    “嗬,你爸这支书你也想教教是不是?明天你爸去靠山坳,你去不去?”

    李小满缩缩脖子,他一去肯定得激起民愤,就抓了个果,去追玲玲去了。

    “你跟上来做什么?”

    “你瞅我那下不就是想要我来?”

    “呸,你自作多情了。”

    “你真不想,那我走了。”

    “你敢走!死小满!”

    “哟,连个哥字都不带了,别以为我日舒服你了,你就……”

    玲玲扯住他,冲远处一指说:“你跟赵秀英是不是也有啥?”

    李小满瞅过去,就瞧见赵秀英在跟个男人说话,那男的个头挺高,一脸白净,瞧着就像是城里的文化人。这种人来找赵秀英做什么?

    “你不说就是承认了?”

    玲玲问了句,就被李小满给拉着去了家里。

    黄桂花瞅见她还是挺高兴的,让她走的时候拿两个果走。

    被推到炕上,玲玲就护着胸假装不从,李小满大喝一声:“你这狐狸精,既然下凡,那就怪不得本大仙要收了你。”

    “大仙,你可要轻一点,上次你来收我的时候,可把小妖给弄疼了。”

    “那次是头一回,力量没控制好,本大仙这次可是熟门熟路,一定好好收你。”

    玲玲吃吃地笑着,就被李小满剥成了小光猪。

    那白嫩的身体,就跟在案上切好要放锅里去的白萝卜似的,真是瞧着都让李小满咽口水。看她还护着胸,就绷着脸,将她的手给拉下来。

    那红樱桃在白嫩的**上显得格外清晰。

    知道李小满好那口,她就托着**过去:“让你咬。”

    “哪能不咬。”

    李小满嘿笑声,就扑上去,嘴往那红樱桃上含去。

    只咬个几下,玲玲就发出阵阵的低吟声,她也吃不消这个,何况一跟李小满做这事,就想到他那吓死人的驴玩意儿。

    捣弄了一通,李小满才满意的躺在床上,看着把头搁在他肩上的玲玲。

    “我跟花姐说我不做了,她说让我给她五万……”

    “哼,她凭啥要这个钱?你不给她打算咋样?”

    “她说我要不给,她就让县里的人来找我算账……”

    “这事你别犯愁,你就躲在李庄,她的人来这儿也是没办法。”

    “我就怕她去找我妈。”

    “这倒是个麻烦。”

    花姐肯定知道东婶在县中,她要去那边一闹,东婶就麻烦了,说不定学校怕受影响,让她把食堂的活给辞了都有可能。

    李小满歪着头想想说:“你把花姐的电话给我,我去找她。”

    “你不怕吗?”

    “她还能吃人吗?”

    李小满嗤笑声,就抱着玲玲小睡了阵,等黄桂花说要吃饭了,才让她穿好衣服,一块去吃饭。……

    花姐抱着臂膀瞅着眼前这个大男孩模样的人,慢慢地掏出一盒女士烟,点了根,吐着薄荷香气说:“玲玲是我手中最能干活的女人,她也跟你说过吧,她能攒下钱,那都是我帮她联系的买卖,她这一走,那些老顾客怎么办?”

    “她从良难道还是坏事?花姐,咱们都是在县里混的,你也不能太不给面子吧?五万,玲玲她就攒了这么多,你要一下拿回去,也别怪我不给你脸。”

    刘长军玩着手中的火机,对花姐找来的那两个彪形大汉全然视而不见。

    李小满就更不在乎了,抽着烟就挑衅的冲那俩大汉竖中指。

    “我听玲玲说你那东西挺大?”

    “大是挺大,不过要看跟什么比。”

    花姐哼了声,俏容一冷:“既然不想拿钱,我就提个办法吧,我有个妹妹,做了有段时间,从来就没舒服过,你要能把她弄舒服了,这钱就算了。我以后也不会找玲玲麻烦。”

    刘长军转头看李小满,这条件答应不得。

    花姐是哪样人,专门做这种的,她手下的小姐,哪个不是身经百战,要是这样还没舒服过的话,那你上,管用?

    这女人可不是光靠粗大就能舒服的。

    李小满像没看到刘长军的眼神,笑着对花姐说:“你就不怕丢这个人?我那玩意儿你要试了,都包你满意。”

    那俩大汉立刻怒目圆瞠,花姐摆手一笑说:“你要能让我那妹妹满意,我做大姐的,试试你也无妨,就怕你太生嫩消受不起。”

    “我消受不起?花姐,你也太高看你了。”

    花姐微微一笑就约定明天在县里的一家宾馆,下午七点不见不散。

    他们人一走,刘长军就说出他的担忧。

    “不算啥事,她有她的过城梯,我有我的张良计。”

    李小满说得笃定,刘长军也不好说啥,先走了一步。

    李小满等了半小时,苏春才过来。跟他到楼上房间里,就要**服。

    “先不做那事,我问你,你听过花姐吗?”

    “听过,她是做高端的,我们做中端,没怎么打过交道。我就听说她那边一年下来也能赚不少钱,她原来也是做保健的技师。”

    李小满琢磨着花姐能出啥招,她那些小姐年纪要小的十五六都有,难不成要设套让自己犯个**罪?

    “这是比技术,要是她敢这样弄,以后就别在黄港混了。”

    想想也是,苏春说得倒对,就将她抱住,手插到她那衬衣里,摸着她那特别丰硕的**,搓揉起来。一只手抓不完,就抓主要矛盾,放掉次要矛盾。

    苏春被揉得满身发烫,就猫叫似的要他日。

    “你说啥,我没听清?”

    “我说,你快日我!日我!”

    苏春拿脑袋摸着他的脖子,把李小满弄得直痒痒。

    “嘿,你再说一遍,你是啥。”

    “我是个小,你快日我!”

    苏春说完就咯咯的浪笑,双腿张开就夹住李小满的腰。

    李小满就扶着她那都是赘肉的腰肢,让她坐稳了,跟着等她潮润起来,就埋头苦干。

    “你这肉夹着我可真舒服,都快成肉夹馍了。”

    “这得叫肉夹棒!”

    一直到天都快阴下来,李小满才完事,抽了根烟,就跑去学校。

    “玲玲肯找个事做,哪还不是好事,就是麻烦你了。”

    东婶给他留了鸡腿,这玩意儿老吃也会腻,她就换着法做。卤的油炸的蒸的都来,这样不单李小满腻不了,学生也腻不了。

    那肉饼王八汤就等于是给老师特设的菜了,除了几个家底好的学生,也就老师有那个消费能力。

    啃着鸡腿,李小满就说:“玲玲那事没啥问题,不成就跟着那两家院子做吧,那都村委会看着,昨天连县长都去瞅了,市里难说,县里还能有啥问题。月芝婶那还要做竹鼠养殖,那要做好了,可就是个大买卖。”

    “哎,都是多亏你,几家婶子可没白疼你。”

    东婶一脸欣慰,李小满就笑:“我知道,婶子们对我好,我都记在心上。”

    吃了顿饭,李小满就跑去找施瑶光,她不在,就又跑去找吕红妹,她也下班回家了。

    想想就跑去高一那找唐婉。她跟刘燕在后面舒食,两个俏丽的小姑娘在那散步,倒惹得一堆的住校男生的注视。

    “你说那家伙有啥好的,偏咱村的都围着他家转。”

    “跟他有啥关系,不说他爸是村长吗?”

    “都一肩挑了,村长支书都做了,我爸……”

    想起刘明德,刘燕就眼眶泛红,管还没拔,董玉兰死活不让,就说他能多活一日也就是一日。

    这话要让李小满听去非笑死不可,他活着你还去找刘长军呢,这都成植物人了,你倒想留他一条命了?

    不都跟你说了,那分润得收回来,别的就看你自家本事了。

    走上去想插嘴,就突然看到程咬金跑过来:“孙策我诓出来了,就约在明晚十点,在广场那,你记得过去,我不想再被他揍一顿。”

    嗬,你不提我还忘了,李小满满口答应。

    “黄琥珀想跟你好,你咋就不答应?”

    李小满突然一说,程咬金那胖脸就红得够呛,连咳嗽几声,就说:“你乱说个啥,我跟黄琥珀同学是纯洁的友谊关系……”

    “人家倒想突破这友谊关系,就看你让不让了。”

    李小满嘿笑着说,程咬金瞪了他眼:“你别瞎咧咧破坏她名声。”

    “嗬,这倒怪我头上来了?”

    “那能怪谁?我先走了。”

    程咬金跑开了,一提黄琥珀,他不知咋的,这心就跳得慌,以前也就是提到冯小怜时会这样,难道真是移情别恋了?

    “你俩说啥亲热话呢?可别变成哦。”

    李小满的头插到唐婉和刘燕中间,把她俩吓得脸都白了,一声大叫,跳出几步,看到是他,就一人去地上捡了块石头砸过去。

    “草,会死人的。”

    那石头棱角都特别尖,一砸身上必定会留下伤疤。

    “谁让你鬼鬼祟祟的,你能好好走路吗?”

    唐婉叉腰说。

    李小满突然想到她为啥性格大变了,跟许敬宗被抓有关系。她那时被全校鄙视,还不是跟许敬宗搞破鞋闹的,后来许锋也就因为这关系,才在食堂里打翻她饭盒。

    许敬宗被抓,她就打开心结了,然后,这本性就显现出来了。

    本来嘛,十六岁的小丫头能有多沉闷呢。

    “就是,连走路都乱走,难怪村里人说最不正经的就是你了。”

    刘燕还附和一句,等李小满眼睛扫过来,她不挡着胸一脸受惊的样子。

    这也难怪,董玉兰已经明着跟她说了,要她能跟李小满好上,家里才能保证她的生活费学费。

    李小满冲她嘿嘿一笑,刘燕就有种背脊发凉的感觉,拉着唐婉就跑回宿舍去了。

    从县中出来,李小满就很意外的撞上了韩露菲,她跟个模样跟杨素素有七八分相似的中年男人在路边说话。

    “韩县长,这位是杨局长吧,您好,我是素素姐的朋友,我爸是李庄的李水根。”

    看到李小满,韩露菲难掩眼神中的惊骇,掉头就想走。

    杨延昭感到很意外的瞟她一眼,就微笑跟李小满握手:“上次她提到你了,说你是李庄的混世小魔王啊。不过,我打听过了,你在县中的成绩还是挺不错的嘛。”

    “谢谢杨局长……”

    “你叫我伯伯就好了。”

    “谢谢杨伯伯,我就不想听那些老师讲课,旷课多了,才会传成那样。您现在问素素姐,肯定得到的答案不一样。”

    杨延昭微笑跟李小满寒暄几句,就追上韩露菲。

    “你怕他?我看他就是多了些少年人的锐气,别的也没什么吧。”

    “我不是怕他,我是怕他乱说话。”

    韩露菲好像说漏嘴了,赶紧补充一句:“怕他说我跟你。”

    “哈,这个啊。”

    杨延昭感觉很好笑的看了远处在招出租的李小满一眼。……

    李小满带着刘长军来到宾馆,就看到等候区的沙发上坐着三个人。

    花姐坐中央,一袭长裙,手中夹着根女士烟,她左边是个大汉,远看胳膊上刺着个蚱蜢,近了才看出是条带翅膀的龙。右边坐着是个打扮得很清秀的女孩,模样看不出门道来。

    按《春事荟》的说法,这女人要是下边有门道,那嘴要阔,下头就唇阔,嘴要厚,下头就是肉厚,眼带水,则下面水汪汪。

    可都没说出要点来,要看出玄虚都要将裤子脱了再说。

    李小满一指那女孩:“叫啥。”

    “小沁……”

    “你跟我上去。”

    他倒痛快,花姐就将烟一掐,跟刘长军一块跟在后头,带着大汉进了电梯。

    房都订好了,要依花姐的意思,得装上摄像机,这才能证明李小满的本事。要是他在里面威胁那女孩,等她出来的时候乱说怎么办?

    这没舒服也说舒服了,那不就白瞎了。

    “装啥摄像机,我又不是陈冠希,”

    李小满没事就到网吧去,这事他也知道,“你自己的妹妹都不信,那还有啥好说的。”

    花姐只得让李小满将小沁带进去,跟着就和刘长军大汉进了隔壁房。

    那小沁看着生嫩,可也绝对不是生手,到了床边就拿着浴巾放着,把衣服脱了,先到卫生间去洗澡。

    肌肤倒还白净,脸蛋嘛,也过得去,有些包子脸,但还能看。**不算小,瞅着能够有海碗大了。腰还挺细的,背还挺直,这就怪了。

    这要看外表,瞧这是不是处,一就要瞧背,背越直,就越有可能是处。再就是双腿的间距,这小沁腿还挺紧。

    可想想花姐这生意,不像苏春那样,几乎天天要做,这小沁可能做得少,一年就接四五单也说得过去。

    可就这样的,还想拿出来跟我比技术?

    李小满跟着进了卫生间,一只手就摸到小沁的**上,另只手则按在她臀上的腰窝处。

    她仅有一个腰窝,也算不错了,这地方最是美妙,长得好的,都能放酒杯在上面。

    被李小满的神仙手一摸,小沁就心神一荡,跟着李小满也不想多废话,直接将她给掰过来,就要抠扣。谁知手往里一伸,就傻眼了。

    我草!

    石女?

    这石女是五不女的一种,李小满这段时间看医术,可是看过的。

    按明代的医书说的,这女的那地方小,只可通,难。

    李小满瞬间呆滞住了,那已经有些劲头的大枪也立时垂下来。就看小沁转过头,脸上有些眼光。难怪没舒服过,根本就没男人碰过吧。

    “对,对不起……”

    对不起有啥用?我这要输了,可要输五万块啊。

    李小满愤怒的捶了下墙,把小沁吓了一跳。可她也不敢帮李小满的忙,花姐她不敢得罪。

    突然李小满转过来按着她肩膀说:“你是真石还是假石?你去医院看过吗?”

    小沁惊住了,连连摇头。

    “你坐好,我帮你看看,要是假石,还有办法……”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